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是啊!睏顥髡f,“晚上要檢測患者的夢境,不能睡覺。沒有咖啡怎么行?我們這個實驗組里,個個都是夜貓子,呵呵!薄
班斕搭訕著說:“經常能夠看見別人的夢,一定很有趣吧?” 
楊楓沉默了一下,沒有回答!
大概又是覺得我八卦了,班斕心里默默的“嗤”了楊楓一聲!
“其實看得多了,也就是那么回事!睏顥骱鋈惠p聲地說,“到現在為止,我們一共做過78例受試者。窮人夢見發財,有錢人夢見當官,當官的夢見踢走自己的上司……人類的欲望,不就是那么些!薄
聽到他說這些,班斕反而覺得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接他的話茬兒,只得轉頭去看探測儀上滿屏的雪花!八裁磿r候能開始做夢?”班斕問!
“早著呢!睏顥髡f,“人睡著后,會從正相睡眠轉入異相睡眠。異相睡眠才是做夢的時候。人每晚要做五六次夢,前面幾次,或者重演白天的經歷;或者多半是往年的情景和體驗。真正的夢境在后面,第五次夢持續時間最長,往事近事互相交織,有比較多的隱喻和象征!薄
班斕聽他說教,不由得打了個呵欠,說:“我們要的,不就是她的往年的回憶嗎?最近還有研究說,人的夢境表現的是遺傳記憶,說不定能把她的家譜都查出來,哈哈!薄
“其實不用整宿盯著!睏顥饕泊蛄藗哈欠說,“我們這里全程記錄,你回頭再看錄像也行!拖窨吹粯,呵呵!薄
“你們都是等早上起來再看碟的嗎?”班斕問!
“當然不是,”楊楓說,“來做夢境監測的病人,都是因為夢境中存在這樣那樣問題而造成睡眠障礙的。我們當然得時刻盯著,發生意外要及時處理。不過你不用,隔壁值班室有床……” 
“這是我帶來的病人,”班斕斬釘截鐵地說,“我當然也得盯著!薄
“那好!睏顥鳑]再說什么,轉頭去檢查電路。他的背影映在顯示屏一片白茫茫的雪花之中,如一段瘦削的剪影。班斕呆呆的望了一會兒,忽然心亂如麻!

這個漫長的夜晚,楓林路的一扇窗戶里,也有人在失眠。菩提什么事情也不想做,班醫生的藥也無法令他靜下心來寫稿子,只好仍舊對著窗戶發呆。撿來的流浪貓,被菩提洗得干干凈凈的,渾身散發著沐浴露的椴木清香,懶懶的趴在地板上!
“你呀,真是個怪貓!逼刑彷p聲笑著說,“叫你怪怪好不好?來——怪怪,怪怪——不理我?真是有性格啊!薄
菩提有些悵然。白貓不耐煩地扭著脖子。他猶豫了一陣,終于夾起飯盒里最后一塊鱈魚,放到白貓面前!坝窒掠炅恕薄
白貓認真地舔著鱈魚,并不搭理他,任由他的手在背上正著反著摩挲。菩提摟著白貓出神,心思卻又飄回了楓林路診所!
“……沒有什么病是真的沒有明顯誘因的,只看你問不問……” 
長久以來,連他自己心目中,也作出什么明確的回答吧?只是那真的是沒有答案嗎?還是過于潛意識里,根本不愿意回答呢。他真的有些惱恨那個刨根問底的醫生,她把他揪到了他最最不愿意面對的問題面前!
菩提從抽屜里拽出一個本子。那是他這些年來的雜記本,專門用于記錄平時偶然得到的靈感的。在畫得拉拉雜雜的某一頁紙上,這樣寫著:“滄海,滄!阏f過有一日,我們會重新找回那一片樂土故園……為什么直到現在,我依然獨自一人,在這荒蕪的塵世漂泊…… 
或者有一天,他應該回到那片碧海中去,看個究竟,或者那里才有他尋尋覓覓的答案!
“喵嗚……”白貓忽然停止吃魚,抬起頭來望著菩提。菩提大吃一驚,那樣悲憫關切的眼神,根本不是動物應該有的。他不是在做夢吧? 

