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白貓嚴肅的望著她,像是要替她拿主意!
“我們逃跑吧?”洋洋拉拉白貓的耳朵,悄悄說!
藍色情迷(下)
□ 沈瓔瓔

第五章 

海城火車站。菩提明顯的瘦了一圈。南澳島一番調查,雖然沒有找到什么明確的結論,他自己可是在鬼門關上轉了一圈兒。這時的他,只想沖到海城醫學院去,好好看看那個神秘的女孩洋洋!
班斕卻一臉的陽光普照,她接過他的背包,不由分說地把他往出租車上拽,一面還兩眼發光的說:“快跟我回診所,有新的證據了!薄
“大小姐,大醫生。不要這樣好不好,我都累死了!逼刑徉洁熘。女人發癲,真是要命!
班斕全不理會,她一面指使司機快開車,一面倒豆子一樣的說了起來:“真是有運氣啊。你走了以后,我托首都博物館的實習生小青幫我找海國魚骨。結果她告訴我,館藏目錄里有,實物卻找不到了!薄
“怎么會呢?”菩提皺眉!
“我說也說啊,怎么會呢。作為國家級博物館,難道你們就是這樣管理的?”班斕說,“小青跟我講,她好不容易查到那個箱子的編號,找出來一看,倒是一個滿漂亮的箱子啊?墒谴蜷_來里頭空的,只剩了些碎玻璃渣子。本來首都博物館文物很多,這一百年間輾轉運輸,也丟失了不少。但是這個魚骨頭因為不起眼,應該是一直都存在海西樓的地窖里沒動過,可它就是消失了。我聽她這么說,本來以為是沒戲了。沒想到過了半個月,居然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哈哈。今天一早就接到小青的電話來,說找到一張宮廷畫,還是郎世寧的作品,上面有那皇帝題的幾個大字,正是“海國魚骨圖鑒”!厲害吧?你知道郎世寧是洋人,最重工筆細描,畫出來的畫很逼真,小青說,那圖畫能跟我們的解剖圖譜差不多。她已經給我寄過來了!薄
“怎么?現在我們去郵局取那副‘海國魚骨圖鑒’?”菩提問!
“嗤——”班斕笑了,“誰敢把首都博物館的文物偷出來郵寄?小青用相機拍了,發到了我的電郵里。我剛剛出來接你,就收到了她的短信。正好,一起趕回去看看,究竟那個海國魚骨是什么樣子的!薄
菩提忽然莫名的惶恐起來。他呆了呆,忽然叫了一聲:“停車!” 
司機把車停了下來。班斕瞪大眼睛:“你干嗎呢?” 
或許他深心里,竟是害怕看到那個魚骨的真相?菩提說:“班醫生,你自己去看吧。我還有事,回頭聯系你!薄
“你就一點都不好奇么?”班斕有些驚奇的問,“馬上就可以看那幅畫了!薄
“我想先去看看洋洋!逼刑崦摽诙!
班斕瞧了瞧他,若有所思,然而立刻說:“那也好,我都有些日子沒去看洋洋了,不曉得她呆在那里怎么樣,你替我問候她!贿^海城醫學院的特需病房,一般人進不去的!薄
菩提停腳回頭,只看見班斕在慌里慌張的翻她的皮包,旋即扔出一張名片:“拿這個找我的同學田蘋,她會領你進去的!薄

醫院里有熟人便好辦事,班斕的同學果然仗義。兩下就領著菩提到了洋洋的床邊。菩提看見洋洋緊緊地抱著她的貓,急切切地說:“你總算回來了,今天他們就要拿我做手術了!薄
菩提呆了呆:“醫生要給你做手術,那也許真有必要——你不想做嗎?” 
洋洋猛烈的搖頭:“他們不是想給我治病,而是想拿我的標本!薄
“標本!”兩個人同時驚呼了一下,不解的看著對方!
“標本……”洋洋若有所思地念著!
忽然菩提的手機響了。即使隔著那么遠,還是能感覺到班斕在發抖:“你……趕快過來看吧!薄
“我不能過去!逼刑釘蒯斀罔F,“倒是你,快點到醫院來,他們要給洋洋做手術!薄
倒是班斕作為內行人,一下子摸清楚了情況。醫學院的領導他們只是想拿洋洋做研究而已?上а笱笠呀浐炞至!
