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4.藍色情迷-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菩提腦海中,閃現出海底那只遺留的小棺材,滄海俯倒在地,冷硬的手指不停的摳著黑色的泥沙!八谡沂サ啮w,他要找到失去的鰓,才能回到海底的鮫人國去!逼刑嵴f!
可是,班斕心想,都過了五百年了,那切下來的器官早就化于無形,他上哪里去找? 
日復一日,滄海守在南澳島荒涼的海岸,注視藍色的潮水,來來,往往。誰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就連洋洋也是。月明的夜晚,他在海邊追逐的魚群,潛水嬉戲?伤遣豢鞓返,就連當年尚不懂事的菩提,也看出他的不快樂!
一次又一次地,洋洋越來越害怕,他卻總是對她說,他沒事的,找到了他們的鰓,就一起回到海底去。他哄著洋洋睡著,一邊給她講著故事,那是他從人類那里聽來的!
“……從那個漩渦下去,潛入最深的海底。在那里一片寂靜,海水不再是藍色,天空也只是回憶。你靜靜的漂浮,忘記一切,決心為他們去死。這時候鮫人就會出現,問候你,考驗你。如果你的愿望足夠真誠……純潔,他們就會接受你,并且……永遠帶走你……” 
就在那一晚,臺風來了!
菩提猛然從椅子上坐起,飄風驟雨翻卷著多年前慘淡的那一幕,又回到眼前!
“楊楓,楊楓……”他急切切的叫著,“快,快把我接進去!薄
“干什么?”班斕睜大了眼睛!
“我要回去,我要去看看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逼刑嵴f,“楊楓,你的電線呢?” 
楊楓慢吞吞摸出幾張電極片:“你可想好了!薄
菩提點點頭:“你快點!薄
班斕倒了一杯水合氯醛,菩提一口喝下,漸漸的鎮定下來,沉入夢境…… 
那里風雨如晦,巨浪掀天!
菩提被狂風推來搡去,在沙地上艱難行走!
夜雨中一派蒼;煦绲乃{。電閃雷鳴,時而掀起一角亮白色的衣襟。撕開的天幕中,似有無盡光華展現。還來不及窺探,又猛然合上。那少年坐在懸崖邊上,身影凝然,有如一尊石像。雨水濕透了他的舊衣衫,愈發顯得形影消瘦。無法看見他的眼睛,可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整個海洋,上窮碧落下黃泉,又仿佛他什么都沒有看,只是在等待著,等待著…… 
“滄海,滄!逼刑崞疵暮魡局,可是他的聲音消失在暴風雨里,就像一滴水消失于大海!
海嘯來了,霎那間云橫海立。風波萬里,縱橫馳騁,最后卷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向懸崖下方緩緩聚攏!
南澳島的老人說,漩渦出現的時候,通往海國的通道就打開了!
不,不能讓他走。菩提心里叫喊著,他頂著巨大的風雨向懸崖上爬去。該死,他幾乎寸步難移。這時一個白色的人影在他眼前一晃,是洋洋…… 
“洋洋,危險……”菩提叫著!
|洋洋沒有聽見。她渾身濕透了,頭發像海藻一樣。她一面拼命的往上爬,一面沖著懸崖頂上大聲的喊:“滄!鹊取瓬婧,滄海你回來啊……” 
滄海依然像一尊石像一樣,一動也不動!
洋洋聲嘶力竭的叫喊著,幾乎不能想象這個一向柔弱的女孩,這么快就爬到了懸崖頂上!皽婧,你跟我說話啊……你為什么不對我說……你聽見沒有啊……” 
滄海似乎點了點頭!
“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到海的下面去,我要回家!睖婧5吐曊f!
洋洋撲在他的膝上,放聲大哭,淚水和雨水混成一大片:“我們已經不是鮫人了,永遠回不去了,你難道不明白嗎?那下面什么都沒有,又冷又黑,你回不去的。而我,我在這里,我是真實的在這里。我們等了五百年,總算等到了在一起,為什么你還是要走……為什么……” 
滄海低了一下頭,手伸給洋洋。洋洋捏著他的手,盡情的抽泣著。滄海依然不說話,一直等到她的哭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那漩渦就在他們的腳底,中心是越來越濃的黑,那黑色神光離合,似有五色斑斕的光輝在閃爍…… 
終于,洋洋抬起頭,說:“你走吧,既然你決定了!薄
滄海似乎有些動容,他側過頭,注視著洋洋。就這樣拋下她,似有些不忍!
“可是請你留給我一件東西,”洋洋有些艱難的說,“請你用琉球人的法術,讓我再沉睡五百年。希望五百年之后醒來,我能忘記你,忘記海國,忘記一切!薄
滄海點點頭:“那樣也好!薄
把一切都忘記,分離的痛苦也就一筆勾銷了。他自去他的,不用擔心留給她的是天堂還是地獄!
他把手按在洋洋的頭上,那只手在劇烈顫抖。洋洋睜大了眼睛,仿佛希望在最后一刻,把他的面容再好好端詳一邊,以后就什么都沒有了,何謂遺忘,何謂永遠……最后她愴然倒地!
在她滑倒的那一刻。滄海站起身來,投入了深邃的漩渦之中。他寧靜的最后的微笑,轉瞬淹沒在一片無盡的藍!
忽然洋洋的眼睛閃動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個悲愴的笑意。她身體一縱,從陡峭的懸崖落下來,仿佛一片白色的羽毛在夜空中飄落!
五百年太久,她是要和他一同歸去啊!
不行,還沒完,不能就這樣完了。她不能夠跟滄海一起走。他寧愿她再睡五百年,也不要她在那茫茫深海中消失。這一回,菩提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那片羽毛滑落在浪尖上,轉瞬就浸透了,一個浪頭撲過來便不見!
“天哪……”班斕驚叫,“他竟然下了海!” 
菩提拼命地在風浪中撲騰,他眼中已什么都看不見。他奮力的摸索著,叫喚著,黑夜里唯一一片輕盈的白,她在哪里?在哪里? 
最后他居然真的拉住了一只冰涼的手。他咧著嘴呼叫著,把她從水里拖了出來。然而臂彎中,洋洋的眼睛已經閉上了!
是沉睡……還是……死亡…… 
“洋洋、洋洋、洋洋……”他的聲音要撕裂茫茫雨幕,然而卻再也喚不醒她。他痛苦得好像整個靈魂都被割裂了,為什么這樣…… 
“停下來,快停下來,”班斕斷然喝道,“他快要不行了!薄
沙發上的菩提,緊閉雙眼,涕泗滂沱,渾身像篩糠一樣的打戰!
“現在不能停啊,”楊楓滿頭大汗的說,“你也看見了,他現在情緒處于最激動的時候,如果硬生生把電極拔了,拉他回來,后果不堪設想啊!薄
“為什么?” 
“你想你自己從夢魘中醒來是什么感覺。何況他這樣,突然中斷信號,可能導致神經遞質重大波動,激發中樞紊亂、心跳驟!薄
“那怎么辦!卑鄶虩┰瓴话驳恼f!
“等著!薄
班斕轉過頭,忽然看見床上睡著的洋洋,同監視屏中那一個一樣,面目安詳凝然!鞍堰@一個叫起來總可以吧?” 
“可以,她也該醒了!薄
班斕三下五除二的拔掉了洋洋身上的導線。女孩睜開眼睛,漸漸清醒過來:“我好像夢見……” 
班斕和楊楓面面相覷!
“我夢見菩提了,呵呵!毖笱箅鼥V朧地說,“我從高處掉下來,他救了我。咦,他怎么了?” 
看見沙發上不停發抖的菩提,洋洋頓時清醒了。她立刻爬起來,跳了過去:“菩提,菩提哥哥,你醒醒,做噩夢了嗎?” 
楊楓正要制止她,卻被班斕拉住了。她示意他看看監視屏!
那是菩提未完的夢境。依然是風雨連天?墒瞧孥E出現了,他懷中的女孩仿佛聽見了他的痛徹肺腑的哀號,竟然從昏死中慢慢蘇醒過來,微笑著向他張開臂膀…… 
那邊沙發上的菩提也不再抽搐。洋洋低聲的對他說著什么,顯示器上的心電圖,又漸漸的變回了正常。最后一切又歸于平靜!
“阿彌陀佛!卑鄶棠盍艘宦!