第二章 

晨光微熹,試驗終于結束了!
楊楓把睡醒的女孩洋洋送到門口,告訴她過幾天去找班醫生。洋洋伸著頭望了望斑斕,斑斕忙問:“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謝謝!迸u晃著頭,似迫不及待地離開醫院!
楊楓關上門,靠在椅子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罢婷腊 彼滩蛔¢_始驚嘆著,“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會做這樣的夢,夢見海洋,夢見藍天……童話般的國度和宮殿,全不是塵世間的東西!薄
班斕沒有吭聲,只顧回想著女孩綺麗的夢境,皺眉頭沉思!
“班斕,你見過大海嗎?”楊楓聲音忽然低沉了!
“當然見過啦!卑鄶填H為得意地說,“我大四的時候,曾經徒步走過廣西北海三百公里的海岸線呢——哼!” 
“你強啊!睏顥鞑[著眼睛笑了。其實班斕大學時代的種種事跡,哪一件他不是歷歷在目?那個暑假,北海獨自旅行回來,她的臉曬得黝黑,大半個學期都被叫做小黑人兒。那還是青蔥純白的年代,女孩子素面朝天,頭上扎一塊白色的手絹。她從合浦帶回來的一把藍色珍珠,用手術室偷出來的零號線穿成了一串兒。那烏藍的珍珠猶如記憶一樣斑駁零落;一度在他的抽屜深處收藏,后來幾經搬遷,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班斕默默地低著頭,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過了一會兒,她在計算機上點了幾下,把女孩的夢境錄像刻在了一張光盤上!
她站起來,把盤片抓進皮包:“不早了,我要把她的夢帶回去——我是說,我要把那張光盤帶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薄
“呃……我建議,”楊楓看著她,慢吞吞的說,“這個夢的內容,先不要告訴病人!薄
“那當然,你以為我連這都不知道啊!卑鄶滩灰詾槿坏恼f!
“要不要我們幫你分析分析……” 
班斕回過頭眼角一挑,掃了他一眼!
“我們常規是要出一個實驗報告的!睏顥鹘忉屩,“供臨床參考!薄
“隨你,”班斕邊說邊往外走,“報告出來,寄到我的診所去!薄
“你的診所在哪里?你一直都沒有告訴我!薄
班斕的手,已經在帶上實驗室的門了,楊楓連忙撐住門框。班斕想了想,扔了一張名片給他!

雨天里公交車要比平日慢上一倍,將近中午斑斕才回到楓林路的診所,于是就近在椴樹林快餐店吃了個中飯。她注意到菩提也在那里。童話作家菩提在這條街上有幾個酒友,其中有白丁香的老板阿雄。斑斕有時能看見他們在一起聊天,菩提坐在其中,聽的多,說的少。這大約是深居簡出性格孤僻的童話作家最重要的社交活動。與往日不同的是,今天菩提身邊還跟著一只樣子奇特的白貓,分享他盤子里的鱈魚。菩提注意到醫生,轉頭朝她微笑了一下。斑斕就問他頭痛有沒有好點。菩提搖搖頭懶得說。斑斕也就不再理他;氐皆\所,看了幾個病人,斑斕想起洋洋的夢,于是打開電腦準備重放一遍!
叮鈴鈴…… 
女醫生推開鍵盤,抄起電話:“您好,楓林路診所祝您健康!薄
“班斕,班斕,是你嗎?”楊楓的聲音顯然有些焦急,失卻了常有的平緩不驚!
“是啊,我是班醫生!卑鄶虘醒笱蟮溃骸澳阌惺裁词虑閱?” 
“你那個病人,檢查結果出了點問題!薄
“什么問題?”班斕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電話里說不清,你過來好嗎?” 
“下著雨呢。我剛剛回來,你就又要我穿半個城到你們醫院去?我還約了病人。楊大醫生,你就在電話里說行不行?” 
那邊的聲音忽然壓低了:“大小姐啊,我求求你啦,我們領導就在旁邊,不好隨便講話的。出了這種事情,我覺得應該先跟你溝通一下……” 
“好啦好啦,我過去!卑鄶陶f完就撂下了電話,順手關上了電腦!

