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第一章: 
夜色中的海,翻涌如怒,潮水閃動著烏金的沉暗色調。巨浪不停拍打咆哮,最后的一縷星光,也消失在濃云密卷的風暴背后。海嘯的巨大力量,把世間萬物都歸原于莽荒時代的狂暴和激烈,風雨飄搖,云垂海立!
雷電的合奏中,朦朦朧朧的,似有人在歡笑,在狂歌……那少年靜靜的坐在海上,瘦弱的身形像是被巨浪托起!
忽然一聲驚雷巨響,霎時間海天如白晝般清晰,毫發可見。少年像燕子一樣地飛了起來。卷入云濤深處!
還沒來得及看清。世界又沉入黑暗,浩劫蕩滌后,一片寧靜。大海的深處,似有無數藍色精靈在飛舞回旋。那是一個異常喧鬧的國度,也是一個無比寧謐的世界,空蕩蕩的仿佛從無過往,亦無未來——因為他已經不在那里了……已經永遠的不在那里了…… 

“滴鈴鈴……” 
一通掙扎之后,菩提終于抓住了床腳的電話機!
“喂喂,我找菩提,菩提在家嗎……” 
“我就是菩提。你老鄭是吧?” 
“我說菩公啊,那篇童話你倒是寫好了沒有……” 
“還沒呢!薄
“那寫了多少?總寫了一大半了吧?” 
“對不起啊,一個字沒寫。我還沒想好寫什么呢!薄
“你說什么?不會吧老兄,我上禮拜問你,你就說快開筆了。拜托……” 
“好,好,行行,大編輯,我這就寫,這就給你寫……” 
撂下電話,菩提一頭躺倒,對著天花板發了半天的呆。最后他從被窩里爬了出來,套上一只襪子,對著窗戶坐著,繼續,發呆。窗外白雨遮天。雨霧卷著泥土的腥氣,竄進窗里來,弄得寫字臺上的書籍紙張都濕乎乎的。遠處街角,一抹婉約的紫,雨中繽紛飄落!
每年丁香花謝時節,海城都會迎來一場漫長的雨季。菩提本人也就進入一年一度的發病期中。他從小就有慢性鼻炎?諝鉂穸纫淮,鼻炎就發作。鼻炎一發作,他就頭痛。一頭痛,他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是那種陰魂不散的頭痛,睡里夢里都纏著他。頑疾啊頑疾!仿佛過往曾有一個死結打在他的神經上,定期抽搐一回,叫他永不得安生!
偏偏這個時候有人催稿如催命,連個懶覺都不讓他睡?墒撬仓,如果不寫,下個月的房租將成為問題,總不能再騙人家房東的小姑娘說大哥我采訪過周杰倫吧? 
還是應該到楓林路診所的班醫生那里去拿點藥,看病總比不看好。雖然那個死板的女人看來看去,只會開鎮痛劑!
斟酌半天,他終于套上了另一只襪子,洗臉刷牙刮胡子。一番折騰后,毅然閃入雨簾之中!

白丁香酒吧的老板阿雄也不喜歡雨天,他躲在柜臺后面,一邊用干毛巾擦拭著一只只白瓷杯子,一邊不住地望望門口。若不是雨季,下午這個時候,酒吧本該生意興隆,F在可好,偌大一個店面,只有桌子椅子們顧影自憐。下雨天就適合窩在家里睡大覺,誰愿意跑出來喝悶酒呢!
想到這里,阿雄憤憤的走到留聲機旁邊,黃銅喇叭里的爵士音樂戛然而止。生意都沒得做,要個什么情調,浪費電! 
沒有音樂,沒有人,室內的空氣愈發沉悶了。早點關門打烊算了,阿雄想。最近生意越來越不像樣,今晚上別開張了,呆會兒打個電話,叫小燕飛不用來干活兒了!
忽然,阿雄覺得身后像是有人在看他,用一種清徹冷徹的眼光。那種感覺怪怪的,阿雄不由得磣了一下,猛然回頭,竟發現一個短發女孩,正在窗下悠然看雨。那種安靜閑適的態度,仿佛她已經在那里坐了一下午了!
什么時候進來的,他怎么沒看見? 
短發女孩眼神逍遙無心,根本沒有在看他。女孩穿了一條丁香色的背帶裙,看樣子像是個大學生。冬天早就過去了,她卻戴了一只黑色珍珠絨的手套。手指纖長,手背上繡了一只胖乎乎白雪雪的貓頭,煞是可愛!
