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用毯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卻怎么也睡不著。不知為什么,今天的事情讓他格外激動,沖上去就跟豹子火拼。這可不是他的做事風格。照說這么一個女孩子,瘦瘦小小,長得也不是特別漂亮,人也不是特別機敏風情,在他菩提三十余年豐富多彩的人生之中,遇見過不知多少比她好的。他干嘛要替她出頭?是不是這個妹妹,在哪里見過的?他自嘲著!
想著想著,他忽然覺得一只鼻孔又堵上了。他爬起來吃藥,忽然看見計算機桌上,有什么東西鬼火一樣地閃了閃!
無端地驚了一下,才看清是一張光盤。翻過來看看,是刻錄的。菩提想了想,不記得自己有這么一張盤,也可能是從阿雄那里順過來的。反正也睡不著,放來看看吧!
視覺效果不好,看起來很模糊。鏡頭搖搖晃晃,像是DV作品。拍攝的是海,像是有人去南方海灘度假拍的DV。只不過,畫面好混亂啊,簡直不像是真實的。完全沒有邏輯性,一會兒是雪白的沙灘,一會兒是連綿的珊瑚礁,一會兒一群桃紅色的孔雀魚擺著長長的尾巴,一會兒是成片的大海帶隨著洋流跳集體舞……難道是用的是潛水攝像頭? 
嗯,真的是很美。碧海藍天,像Discovery拍攝的地中海,又像童話中形容的那種“天堂的顏色”。是三亞吧?報紙上?匆娐眯猩缃M團,報價還可以接受,沒準兒有打折。等出版社把拖欠的版稅給了,我也要到三亞去逍遙幾天,很多年都沒有好好地看海了…… 
——不對,這不是三亞!
菩提忽然從椅子上坐了起來,這一定不是三亞!
他不由得渾身發抖,攥住了拳頭!
為什么這么眼熟!這是一個荒無人跡的海岸,這是他曾經見過的地方,他分明看見沙地上有兩串腳印,長長的通向海中……不,不……記憶中的小島,躍躍欲出。不要,不要……只是一陣海浪撲天蓋地而來,砸向計算機屏幕——呀,仿佛是被重重撞擊了一下,頭痛如同潮水一般洶涌而至,幾乎昏厥!
菩提咬住牙,揉了揉眼睛,再看。藍……席卷天地的藍,浸透靈魂的藍,上窮碧落下黃泉,碧海藍天,茫茫無涯!
這時仿佛發生了海嘯,只見排空巨浪沖上岸礁,似乎掩藏奧意的天地大幕,驟然掀開銀白的一角!
?他呆住了。那是什么,幽暗的大海深處,似有一個廢墟的影子。近了近了,那是一個古城堡,有著奇特的建筑格式,危崖高聳,沉悶凝重。石墻上爬滿猙獰的海藻,令人覺得這死去的古堡,依然有著令人無比壓抑的力量。這力量如一道咒箍,緊緊的擰在額頭上,頭痛啃噬著他,令他不忍再看,伸出手只想拔掉電源。他見過的,見過的…… 
不,不……他猛然收回手,他要看下去,這一回他一定要看下去! 
他長噓一口氣,慢慢地湊上前……那城堡之中,似有無限的幻影在浮動。他心里暗暗的升起一種期待,或許……或許這些年,他一直不能忘記的那個人,一直擺脫不了的那道藍色陰影,就在其中徘徊。他仔細分辨著海藻糾結中,那些憧憧幻影,希望能看見那雙奇異的眼眸!苍S你仍會回首召喚我,我知道我永遠無法解釋,但也許答案就在前方…… 
忽然,他猛地回過頭!
他的身后,臥室門口,只見穿著黑睡衣的女孩,面對著計算機倒下了,臉色白得像一張紙,海藻一樣的頭發縱橫淋漓!
菩提跳起來,沖了過去!

“你說什么?她被收入院了?”聽見這個消息,班斕幾乎想把電話筒給砸了,“為什么?” 
“不太清楚啊,”楊楓冷冷的說,“聽說她在朋友家看一張光盤,看著看著就暈了。本來沒什么,送到我們急診來打了一針,就好了。但是他們給她抽了血,發現了問題。接著心電圖也出了異常狀況……” 
“……等一等……光盤……” 
“我私下里問過他那個朋友了。據那人描述的光盤外形、內容等等,正是那天晚上我們在實驗室里刻下的夢境記錄,難怪病人一看就嚇暈了!” 