尾聲 

一個月以后,楊楓醫生撥通了楓林路診所的電話:“班斕,洋洋的試驗報告寫出來了!薄
“四周才寫完,你也真是神速啊!卑鄶绦ξ恼f!
“這么復雜的病例,我總要好好斟酌一下吧。我給你寄了一份,你幫我看看有什么不妥的,修改一下。完了我再給菩提和洋洋一份!薄
“好的。呃……” 
“怎么?” 
“我在想,我們這么費力兮兮的把洋洋的記憶找回來,到底……到底應不應該?這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也許……也許什么都不知道,對她來說會更好!薄
“但是,找回過去是她的愿望啊,就像——就像回到海國是滄海的愿望一樣。那時她來找你,樣子多痛苦……” 
“嗤——” 
“怎么了?” 
“也就像尋根問底是我們的愿望一樣!薄
“呵呵,你就別想那么多。洋洋現在不是好好的?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薄
“嗯……”班斕聽見他那句話,忽然語塞了!
“班斕?”電話那邊,楊楓似乎也覺出了什么,“班斕?” 
“啊,”班斕忽然橫下了一條心來,張口就問“你為什么這么多年都不改你的密碼!” 
楊楓想了想,認真地說:“那是我們倆共同完成那個畢業論文的日子。我想,我忘記什么,都不會忘記那一天的!薄
班斕不知該說什么好,想了半天,終于說:“到底還是你堅持了下來。我為了一時賭氣,全都放棄了。那天我聽見你說那個‘夢境介入’的構想……你真了不起!薄
“你也很了不起,”楊楓立刻說,“你不是一直也在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班斕,你聽我說,其實……我一直希望你能回來!薄
班斕對著電話搖了搖頭!
“目前是不太容易實現,不過我會爭取!睏顥髡f,“我只希望,至少……至少不要離開我的視線,讓我知道我們彼此都在做著一樣的事情!薄
班斕完全說不出話來!
楊楓卻送了口氣,憋了很久的話,終于說出來了:“那……我再聯系你!薄
“呃,好的!卑鄶桃菜闪艘豢跉,就要放電話,忽然腦子里一閃,急急道:“喂,還有件事情啊!薄
“什么?” 
“上次我們把洋洋從你們醫院帶出來的事情,后來怎么樣?” 
“后來沒怎么,我們院領導本來想查到底的。結果,你猜?” 
“我怎么知道!薄
“洋洋的老師追過來了,就是那個著名音樂家費滂,張口就說要找律師打官司,”楊楓說,“結果我們領導連道歉都來不及。呵呵,還是名人好啊!薄