“小姐,下午好!卑⑿邸
“一杯冰水,”短發女孩仰起臉,聲音清朗地說,“給我一杯冰水!薄
“好的,小姐!庇械蒙庾,阿雄立刻擺上一個優雅的微笑。女孩也姿態優雅地點點頭,這一笑,阿雄磣了一下。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女生,笑容里似乎沉淀了一些說不清的神秘意味。胡思亂想,雨天出鬼,阿雄不禁想!
就在這時,黃銅喇叭里忽然響起了一段樂曲。不同于一貫滑膩頹唐的爵士樂,這音樂清如天籟,像是采自月亮的光華,海浪的碎沫,珍珠的折光。小咖啡館里,仿佛忽然點起一盞流光溢彩的水晶燈,把令人昏昏欲睡的氣氛一掃而盡!
阿雄站住了,險些把手里托盤扔在地上。他從來不知道,他的收藏里還有這樣一張唱片。自負懂音樂的他,卻甚至都沒聽過這一類的樂曲!
女孩靜靜地望了他一眼:“你覺得這種音樂不好聽么?” 
“好聽,好聽……”阿雄的表情,仿佛猛然被人填了好大一口冰激淋,既香甜舒坦,卻又冰得心里發慌!
女孩見狀,沖他頑皮地一笑。這一笑,忽然把原先的陰沉氣氛一掃而空,就像一個裝老成的小孩,忽然一個小動作就露了餡兒,回頭一看,她正在一旁偷著樂呢!
有意思的姑娘。阿雄心中一動,折回桌邊,在她對面坐下:“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風雨聲聲。楓林路的一間私家小診所,同樣的門庭寥落!
“我十歲那年春天,無明顯誘因出現發熱、頭痛,伴有鼻塞、流膿涕。無畏寒、寒戰,無咳嗽、咳痰。在當地醫院注射青霉素后兩天癥狀緩解。此后每年春季下雨時都復發頭痛,鎮痛藥治療效果不佳……” 
菩提一邊倒背如流,一邊在心里暗暗地罵:這個該死的老姑娘,為什么每次都要從頭問一邊他的病史!
“你在背誦我寫的病歷啊!蹦贻p的女醫生從眼鏡片后面抬起眼皮子,很是不滿!
菩提做出一副無辜的表情看著她:“班醫生,您寫的病歷如此詳細,精確地記錄了我的病情!薄
“我是希望你能提供給我一些新的情況!薄
“可是,我的病情一直沒有變化,每次都是這樣子……” 
“那么以前呢?以前有沒有過什么情況是你忘了向我提到的!薄
“沒有,沒有。這么多回了,有的沒的我可都向您匯報了!薄
“真的?你好好想想呢?” 
菩提有些不耐煩:“班醫生,我頭痛得要死,稿子都寫不出來啦。大家這么熟,您給我開點藥止止痛就行了。我還要回去趕稿!薄
班醫生愣了愣,抓過一張處方單子,熟練地寫了起來。一邊寫,一邊嘴還不停:“其實……我總覺得這不是慢性鼻炎。慢性鼻炎的頭痛,不完全是如此癥狀。我希望找找其它的原因。無明顯誘因……這種老套的話,哪一個醫生都會寫,但是……沒有什么病是真的沒有明顯誘因的,只看你問不問……” 
菩提聽見她嘮叨,忍不住皺起了眉。然而聽到最后一句,不免呆了呆!
“算了,”班醫生接著卻說,“今天你先拿點藥去吃,以后再說吧。待會兒我還得去一趟醫學院……” 
菩提抓著裝藥片兒的小紙袋出來。雨越下越大。他看見街角有一個披著雨衣的人,正迎面走過來,經過丁香樹的時候停了下來,伸出一只蒼白的手指去碰樹梢滴下的雨水!
“也許是哪家的小姑娘出來玩兒水吧!彼南!
那人看起來有些奇怪,可是為什么呢?他不由得朝那邊走了幾步。再一看,披雨衣的人已經不見了!
“好像是個短頭發的女孩子,”他想著,“臉看不清,身材倒還不錯。唔……雨巷,邂逅一個丁香色的姑娘……” 
樹梢上卻掛了一只黑色手套。他摘了下來,手套上繡了一只小白貓!