菩提說:“立刻讓她出院好了!薄
“出院要辦出院的手續!卑鄶坛烈髦!
“見鬼啦!”菩提叫起來,“拉著人就走,還辦什么手續?” 
“小聲點,這是特需病房!卑鄶坛獾,“你想把護士和保安全引過來?” 
菩提拉起了臉!
“特需醫療部戒備森嚴。不辦出院證明,首先護士臺你都走不過去!卑鄶陶f,“那幫護士最難纏?墒侵灰辛俗C明,她們是一件多余事情都不會管的!薄
她說著就溜進了醫生辦公室,在計算機旁邊坐下。值班醫生看見是個穿白大衣的,只當是過來會診的大夫看電子病歷,也不理會。班斕當實習醫生的時候,干得最多的活兒就是幫老師辦出院。十分鐘之后,洋洋的出院記錄和出院證明全部打好了。然而最最重要的卻是出院醫囑!
醫囑用計算機錄入。只有本院職工,才有進入醫囑網絡系統的ID和密碼。班斕低頭看了一眼,她借穿了楊楓的白大衣——本院醫生的ID都是他們的胸牌上的工號。然而她不知道,楊楓的密碼是多少!
班斕咬住了嘴唇。輸入—— 
楊楓的生日——密碼錯誤; 
楊楓家的電話號碼——密碼錯誤; 
楊楓的手機號——密碼錯誤; 
楊楓的車牌——密碼錯誤; 
楊楓老媽的生日——密碼錯誤; 
楊楓老爸的生日——密碼錯誤; 
…… 
她的余光瞟見,菩提的身影在辦公室門口晃了一下。他是不是著急了?快到十點了!
…… 
小蓮的生日——密碼錯誤; 
小蓮的手機號——密碼錯誤 
…… 
班斕都快要絕望死了!
“叮咚!”這一層的電梯響了,只聽見平車“隆隆”的從電梯里出來。是手術室的護工來接手術病人了!
菩提沖上去攔住了護工!
極度緊張之下,班斕幾乎要窒息。忽然手一抖,她無意識的敲下一行數字!
進入系統了! 
菩提攔在護工面前,白了一張臉:“今天她出院,不做手術了!薄
“怎么不做了?”護工嚷嚷起來,“沒人通知我?” 
菩提不知道說什么好:“反正我們出院了!薄
“鬧什么鬧?”主管護士翻著眼睛出來了,“誰說出院了?大夫還沒說可以出院呢。你們這些家屬怎么搞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把醫院當旅館哪……” 
“咦?真的?今天那個女孩真的出院!薄∮嬎銠C旁的醫囑護士忽然叫了一聲,“怎么早上查房的時候不說呢?” 
“臨時決定的!卑鄶毯軓娜莸淖吡顺鰜,臉上蒙了一只口罩,開始信口開河,“這女孩屬于罕見病。剛才我們領導聯系了國家醫學院,那邊同意接受,今天就走!薄
“要死了,怎么早不說啊,”主管護士不滿極了,“現在才開醫囑,我們根本忙不過來!薄
“那真是不好意思啊!卑鄶绦Σ[瞇的說,“麻煩你們了!薄
洋洋早已爬起來了,倚在門邊,一臉的迷茫!
“還不快換了衣服走人?”菩提湊在她耳邊低聲說!

“班斕,你害死我了!睏顥髟陔娫捘穷^哀怨著,“那出院醫囑是用我的號碼開的,查出來了,現在我正在給主任寫檢查呢!薄
其實班斕也覺得過意不去,嘴上卻說:“你可以把我供出去?我估計干這種事情,算違法犯罪吧?” 
“沒準兒!睏顥骱吡艘宦!
“你們主任怎么處分你?” 
“寫檢查唄!睏顥髡f,“反正我抵死不認。你知道,這個醫囑系統本來就漏洞百出。每個人的工號都是公開的,猜個密碼并不難……沒有證據證明是我的主觀責任,他們最多也就壓我一年!薄
“對不起啊……害得你明年才能升副高了!卑鄶淌钦娓械嚼⒕瘟!
“不過,我覺得……”楊楓忽然吞吞吐吐起來, “我覺得還是值得的!薄
“呃……是啊。沒想到你對那個女孩這么有同情心!薄
“同情心?”楊楓呆了呆!