“怎么會呢?” 
“那就要問你了,當初那張盤可是你帶走的!薄
“我……可是我沒有給任何人看過?”斑斕大惑!
“我怎么知道——而且,那個人認識你,他也是你的病人。問題只可能出在你那里。你們這些私人醫生,未免太不小心……” 
“得了吧,楊楓。輪不到你教訓我!”事出意外,班斕也有些沉不住氣了,沖著話筒嚷嚷起來!
“你——” 
啪!班斕把電話摔了下來!
她沖過去翻自己的手提包,果然,光盤已經不在里面了。努力回想昨天的經過,明明她離開實驗室之后,光盤就一直放在里面,而昨晚回到實驗室去她并沒有帶上包——如此說來,只可能是昨天上午回來的路上丟失的;貋淼穆飞,她在椴樹林快餐遇見過菩提?伤緵]有把手提包里的盤拿出來過! 
班斕頭都大了。要緊的是,洋洋住院了,這樣子她的秘密搞不好會公之于眾。對這個敏感的女孩來說,那可未免太殘酷了…… 
“無論如何,先聯系到菩提再說!彼鲭娫挶,開始撥菩提家的號碼。然而,打了半天也沒有人接!
急也沒有用,班斕對自己說。慢慢來,理清思路!
事已至此,或者應該先解開洋洋的來歷之謎?她憑著記憶回想洋洋的夢境,一些潛在的線索慢慢浮了出來!
考慮了一會兒,她撥起了另一個號碼!
“挈紓啊,我是班斕。你在上課是吧?我有點要緊的事情,想去你們浙大圖書館查點資料。能不能把你的圖書證借給我?今天下午?好的好的,多謝。那我在你們校門口那棵大松樹下面等你,下午見!薄

第三章 

那些人都穿著白色的衣服。洋洋看著他們來來去去,越來越緊張。菩提呢?是菩提把她背到醫院里來的,是不是他扔下她跑了。想到這里,忽然一陣冰冷的潮水涌入記憶!
“給你抽一個血化驗下,?”忽然有人拉住她的胳膊,接著止血帶就綁上來了!
看見針尖的銀白閃光,洋洋猛地坐了起來:“我怕痛,我不打針!薄
護士很不耐煩搖搖頭,端起托盤就走:“我叫你主管醫生來。田蘋,你看你這個病人……” 
洋洋咬住了嘴唇,一聲不吭的拉止血帶。這時一個苗條的人影閃了過來:“算了算了,我來吧!薄
來人是一個秀麗的女醫生,笑瞇瞇的:“小姑娘,我給你扎針,肯定不疼的。我們只抽你5毫升血呢!薄
“是啊,你不看不就不害怕了!币浑p大手蒙住了她的眼睛!
洋洋聽出了菩提的聲音,心里頓時安定了。趁這個機會,女醫生很敏捷的抽了一針管血出來!安煌吹!毖笱笳f!
“乖!逼刑嵴f,“我買了獼猴桃,一會兒獎勵你一個——醫生,她可以吃獼猴桃的吧?” 
“可以的!薄
“菩提?”洋洋喚了一聲!
“哎!逼刑嵋贿吤χ鴦兯,一邊答應著!
“我叫你哥哥好不好?” 
“那可不行!逼刑岚迤鹉樥f!
“為什么?” 
“一般女孩子拒絕別人,才會說認哥哥。你叫了我哥哥,我就不能追你了呀。我可虧大了,呵呵!薄
洋洋一翻白眼,不再理他!
又在胡說什么,菩提暗暗罵自己!
“菩提,我不要在這里!背酝戢J猴桃,洋洋又悄聲說!
“我也不想你住院!逼刑岽曛终f,“這個地方白兮兮的,多無趣。藥水味道又重,護士小姐又兇。不過醫生說……” 
“不是的,”洋洋說,“我想他們會……會把我關起來……他們會奪走我的自由……” 
“嗯?”菩提暗暗吃驚,這是什么想法!