出門一趟吹了冷風,菩提的頭痛變更厲害了,一回家就趕快吞了一片去痛片兒!
他把撿來的手套洗了洗干凈,晾在陽臺上。天晴以后,也許那個女孩還會路過這里,看見手套就會來認領,他暗自想著。這種手套倒是很少見,仿佛是自家手工制作而成……這樣想著,他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雨還沒停。菩提懶得出門,打電話叫街角的餐館送一份鱈魚蓋澆飯來。等了一會兒,卻聽見門口一陣踢踢踏踏的!
“哪兒來的野貓,快走快走……” 
菩提打開門,看見快餐店的少年正在和一只貓較勁兒。那顯然是一只流浪貓,泥水兮兮的都看不出原來的毛色,正圍著少年的腿打轉兒!
菩提笑了笑,把飯盒接過來,抽出筷子,挑了一小塊鱈魚肉,朝流浪貓晃了晃。流浪貓轉過臉,嚴肅地審視著菩提那對惺忪睡眼!
“喵嗚——”菩提沖著它叫了一聲?觳偷晟倌曷犚,不由得撇了撇嘴!
流浪貓踱了過來,慢慢舔著魚塊兒!
“很香的樣子啊,”菩提贊嘆著,“從沒發現椴樹林快餐的鱈魚有這么好吃!薄
流浪貓抬起頭來,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 
“怎么?”菩提大感驚喜,“我臉上也有鱈魚嗎?” 
“喂——”快餐店少年忍不住嚷嚷起來!
菩提笑瞇瞇地摸出了錢包!

海城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的門診部,永遠忙得像火車站一樣。班斕一直等到下午五點半,終于等到精神科的貝教授把最后一個病人送出門外!
“貝老師!彼掖业挠先!
“呵呵,小丫頭,不看著你的診所,怎么有空回這里來!必惥从萁淌谝贿呄词忠贿呎f!
“貝老師,我那里有個特別疑難的病人,想向您請教一下。不過,貝老師您還沒吃晚飯……” 
“什么病人?”貝敬虞一聽就來了興趣!
“貝老師咱們還是先吃飯吧!卑鄶桃贿呅σ贿吇瘟嘶问掷锏募埓!
“唔,椴樹林的鱈魚——好呀!必惥从菪Σ[瞇的說!白,去我辦公室,慢慢講!薄
盒飯在微波爐里轉著圈兒,班斕就說起了昨天的病人!
“患者是一個23歲的女孩子,未婚,自由職業者!卑鄶陶f,“她是個搞音樂的才女。去年從國家音樂學院作曲專業畢業,一直沒有工作,最近到海城來打工,就住在我的診所附近!薄
“首都人?” 
“不是——不一定是。就是不知道她是哪里人!卑鄶炭嘈χf,“患者的主訴是:失憶五年!薄
“唔?失憶癥,有趣。失憶癥很難診治的呀!必惥从蔹c著頭,“五年……那就是說上大學以前的記憶沒有了?” 
“是呀,而且是完全失憶!卑鄶陶f,“她說,對她來講,人生最早的一幕,就是五年前,她睡了一大覺醒來,看見了一群陌生人。那是在南方的一個旅游勝地,南澳島。她說,她就像外星人忽然掉到這個地球上來。別人的生命從嬰孩時代算起,她的生命從五年前算起,再以前忘得干干凈凈,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從哪里來,不知道自己多大了,更記不得她是因為什么原因失憶的。所以,我是一點病史也采集不到!薄
“這么厲害?她的檔案資料上顯示呢?” 
“過往的資料根本是查都無從查找。當初公安部門也查過這個神秘事件,看看附近誰家有走失的女孩子?墒且稽c頭緒都沒有,也就不了了之。她的個人檔案上,大學以前都是一片空白。她的年齡,也是姑且算她上大學那年是十八歲,到今天二十三,其實不是真正二十三……” 
“沒有檔案?那她怎么上的大學?”貝敬虞驚訝道!
“她是被國家音樂學院的一個老教授‘撿’來的!卑鄶陶f,“說來就很巧啦。那時候,正好那老教授去南澳島采風,碰見了她,覺得她極有才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收她為徒,帶回首都。這種事情也是離奇。只不過那老教授很有名,各方面都說得上話,又是有名的固執,硬是把她特招進了音樂學院!薄
貝敬虞覺得匪夷所思:“哪個老教授?” 
