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班斕說:“洋洋,我不給你用藥,你自己能夠睡過去嗎?” 
洋洋點了點頭!
班斕說:“關于你失去的記憶,我們已經找到了很多線索。所有的細節我們都告訴你了。但這些東西是零散不全的。真相是什么,還要靠你自己在夢中重新編織一遍!薄
洋洋抬起一雙清澈的眼睛,望向菩提!
菩提只是說:“沒有人能夠替你把失落的過去找回來,只能靠你自己!薄
洋洋依言躺下。班斕關上日光燈。整個房間沉入一片黑暗,只有床邊一圈兒小燈幽幽暗暗的閃爍著。那是班斕特意布置的。這樣的床,可以更好的營造睡覺的氣氛!
“為什么要用藍色的燈?”菩提低聲問!
班斕沒有說話。卻聽見洋洋喃喃低語,仿佛快要入夢:“我好像在大海上漂浮……” 
夜色溫柔。兩人緊張地盯著屏幕,悄然無聲。究竟會不會找到謎底呢?這會是怎樣一個不平靜的夜晚呢?班斕不能去想象!
灰白一片的屏幕上,漸漸泛出淺淺的藍色!八膲糸_始了……” 

……藍……無邊無際的藍……那是碧海還是藍天?純凈、清明,有如童年的夢想。那藍色仿佛一面精致的水緞被和風吹送,層疊暗涌,回波流轉,時不時地吐出銀白色的泡沫!
清晨的陽光在大海上撒下斑斑金色。水底傳來陣陣的歡笑,激起一串串浪花泡沫。水中兩個年幼的孩子在一起團團嬉鬧,一忽兒潛入水底去撈貝殼,一忽兒比賽誰能先趕上那條鯊魚。那兩個孩子長著碧藍如海的眼睛,皮膚比浪花還要潔白。他們在水中游動,靈活如魚,輕靈如鳥。他們耳后有一對鰓,原來都是鮫人!
太陽出來以后,他們回到海岸上,牽著手朝椰林中走去。椰林后面是一個大城市,清晨的海風吹進街市,早起的人們打開店鋪開始準備一天的買賣,一切看上去都寧靜怡然。這里就是傳說中的海市國吧。穿過幾條街,城市的中央有一個童話般的巍峨宮殿,有著精致的雕花窗和陽臺。外形上看,分明就是南澳海底的那個古堡。大一點的孩子緊跟著小的那個,躡手躡腳的從宮殿的偏門溜了進去!
“滄海,你想找什么?”小孩子問!
“昨天早上看見的,岐舌國來了一個特使!贝蠛⒆诱f!
“嗯,對呀對呀,我喜歡特使送給海王的那個……白白的東西!薄
“?是嗎?我也喜歡啊,白白的,毛茸茸的,真可愛啊。我去問父親要過來吧?” 
“要過來養不活怎么辦呢?” 
“也是啊,不過我真的很想要。我要了過來,你幫我養好不好?” 
“嗯……” 
“滄海,你為什么不說話?” 
“昨天我爹爹跟我說了!薄
“他說什么?” 
“我爹爹說,你是海王的兒子,自然不用吃苦?晌也皇,我們一家都是海國的武人。要為國家效力的。爹爹他要我跟著他去學打仗,要跟他到很遠的地方去。所以……以后不能總是陪著你玩了!薄
“我不要,滄海我不要你走……” 
“王子別哭,我幫你養那個小東西!薄
那個小一點的孩子,像是洋洋的面容,聽起來是海國海王的孩子,大一點的是滄海,白白的東西是什么?兩個孩子,看起來幾乎分不出是男是女……不,鮫人在幼年的時候,本來就是不分男女的。屏幕上換了一個地方,像是宮殿深處一個房間,兩個孩子蹲在一處,玩兒著一個白白的小東西!
菩提沉思著。這時候門鈴響了,班斕不得不起身開門,門外卻是楊楓!
“你……” 
楊楓歉然的一笑:“我知道你們今晚有大動作,想來看看能不能幫忙!薄
班斕無語,只得讓他進來。菩提對著屏幕發呆,兩個孩子的畫面漸漸淡去,只剩下淹沒視覺的藍色!