“別這樣,”菩提笑著摸摸她的頭發,“這是醫院啊,是給我們治病的地方。我們要相信醫生!薄
洋洋猛烈的搖頭:“不是的,不是的。剛才我睡著了,又做了一個夢……” 
聽見這個“夢”字,菩提警醒了一下:“什么夢?” 
洋洋呆了呆,有些艱難地說:“我講了你都不會信的,可是這個夢跟真的一樣。他們用大刀把我切成兩半,會把我身體里的東西拿出來……好痛啊,嗚嗚嗚嗚……還要把我泡在一種藥水里。那種藥水像松香一樣,我在里面掙扎不得。過了一回兒,就被死死的粘住,再也不能動彈,再也不能呼吸歌唱。我熬了那么長那么長的夜……真可怕……” 
菩提暗暗吃驚,不知道說什么好。只那么一會兒,她目光慘淡如夢游一般,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她也有著不堪回首的過去,沉淀在那片冰藍的記憶之海,生生死死不能擺脫? 
“我去找班醫生問問!彼枚酥饕,“你別怕,有事找田醫生!薄

班斕把一摞復印件捂在風衣里面。傍晚時分,風越發大了,細密的雨絲卷著破碎的丁香花瓣,翩翩飛舞!
診所門口有一個人,正瞪著自己的雨靴上的泥巴。從撐傘的姿勢看起來,已經等了很久了。當他抬起頭來跟醫生打招呼時,班斕看見他,顯得毫不意外?戳艘幌挛绲馁Y料,她心里已經有些數了。嘩啦啦的推開門,她說:“你不來,我也要去找你的!薄
菩提在病人的椅子上坐下,一言不發,只是緊緊地盯著班斕。班斕換上白大衣,然后在柜子里翻找菩提的病案!
“那張光盤是怎么回事?”菩提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我也不太清楚怎么會到了那里,”斑斕坦然地說,“你是為洋洋的事情來找我,還是為了求證自己心中的迷惑?” 
菩提搖搖頭,也許是兩者都有吧? 
班斕她翻開病案:“去年11月,你第一來看病,說你小時候頭痛是因為著涼。你提到,你頭痛之前做了個夢,夢到了南澳島!
“南澳島?”聽到這三個字,菩提像是被電了一下!
班斕微笑著點點頭。擊中要害,她心中暗自得意!
菩提苦笑:“你記得可真仔細啊!薄
“呃……那倒不是,只是這些細節特別容易引起我的注意。也許你說的時候不在意,不過我都記住了。我覺得,你敘述中的這些……這些殘片,像是一個夢境的折射。我一直想搞清楚,或者這個夢,才是你頭痛的根源!卑鄶掏A送,又說,“而且那個女孩的情況也很類似,包括她的病癥,她的夢。你不覺得很奇妙嗎……” 
“你相信夢想,是嗎?”菩提忽然問!
“不錯,我是真的相信夢想!卑鄶陶J真地說!
菩提盯著班斕的眼睛,看了足有五分鐘。最后,他咬咬嘴唇:“也許我需要一張舒服的椅子!薄
“還有催眠術?”班斕眨了眨眼睛!
“我接受!逼刑嵴f!
班斕敏捷地拿出一個鐘擺!
不一會兒,菩提在躺椅上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對著班醫生,他開始了漫長的追述!
“在我十歲那年,那是一個夏天,不對,是春天,春天的尾巴上,我生了一場大病,病后停學休養……我的爸爸媽媽都在海外,沒空管我。他們就把我放一個親戚的家里。那個親戚已經很老,現在應該早已去世。南澳是一個很荒涼的小島,島上的居民不足百人。我在親戚家呆著,沒人理我,整天無所事事。那時的我,基本上是一個只知道讀書的小學生,沒有伙伴,不懂得玩耍。帶來的課本和練習題早已自修完了,一本安徒生童話也翻破了。我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我從沒見過海,想去看看。親戚家離海邊并不遠。但是他們卻死活不放我出門,因為我的父母交待過,不可以吹風。這一點使得我越發的苦悶。夜晚的時候,月光明亮,我的耳朵貼著冰涼的枕頭,能聽見海那邊驚濤拍岸。浪花的低語中,似有一個聲音不絕吟唱。旋律很美,卻又很邈遠。等我專心去捕捉,那些音符卻又像驚起的鷗群一般撲啦啦的飛散開,轉眼不見蹤跡。如此夜夜,我難以成眠,都在想,他唱的是什么呢?唱的是什么呢? 