“總之謝謝你。再見,下次聊!薄
其實班斕完全沒有心思再繼續講下去,因為此刻菩提也在!
他們坐在計算機前,盯著屏幕上的古畫。題字已經很模糊了,依稀可以看出“魚骨圖鑒”幾個字。畫面上卻不是什么魚骨頭,而是一個睡美人,有著和洋洋一模一樣的面容!
兩人發了許久的呆,各自沉思著!
一會兒班斕站起來,拿起洋洋的X光片,對著燈看了又看。不語。然后又找出那天在浙大圖書館復印的數據,嘩啦啦的翻著!
女孩洋洋在菩提的床上睡著了!
本來班斕不知道楊楓會不會替她隱瞞,因此甚至不敢帶洋洋回自己診所。從醫院逃出來以后,他們就直接到了菩提家里。洋洋在醫院里受了點驚嚇,一直神情恍惚。班斕哄她去睡了,才敢上網打開小青的郵件來給菩提看!
菩提注視著畫上的美人,覺得自己徹底陷入了一個漩渦!
忽然窗臺上白光一閃,班斕尖叫了一聲,復印的資料灑了一地!
“別怕!逼刑嵴f,“是那只白貓吧?” 
他把窗戶打開,一個毛茸茸的家伙串了進來,直奔洋洋的房間!
“怪怪,怪怪……”菩提連連喝著,“別吵,洋洋在睡覺,你別鬧。我這里有魚……” 
班斕拾起地上的數據,忽然看見這么一頁:“海國舊跡——南海附近海底遺址考察”!
她愣了。這一頁數據很重要,怎么她以前沒看過? 
菩提也看見了,皺眉沉思著!
“大作家……童話作家……”班斕垂頭喪氣地念叨著!
“什么?” 
“你想象力豐富,告訴我這都是怎么回事吧!卑鄶陶f!
菩提笑了:“想象出來的東西你也相信?” 
班斕很認真地說:“我相信!薄
“如果這是一個童話……我想,它會是這樣子的……”菩提慢慢的說,“很久很久以前,遙遠東海,有一個美麗的小島,島上有一個叫做海國……海國。海國人都是海的兒女,他們每年都有一半的時間住在海里,采集美麗的珊瑚和玳瑁。他們精通藝術和建筑……但是在幾百年前,他們遭到了的海盜族琉球人的入侵。溫雅善良的海國人,不是琉球人的對手,不久,海國就滅亡了,他們的國度被琉球人占領……” 
“滅亡了?你確信?”班斕皺起了眉頭!
“有幾個海國的孩子被擄為琉球國的奴隸……不,不是做奴隸,是做……” 
他低頭想了一會兒,說:“是做成標本!薄
班斕失聲道:“你是說海國魚骨?” 
“對啊,就是進貢給清朝乾隆皇帝的海國魚骨。你知道,海國人,本來就是半人半魚的!薄
“你是說,洋洋就是……就是首都博物館里那具魚骨頭?”班斕說,“聽起來倒是不錯?墒沁@樣一來,她……她豈不是老成妖精了?如果不是妖精,她是怎么從戒備森嚴的宮廷里逃出來的?又是怎么從標本的狀態變回活人——活魚的?” 
班斕越說,越覺得不可思議。菩提一邊輕輕的抓著白貓脖子上的軟毛,一邊慢慢地說:“那是滄海,是滄海把她救出來的!薄
白貓忽然從他的膝上滑下來,遠遠的跑到門邊。菩提不由得驚了一下。白貓蹲在門邊,認真地審視著菩提,兩只碧熒熒的眼睛,一動不動的注視著菩提!
“難道……這只白貓是秘密的掌握者?”菩提喃喃自語著!
白貓似乎聽懂了這句話,扭身出門,忽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繼續,”班斕說,“滄海怎么樣了?” 
菩提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班斕想了想:“你還記不記得……關于鮫人變身的傳說?你忘了提到這一點。這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什么時候變的?” 
菩提又搖了搖頭!
班斕嘆了一口氣,自己進里屋去看洋洋睡得怎么樣!
菩提無意識的抓起鼠標,點來點去。從首都傳過來的數據,包括很多圖片,都是首都博物館的實習生小青偷拍下來的,包括那個裝魚骨的匣子。這個匣子像棺材一樣……他見過的,見過的!