雨季終于過去了。楓林路上紫色的丁香花被雨打風吹去,樹蔭卻更加濃密青翠。初夏的陽光在法國梧桐青綠的枝頭上舞蹈,撒下一地斑斕的精靈。菩提的頭痛病是大好了,在公寓里蹲了半個月,弄了一篇新的童話出來交稿。晚上依然去“白丁香”消遣。洋洋回首都之后,少不得聽阿雄抱怨。去請小燕飛和豹子被那兩口子罵了個狗血噴頭,說另找了地方了,要么給她加工資。弄得阿雄連連叫,再不找這種人渣!
阿雄連換了幾個新的DJ,都不如意。無奈之下,只得自己上馬,居然做的有聲有色!按髮W的時候玩兒過樂隊,我本來也算半個音樂人!卑⑿鄣靡庋笱蟮恼f!
“呸,”菩提笑著打了他一拳,“就你?” 
“不過,”阿雄忽而又遺憾起來,“生意就照顧不過來了。我說,你那個洋洋姑娘,真的不回來了?” 
“是啊!逼刑嵝χ,卻猛不防被白蘭地嗆了一口!
洋洋跟著她的老師回了首都,開始了她的音樂家生涯。他也一度想過要去首都,可是滄海跳下懸崖的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記憶里。他們都是屬于那一個世界的;蛘,該去的就由得他去吧?他本來就是一個懶散的人!
白貓卻留了下來,天天問他要鱈魚吃!
“怪怪,你就是岐舌國送給海王的那個白白的東西,是不是?可憐,鮫人們連咱們的貓都沒見過!逼刑嵋贿厙L試著能不能給貓喂點兒酒,一邊嘮嘮叨叨,“你這個貓貓,真不像話。你跟滄海洋洋是老相識了吧?我看你什么都知道,你就是不告訴我們,害我們瞎折騰,嗯?” 
白貓理都不理他,自顧自舔著魚!
想想也有些害怕,膝上的這只貓,牽系了太多的秘密。菩提一直很疑惑的是滄海所說的那個故事,如果你懷著必死的心沉入海底,你就會被鮫人永遠的帶入另一個世界,帶回他們的故鄉海國。那么,滄海在風雨之夜跳入深淵,究竟有沒有重歸故里呢?海國,它真的在世界的那一頭嗎? 
這樣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所有的人都會想,滄海只是死在了海底?墒,這白貓的出現又如何解釋?它本該跟著五百年前的海國一起離開的,為何又重返這個世界?被施與了五百年法術的洋洋,在海邊的小石屋里只睡了十幾年,就被這只從天而降的白貓喚醒。他是否可以這樣猜想,這是已經去往了海國的滄海,派回來照料洋洋的使者?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其不是說明,滄海真的到達了他的故鄉? 
而他,菩提,在這個世界上活得厭倦無比的菩提,是不是也可以做此嘗試?像滄海一樣舍棄一切,去尋找海國呢? 
但海國又在哪里?傳說中的云荒在未知的海外,海市又在云荒之南?墒撬麄冋业降暮5椎暮J泄手,卻近在南海一隅。如此推下來,莫非他們所處的這個“中原”,就是消失了的云荒大陸? 
貓是圣哲,它永遠不會回答這些凡俗的問題。你只能自己去想。心里有天國,天國便是真實的!
菩提笑了笑。比起滄海來,他已經跳過一次了,不能再有一次。他不是鮫人,也許對他來說,更好的還是茍活于世,繼續在關于海洋、關于離開的夢境中煎熬自己吧。洋洋已經坦然地開始了她的新生活,他還想那么多做什么!
白貓忽然扔下了鱈魚,嗖的一下沖開,頓時無影無蹤。這個動作一下子把菩提的白日夢敲醒了!疤炷,如今的貓比女人還可怕……”看著自己一腿的油漬,菩提苦著臉哀嘆道!
“喂喂,你好自為之啊!卑⑿坌表,一臉壞笑!
菩提猛地回過頭去,只見綠影婆娑的窗下,不知何時坐了一個短發白皙的女孩,一面往手上戴一只秀了白貓的黑手套,一面沖著他頑皮的微笑!


……………………………………………………………………………………………………………………… 

返回目錄 上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