“十歲的小孩,好奇心和野心還沒有完全消滅。我的親戚其實不怎么管我,我猶豫再三,終于抵抗不住那歌聲的吸引,趁著一個月明的夜晚,翻出后院墻,溜到海邊!
“你見過夜晚的海嗎?很靜,很美。我想它睡著的時候,一定做著一個悠長的夢,月光為這個夢披上迷離的金紗。我就那么站在沙灘上,海水一下一下的輕舔我的足踝,仿佛是它在睡夢中無意識的低語。我在偷窺它的夢境——可是我真的能夠看清它的夢境嗎? 
“那夢境牽引著我——我想我一定是著了魔,一步一步地往海水深處走去,要知道我之前根本連游泳池都沒下過。我站在水中,伸出手去,想要采擷跳躍在浪尖兒上的月光。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看見水底仿佛有星光閃爍,我想要啊……孩提時代的我,做夢都想要一顆星星…… 
“‘你真的想要嗎?’一個聲音忽然從背后傳來。我回過頭,看見在不遠處的水中有一個少年,靜靜地看著我。我不明白,他幾時出現的,為什么我一點不曾察覺? 
“就好像幻覺……那真是一個非!浅S⒖〉纳倌,我后來一生都沒有見過那么英俊的男性。嗯,他穿了一件破舊的白襯衣,就是那么破舊的一件白襯衣,在他身上卻顯得格外舒適。水中一塊孤立的礁石上,他一動不動的坐著,像一尊發著淡淡光芒的石像……我被海浪吹得東倒西歪,還是忍不住朝他走去。等我走近了,他就伸出手來,把我拉上去,囑咐我坐好。然后一頭扎進水底!
“月色很好,依稀能看見他游水的姿態,非常優美,如同一條漂亮的海豚。過了一會兒,他從水中冒出來,手里擎著一只貝殼!
“我歡喜極了,因為那貝殼里有著一顆非常明亮的珍珠,明亮得……像月光下的淚水!
“那少年看見我開心的樣子,卻只是淡淡的笑著。他有一雙透明的眼睛,笑容純凈而憂郁。我注意到他的臉上,長久地保持著一種我從未見過的神情。長大后我四處流浪,在尼泊爾的寺廟里遇見那些從小出家的喇嘛,偶爾的會看見類似的表情也在他們臉上閃現。我想……那是一種不屬于這個世界的神情!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仍然躺在自己的床上,覺得迷惑不解。昨晚的一切顯得縹緲虛幻,我傾向于認為它是一個夢?墒且恢缓榈呢悮な菍崒嵲谠谀笤谡菩。遇見的那個少年,難道是一個天使嗎?可是天使是長翅膀的,他卻是游泳的。第二天晚上我又去了海邊,竟然又遇見了那個少年。他仍然對我笑,不多說什么話。我就靜靜地坐在礁石上看他潛水。后來我就不懷疑這是真的了。每天晚上我都去看他看他在水中嬉戲,一趟一趟的進入海底。我想他一定玩得非?鞓,那種快樂令我神往不已?墒菫槭裁,每次從水下回來,他總像是有些哀愁的樣子? 
“每天晚上,他都會從水底撈一個珍珠貝給我玩兒。月亮落下去之前他送我回家;氐轿葑永镂抑赜致牭侥敲烀5母杪,伴著歌聲進入夢境!
“有一天他沒有送我。上岸的時候,我們看見沙灘上睡著一個孩子。我想,誰家的小孩也跟我一樣淘氣呢?那少年卻只是嘆了一口氣,抱起那孩子就走了。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決定,第二天要求那少年教我潛水。我對他那個世界的向往,越來越強烈!
“我沒想到,那少年竟然拒絕了。他說,我的身體根本不適合潛水,還是遠離那個世界的好。我生氣了,說我的身體和你的身體有什么不同嗎?那少年聽見這話,似乎有些茫然,卻又告訴我,其實我們的身體是沒有什么不同。具有人類的身體,不管我潛水到多深,都無法真正進入那個世界,他也不能。所以……他還是不想教我!
“我不信,我哭。少年只好像一個大哥哥一樣的哄我。一直哄到月亮升滄海,我才肯安靜下來。他忽然問我,你相信夢想嗎?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