班斕在15樓地下室找到楊楓的時候,已經到了晚餐時間。辦公室里,楊楓正和一個漂亮小護士一人一只飯盒并排坐著,小護士很熱情地往楊楓飯盒里夾她帶來的餃子。正在糾纏中,班斕進來了。楊楓愣了愣,示意小護士先出去。小護士啪的一聲扣上了飯盒蓋子,出去時很明確的白了班斕一眼!
“呃……你吃飯了沒?”楊楓嘴里含了一只餃子,嗚嗚地問著!
“不用了,有什么事情快說,”班斕冷冷地說,“我的病人怎么了?” 
楊楓說:“昨天她進實驗室之前,我讓她去做了一些常規體檢,也就是抽個血拍個胸部X光片。今天下午結果回來了!薄
“怎么,發現是肺結核還是HIV抗體陽性?”班斕說!
楊楓苦笑了一下,嘩的從抽屜里拽出一張X光片,插在燈箱上!
班斕瞪大了眼睛。膠片仿佛是電壓過高,幾乎看不見有肺紋理。然而尤為奇特的是骨骼,十二對肋骨形狀纖細生硬,而且都是都是浮肋,沒有明顯的胸骨。心臟如一只倒置的葫蘆,而且不是左位的,卻在正中間!
“你見過這樣的胸片嗎?”楊楓輕聲說,“恐怕連放射科最老的大夫都沒見過啊!薄
“別的檢查,還有什么問題沒有?”班斕問!
“血常規檢查顯示,血紅蛋白不正常!睏顥髡f!
“她有貧血,眼瞼那么白,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卑鄶厅c點頭!
“不是貧血……”楊楓糾正道,“應該是說,她血液中沒有正常的血紅蛋白!薄
“什么叫做沒有正常的血紅蛋白?” 
“我打電話問了檢驗科,他們說,一開始儀器根本測不出來,他們也很驚奇,因為無論如何人血紅蛋白含量不會為零的。所以他們拿血樣專門走了個電泳。凝膠電泳顯示出來,本來是血紅蛋白的條帶,分子量發生了變異,氨基酸序列改變了。他們說這應該是罕見的人類基因突變所造成的。不過我卻不這么想。我查了一下書,發現她血樣里的這個成分,更接近于血藍蛋白!薄
“血藍蛋白?”班斕嚇了一跳,“那不是冷血動物才有的嗎?” 
“是啊,太震驚了。人體內發現血藍蛋白,這背后有多少病理生理的東西可以研究!睏顥髡f,“拿這個病例作個case report,一定會轟動的!薄
班斕沒有接他的話茬,她專注的看著燈箱上的X光片,血藍蛋白,奇特的骨骼……女孩的夢,那個夢……不對,她忽然聯想到了什么……這好像是魚類啊…… 
……如果真是那樣,也太離奇了吧? 