“大概又進入慢波睡眠了!睏顥髡f,“等她的下一個夢吧!薄
下一個夢境卻異常的紛亂。大海起了風暴,一些鬼魅從波浪中紛紛冒出,明火執仗,燒殺搶掠。是琉球人入侵吧?畫面上,是小洋洋一雙恐懼的大眼睛,映著沖天的火光和血色!案绺,哥哥……”果然,大孩子滄海來了,背起了洋洋就往外沖。路上遇見了好幾股鬼魅一樣的琉球士兵,不停的有逃難的鮫人倒在血泊里。滄海和洋洋沒命的逃著,一直逃到海邊椰林深處。洋洋累得眼皮打架,滄海守著他,睜著警惕的眼睛四處張望。仿佛過了很久,他也支撐不住,于是他們抱在一起睡著了!
這時,宮殿的上空響起了宏大的鐘聲,穿越城市和森林,一聲一聲,像是急促的召喚。他們倆沒有聽見。漸漸的,鐘聲停了下來,忽然一切都歸于平靜!
又不知過了多久,周圍的椰林漸漸退卻,上來一群鬼魅,朝兩個熟睡的孩子慢慢聚集過來,手里都拿著刀槍、繩索和籠子。這個時候,夢境再次淡去,又變成了一片血紅色;蛘哌@就是海國滅亡的歷史。但是存疑之處是,鮫人的海國看起來國力強盛,似乎不應該這么快就被琉球國滅亡,鐘聲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或許洋洋并不知道答案,所以夢中也沒有反映。下一段,血紅之中忽然閃過一道雪亮的刀光,盯著屏幕的三個人,都被嚇了一大跳!
仿佛聽見有人在哭喊,有人在獰笑!
血色褪去,顯出一只小小的棺材型的盒子,滄海被松香固定在了里面,表情木然。周圍是一地的血…… 
“哥哥……哥哥……” 
“這樣稀罕的寶貝,送去紫禁城,大清皇帝一定高興,會庇護我們這個新成立的小國的!辈恢l的聲音在說!
刀光又是一閃,哭聲止住了。血泊之中是兩片月牙形的小東西!
“他們的鰓被割了!逼刑岷鋈徽f,“他們被琉球人捉住,割掉了鰓!薄
難怪……洋洋的耳后有那樣的傷痕!
畫面不停的顫抖,不知是誰的淚水淹沒上來。藍色的海面上,一艘琉球海船向遠方的中國駛去,越來越遠……背后,海市的火山漸漸復蘇,海嘯又起……琉球人占領這個美麗的島嶼不到十年,它就在天崩地裂之間陸沉。那是鮫人的報復嗎? 
海國故國的宮殿,沒有在火山和地震中摧毀,沉入了南海的海底,成為了入侵者的墳塋。多少年過去了,那些琉球人早已葬生魚腹。宮殿的深處長滿了珊瑚和海藻,魚群在廊柱間悠然起舞。亙古的荒蕪和寂靜中,只有角落里那個松香匣中,滄海依然顏色如生!
那時什么時候的事情,再往后要等待多少年呢? 
洋洋的夢境再一次平熄!
“海國人是自己離開的,”菩提說,“鮫人不愿和琉球人打仗,就打通了去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那個鐘聲大約就是他們聚集族人的信號!薄
“你是怎么知道的?”班斕問!
菩提聳了聳肩不回答。這是作家的直覺!
楊楓慢慢的調著電腦的亮度,一邊說:“其實接上你的腦電波,也許效果更好!薄
“什么意思?”班斕問!
“洋洋畢竟是在做夢。其中的回憶,不免有混亂不全的地方。比如剛才,琉球人的形象都跟鬼怪查不多,這是不對的!睏顥鞑痪o不慢的說,“接上菩提的腦電波,也就是說,讓菩提進入她的夢境,也許可以回憶重現得更加清晰些!薄
菩提立刻說:“你接吧!薄
楊楓卻字斟句酌地:“可能對你有些危險!薄
“什么危險?” 
“她到底會做什么夢,我們誰也不知道,看情形會有很多危險的事發生。而且,她的夢是在重現過去。如果你在她的夢中受到傷害,那……將是難以彌補的!薄
“什么叫難以彌補?”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會是什么性質什么程度的傷害,”楊楓苦笑著說,“所以一旦出現問題,我不清楚該怎么救你!薄
班斕插了一句:“夢境介入——這是你自己新研究出來的吧?” 
“是的!睏顥鼽c點頭!
班斕輕輕的嘆了一聲!