不,他沒有見過。他見過的是另一只匣子,和首都博物館那一只很相識。那一只是在南澳島的海底,琉球故國的廢墟里。多少年前,夢境之中,少年冷硬的手指,在泥沙里摳著,摳著…… 
滄海,你到底在找什么呢? 
如果能夠重返海底,找到那只匣子,也許謎底就揭開了。滄海當年是不是想著同樣的事情?他忽然覺得,他有些明白了!
琉球國覆滅,是什么時候的事情呢?他撿起掉在地上的復印材料,想看個仔細。忽然,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視線,那是報紙的出版日期……明明是在一年以后…… 
這不是班斕從圖書館帶回來的數據! 
那只貓,是那只掌握了秘密的白貓…… 
難道光盤,也是它秘密的從班斕那里偷出來,再放到他的電腦上的? 
菩提追出門去。夜晚的街道,黑得好像一只深深的隧洞,路燈銀色的眼睛一閃一閃!
他嘆了一口氣,回到屋里,看見洋洋已經起來了,正和班斕面對面坐著,膝上正是那只白貓!
菩提輕輕的走了過去,說:“怪怪,我知道你認識洋洋。你說,我編的故事好不好聽?” 
白貓的眼睛閃了閃,那一刻,菩提感到,它好像有很多話要說似的!
“如果怪怪能講話,也許一切就真相大白了!逼刑嵴f!
洋洋轉過頭來看他,這時菩提的眼睛也正好轉向少女。兩人對視一下,菩提忽然覺得嗓子發干,不知道說什么好!
白貓的眼珠子似乎又閃了一下!
班斕站到窗邊,伸了個懶腰:“洋洋,你什么都想不起來了?墒悄愕膲舨粫_你,你能再做一次夢嗎?” 
洋洋點了點頭!
“那好,我再去聯系楊楓!薄
班斕撥通了電話說明意圖!
“你有些異想天開吧?”楊楓在電話那頭抱怨,“還敢吧洋洋帶回醫院來做實驗?我們領導差點都到公安局報案了!薄
“報案?隨便。我只要你把測夢程序帶出來就是了!卑鄶汤淅涞恼f!
“這……”楊楓語塞了,“這是內部數據,是實驗室的專利,屬于陳教授……” 
陳教授,聽見這三個字,班斕心中閃了一個霹靂。這么些年了,她可還是不能淡忘。到如今沒有人知道,夢境監測原是班斕提出的計劃,在她大學畢業前最后一年,在她跟著那個姓陳的導師做精神科課題的時候。雖然做了最多的工作,她也并不覺得自己應該簽第一作者的名字?伤吘箾]有想到,最后發表的雜志上,作者名單里根本沒有她,而是一大堆導師想要討好的前輩。她緊緊地握著話筒,說不出話來!
“班斕……”楊楓低聲說!
也許她當年忍氣吞聲就好了。這樣子她就不會在畢業時差點拿不到學位,還被附屬醫院所有的科室拒絕。那時年輕不懂,其實輸的總是她。姓陳的前年退休的時候,功成名就。而她卻還在守著自己的社區小診所苦苦奮斗!
咬了咬嘴唇,“那么我自己重做這個程序,最多不過花些時間……” 
“班斕,”楊楓的聲音忽然低沉了,“我給你帶出來就是!薄
“一言為定,謝謝你!卑鄶陶f著就掛了電話!
楊楓對掛斷的電話呆了半天,才說:“應該是我謝謝你!碑敵跛麄円黄鹱龅恼n題,他本該和她同進退。他們一直都是一道的,整個大學時代——直到那件事情發生。誰知男生反而比女生隱忍,這一隱忍果然成全了自己。某種程度上來說,他也占有了她的心血。她對他驕傲一點,他也無話可說!

第六章 

班斕和菩提弄了一整天,終于把海城醫學院專用的測夢程序,裝在菩提那臺老爺電腦上。調試滿意,班斕在洋洋的身上粘貼電極片,給她連上各種監測!
洋洋有些緊張。雖然不是在醫院里,可是,她對所有在她身體上進行的操作具有一種天生的排斥。好在她信任菩提他們!
班斕說:“洋洋,我不給你用藥,你自己能夠睡過去嗎?” 
洋洋點了點頭!
班斕說:?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