每到夜晚,白丁香酒吧都有演出。海城是一個風雅溫柔的地方,酒吧來的都是小資,消費不菲,演出自然要講究格調!
菩提懶懶倚在吧臺邊,一邊專注地凝視著杯中粘稠的紅色液體,一邊說:“阿雄,你就不能少放一點西紅柿在里面?我都快被你這杯‘血腥瑪麗’酸死了!薄
“少胡說,”阿雄板起了臉孔,“免費請你喝,你還唧唧歪歪的!薄
菩提優雅地點頭笑笑:“原來你換DJ了?” 
阿雄一臉堆笑,興奮地點點頭:“還是國家音樂學院畢業的呢!” 
菩提不語。那音樂完全不同于往日的沉迷柔膩,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清新吟唱,像是有一個靈魂在水底深處輕輕嘆息,又像是高天上滑過一抹青云。他幾乎不能想象在“白丁香”這樣狹小局促的空間,能盛得下如此浩瀚的天籟!
“那是她自己灌的呢!那天她來我這兒露了一手,我一聽見,就知道,是天才……” 
“呸!”菩提笑著罵他,“就你這一雙豬耳朵,還能聽出什么天才不天才的?” 
阿雄很嚴肅地說:“我阿雄在商言商,但也算是個講究品位的人,也喜歡真正好的東西——請你來就是想讓你評評,到底怎樣?” 
菩提出了一會神,緩緩道:“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云萬里天……” 
“我操!放的什么狗屁音樂!”忽然一聲暴喝,氣氛全攪了。菩提一擰眉毛,朝那邊望去,只見門口一個虎背熊腰緊身衣的蓄須男子,一臉怪相的大聲嚷嚷:“停!” 
阿雄趕快走了過去!
“怎么回事?”菩提低聲問調酒師,“好好的怎么會有人砸場子?” 
調酒師頭也不抬地說:“小燕飛的男人唄!薄
“小燕飛就是原來那個DJ嗎?” 
“是啊,本事平平,架子倒不是一般大。那個,她男人,從前玩搖滾的,圈子里還有點名氣,都叫他豹子。后來玩著玩著,不知怎地玩進局子里去蹲了兩年!闭{酒師掩飾不住臉上的不屑,“出來以后這豹子自己不干了,就弄了個女人在身邊栽培,還找了一幫舊哥們兒四處捧場。我就跟阿雄說過,這小燕飛不能下場,惹不起的。他不信!薄
說話間,那個叫豹子的男人,已經逼到前面,對著女孩的臉,一串一串的罵開了:“抱著你那個音樂學院文憑。這種破調調也敢拿出來現。大家伙兒來這酒吧是找樂子的,不是聽你那哭喪調的。我說你到底懂不懂音樂啊……” 
客人們已經紛紛往外撤了。樂聲停下來了,女孩靜靜地站在那里,臉色蒼白,一言不發。阿雄搓著手在低聲勸架:“老豹,干嘛呢……別這樣,這是干嘛呢……” 
調酒師嘀咕著:“至于嗎,不就是找了個新人來試試,他們就這樣鬧。太囂張了,當別人是死人哪。哎……” 
菩提早已大步過去,攔在豹子面前。他聲音不大,卻異常清晰:“你他媽給我閉嘴!薄
豹子斜睨著他:“找抽啊你?小白臉……” 
“你才找抽!逼刑崂淅涞恼f,“別壞了人家場子。出去,有種的跟我單挑!薄
“提子,提子,有話好好說……”阿雄撲過來準備拉架!
豹子翻了翻眼睛,抄起一只空酒瓶,朝頭上砸去!
“哐——”酒瓶沒砸碎,滾到地上轉了好幾個圈兒!
豹子的臉都白了!
菩提忍住笑,從調酒師手里接過一只更大的瓶子,畫了個很瀟灑的弧線,拍到頭上。瓶子如天女散花般的碎掉!
豹子的面部肌肉很明顯的抽動起來。這時候一個染了一頭白毛的艷妝女子沖進來,拉著豹子就往門口跑。豹子還要罵,卻聽那女子說:“算了算了,算我求你了……” 
“不是狗急跳墻嗎?怎不跳了?兄弟我還等著看你鯉魚過龍門呢!逼刑岵灰啦火,沖那兩人大聲嚷嚷著!
送走瘟神,大家都松了一口氣。菩提暗暗瞧了一眼DJ女孩,雖然驚得面色蒼白,可仍然架住了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一言不發。這丫頭不簡單,他心想!
“不過,你看——到底是這個好,還是原來的小燕飛好?”不無憂慮的,阿雄又說了一句!
菩提出了一回神,終于從鼻子里噴出一道氣:“虧你問得出來。小燕飛?我對少婦沒興趣!薄
這句話太輕浮,說完他就后悔了,禁不住朝身邊的女孩望了一眼!
還好,那女孩她一門心思地望著菩提手里的藍色杯子,仿佛什么都沒聽到。菩提想試探一下,朝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女孩也不推辭,乖乖兒的一口喝了下去。白描牡丹花一般的臉上,漸漸泛起了一層柔美的紅暈!
阿雄在一旁看著這倆人,一臉壞壞的笑。笑著笑著,又忽然很憂慮的說了一句“豹子這種人,什么都做得出來。一個大男人,偏偏生了一副婦人的歪心腸!薄
菩提想起豹子嘴角翻動泡沫直冒的模樣,一陣惡心涌上心頭!叭嗽!彼麗瀽灥恼f!
阿雄瞧著女孩,語重心長的說:“洋洋啊,我跟你說,這種人江湖久混的,你要當心。沒準兒……” 
女孩洋洋眨了眨眼睛,又看看菩提!
“沒準兒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半夜里在路上,就捅你一刀!逼刑崂湫φf,“丫頭,你今晚跟我走,我罩你!薄
洋洋乖乖地點了點頭,又說:“你的腦袋不痛嗎?” 
大家哈哈大笑。調酒師說:“傻丫頭,不看看他們倆都是用的什么瓶子!” 

折騰了一晚上,洋洋疲憊不已。洗過澡,就在菩提房中睡著了,被頭里露出半張蒼白精致的臉。菩提看了看,不免一聲長嘆?雌饋,今晚他鐵定睡沙發了。他用毯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卻怎么也睡不著。不知為什?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