這時候菩提已做出決定:“你就把我接進去吧……我無所謂的!薄
“再看看吧,”班斕斷然制止了他們,“不要貿然行事,讓洋洋自己把夢做下去!薄

這是一間幽暗的小屋子。根據門檻的高度和房梁的樣式,該是中國式的皇家建筑。屋子里有不少箱籠,箱籠上堆積著厚厚的灰塵,怕是多少年沒有人來過了。依稀聽見遠處有人群的噪雜,一只小喇叭在喊話:“請大家跟我到這邊來,首都博物館的歷史有……” 
“呃?”菩提愣了一下,已經到了這個年代了嗎? 
喀拉拉幾聲,一扇木格窗被硬生生的卸了下來,跳進來一個清俊的少年人。菩提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滄海。他衣衫襤褸,滿面風塵,可是身形明顯變得高大了。他在屋子里東翻西找,掀開了幾個大箱子。忽然一只壁柜的木門倒了下來,透明的水晶棺材露了出來,棺材里是一個苗條的人影,清雅的面容,看上去如此熟悉。洋洋還在睡夢中嗎? 
一看見洋洋的水晶棺材,滄海便撲了上去,聽不見哭聲,卻能感覺到他的肩膀在劇烈抖動。過了一會兒,滄海搬倒了水晶棺材,掀開蓋子。把凝結在松香里的洋洋抱了出來,猛烈的搓揉著。松香片片破碎,洋洋的身體慢慢松解開來!
大家緊張的默默地注視著屏幕。只見洋洋竟然真的睜開了眼睛。難道鮫人的體質,當真如此特異,可以在這么多年的蟄伏后復蘇? 
滄海急切切的說:“我們快走!薄
洋洋幾乎是立刻就認出了滄海,“哇”的一聲抱住了他:“滄海,我怎么會能再看見你?” 
滄海摟著洋洋,他的聲音也在顫抖:“琉球人盜用了海國的法術,才把我們變成沉睡的標本?晌抑肋@法術只有五百年的效力。我在海底呆了五百年,終于從棺材里逃了出來。海底什么都沒有了,我找不到你,只能四處打聽。我生怕錯過了你蘇醒的日子……” 
洋洋問:“滄!覀兊淖迦四?” 
滄海呆了呆:“他們全都去了另一個世界!薄
洋洋顯然不明白這話的意思:“那我們去找他們。你帶我去找他們,好嗎?” 
滄海點點頭,拿出了幾件衣衫:“你快換上,我們這就走。過了五百年,外面的世界全都變了,你這身打扮可不行!薄
洋洋依言脫下了那一身“古裝”,準備換上滄海給她準備的襯衫長褲。忽然滄!鞍 绷艘宦。洋洋轉頭看他,有些不解:“你怎么了?” 
“洋洋……你……”滄海說不出話來。他看了一眼洋洋,又迅速轉過身去,神情變得非常古怪!
“我怎么了?”洋洋奇怪的問!
“你……你變身了,”滄海的喉嚨有些發干,“你變成女孩子了!薄
洋洋呆了呆。地上無數的水晶殘片爍爍發光,的確映出了無數個曼妙的少女。她抱著衣服蹲下身,再不敢看一眼滄海!
——他們是鮫人?吹竭@一幕,菩提重重的倒在了沙發上,鮫人是因為愛而決定性別。到底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啊!
只見屏幕上滄海猛地轉身,跳出了這間屋子!
過了很久,洋洋換上衣服從小屋里出來了。久違的陽光,刺得她有些睜不開眼睛。紅墻下一個衣衫破爛的少年人神情迷茫,踱來踱去,他還在等她!
“滄!恪彼p聲說,“你也變了,是吧?” 
滄海點點頭,又說:“我沒想到你——” 
她用眼神制止了他繼續往下說,于是他就緊緊地抱住了她,再不肯放手!
路過的游客都不曾在意,以為那不過是一對戀人在墻角卿卿我我。他們怎么猜得出,錯過了五百年的這一刻,他們才知道是彼此的愿望原來是這樣的…… 
“我們終于重逢了!薄

第七章 

菩提盯著電腦,給自己灌了一口冰啤酒!霸瓉硎沁@樣,原來是這樣!彼炖锖鶋K兒,喃喃的說著!