“費滂!卑鄶陶f!
“費滂、費滂……怪不得啊……”貝敬虞念著這個名字,不住地點頭。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國寶級的音樂大師,也只有他敢做這么出格的事情!
“怎么不帶來給我看看呢?”貝敬虞敲著筷子說!
“病人性子有點……那個什么!卑鄶陶f,“要不然也就不找我這個小醫生,直接上大醫院來了!薄
“有精神問題的病人都是這樣!必惥从菡f!
“精神問題……那倒也不一定。昨天我請了精神病研究所的一個醫生,到我的診所來跟她聊了聊。不過……”她忽然苦笑一聲,“那個女孩子太敏感了。她很快就發現了我們的猜想——結果也沒問出什么來!薄
“那跟她的家屬交待精神檢查的必要性,請家屬配合。呃……她應該沒有家屬,”貝敬虞說,“那……不是國家音樂學院的學生嗎?老師同學朋友什么的總有!薄
班斕苦笑說:“她就是不想讓學校里的人知道。昨天她跟我說,以前費教授一家照顧著她,又在校園里,無所謂,一晃四年也就畢業了?墒钱厴I后,因為這個過去……檔案的問題,她被所有的單位拒絕,任她有多大的本事也找不到正式工作。她又不愿找老師幫忙托關系,就一個人離開首都到海城來,一邊在酒吧里打零工,一邊悄悄看病。這女孩子一看就是個很驕傲的人……”說到這里,她忽然頓了頓,像是觸到了自己的什么心事!
“說真的,其實病人有這么多……沒必要單為了一個這么費心!卑鄶梯p聲說,“不過我……我很同情,甚至可以說很喜歡她,她是個天才……而且覺得她的問題非常奇特,很想探個究竟!薄
貝敬虞敲了敲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過了一會兒,他問:“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洋洋!卑鄶陶f,“費教授給她起的名字,因為她是在海邊被發現的!薄
過了一會兒,貝敬虞說:“我倒是有個辦法。前兩天我聽說睡眠中心在搞一個課題,找志愿受試者。他們新研發了一種儀器,可以監測人的夢境!薄
“監測夢境?”班斕的眼睛閃了閃,點了點頭:“精神分析學說認為,夢境是解開心理問題的鑰匙!薄
“是啊,”貝敬虞說,“她不是睡眠不好么?你就先跟她說,讓她來這里睡一晚上,監測腦電波。這沒有什么敏感的吧?這個實驗,不會對人體造成任何傷害。而且試驗階段收集數據,檢查費全免。我幫你跟睡眠中心聯系一下,現在是神經科的老倪手下那幾個人在負責搞這個;仡^你可以帶著病人直接找他們。對,就找楊楓博士,他不是跟你同一屆的么?” 
“楊楓?”班斕聽見這個名字,心里顫了顫,半天沒說出話來!
“小楊不得了啊,”貝敬虞笑著說,“名義上是倪念教授牽頭做科研項目,但實際上如今他才是那個中心的頂梁柱!薄
班斕笑著說:“我的同學里誰不厲害?也就數我沒出息!薄
貝敬虞心想,班斕一定是早就想到了利用醫學院研制的夢境監測儀器,但還是想請過去的老師出面,幫她聯系實驗室。不愿意面對自己的同學,這一點上,她的心思和那個叫洋洋的女孩沒什么兩樣!

深夜十二點,海城醫學院沉入一片暗寂。只有睡眠研究中心的工作,才是剛剛開始!
那個女孩子娟秀的臉,沉靜若水。為了營造給她營造睡覺的氣氛,他們把實驗室里的燈全都熄了。幽暗之中,只有監護儀的屏幕上,一道綠熒熒的細線不停的跳躍!
班斕的眼皮子也在打架了!昂缺Х忍崽嵘癜!蹦莻不緊不慢的聲音又一次在身邊響起。她甚至不用聽就知道,是楊楓進來了!
很苦,班斕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自從離開海城醫學院附屬醫院后自己開診所,工作壓力沒那么大,她就再也沒有熬過夜!澳銈兌己冗@么濃的咖啡?” 
“是啊!睏顥髡f,“晚上要檢測患者的夢境,不能睡覺。沒有咖啡怎么行?我們這個實驗組里,個個都是?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