班斕淡淡地說:“你們說,這樣兩個小孩,沒有了親人,甚至沒有了同類。在我們的世界上,他們怎么生存得下去?” 
楊楓說:“那個滄?雌饋磉算比較堅強!薄
或者真是如此。他們看見滄海帶著洋洋,從一個城市流浪到另一個城市,靠打零工為生。滄海做各種各樣的工作,洋洋也不閑著。他們都很懂得音樂,有時在街邊賣唱,一天收獲也不少。然而二十多年前,這樣的謀生方式,根本不足以養活。何況這兩個單純的孩子,總是被人欺負被人騙。白凈精致的臉上,總要沾上泥漿血液還有汗水!
最后,他們到了荒蕪的南澳島。在沒有人煙的島南,搭了一間小石屋子,以下海打魚為生!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睖婧Uf,“我要回去!薄
洋洋望著他不說一句話,透明見底的眼睛里籠罩了無可名狀的愁苦;厝?海國已經沉默了,他們回到哪里去? 
滄海說:“洋洋,海國沒有滅亡,他們只是到了另一個世界。你還記得最后那一天嗎?他們全都消失了,怎么會?后來我才從琉球人那里知道,因為……因為那天響起了鐘聲!薄
“是招喚族人的鐘聲嗎?”洋洋問,“我們都沒有聽見!薄
“是啊,”滄海無限悲傷的說,“你的父王可能早就知道一切。知道琉球海盜會來,也知道海市會在不久的將來沉默。那時候他用鐘聲召集族人,帶著他們回到海底的世界去了!薄
“你怎么知道?” 
滄海猛烈的搖著頭:“我怎么不知道?我了解我們族人的歷史比你多得多。你忘了嗎?我們鮫人本來就是碧落海的魚類,大海才是我們的家園!薄
“你說得不錯,”洋洋說,“可是我們已經被拋棄了!薄
“我們可以回去的!睖婧Uf,“你相信我。我已經看到海國了!薄
“你怎么看見的?”洋洋驚訝極了!
滄海淡淡一笑:“臺風的時候,你都躲在屋子里睡覺吧?我出去了,在外面那塊懸崖上,風暴最盛的時候,能看見海國,那是我們的家!我們的親人,朋友,還有原來那只小白貓,都在那里!” 
洋洋猛然退了一步:“滄海,你是不是……瘋了?” 
“我沒有瘋!睖婧Uf,“我們原本美好的世界,在一夜之間驟然消失,你相信這是真的嗎?看看你眼前這片藍色的海,你相信它不再承載我們的快樂了嗎?他們一定是在那里,海的深處等我們回家。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你也不喜歡。我們本不是人類,為什么要在這里生存。我們回去吧,回去吧!薄
菩提的心猛烈地抖動了一下;厝グ,回去吧。我不喜歡這個世界,為什么要生存下去。這樣的想法,并不只是非人類才有的!
屏幕上,滄海和洋洋都是淚流滿面。這是畢生未有的痛苦,因為他們不可能回到大海了。鮫人能在水中自在往來,是因為他們有鰓。然而琉球人的刀,五百年前就切掉了他們的器官。他們不是人類,可也已經不是鮫人了!
雖然潛水的能力依然超過常人,但長久的生活在水中,卻已是不可能。他們必須在陸地上渡完余生。這就是滄海最大的無奈吧? 
月光漫溢的夜晚,洋洋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身邊空空如也。她披了外衣出去,幽藍的海發出甜蜜的夢囈。他在海的夢中,越游越遠!
“滄!瓬婧!彼魡局貋,但這聲音她自己能聽得見!
天明的時候滄海一身疲憊的回到岸上,看見洋洋已經在沙灘上熟睡過去。初晨的太陽光撫摸著她的身體,仿佛一朵金色的蒲公英。她睜開眼,欣喜地向滄海伸出手臂。滄海機械的俯身抱起她,朝小石屋走去!
她看不見他的眼神,是如此空茫而靜謐。而對于菩提,這眼神卻是見過了千遍萬遍的。那是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安詳,也是日復一日無可歸依的絕望。屏幕外的三個人都默然不語,今夕何夕,早已忘卻!皽婧Hジ墒裁戳?”楊楓不解的問!
菩提腦海中,閃現出海底那只遺留的小棺材,滄海俯倒在地,冷硬的手指不停的摳著黑色的泥沙!八谡沂サ啮w,他?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