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洛城蓮落-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少主?!”一聲驚喜的尖叫打斷了我的思緒。

一回頭,只見小雪端著面盆子站在臺階下,一臉的不可置信與歡喜。

“小雪!”忽然遇見故人,我大喜,正欲走下去,就聽得屋中一陣翻倒桌椅的亂響,背后的門猛然打開了。

我回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風淵的長發有些凌亂,雙眸深深地凹陷下去,曾經柔美的嘴唇像是失卻了水分的花朵,蒼白而凜冽。他瘦長的手掌捂著嘴艱難地咳嗽著,卻一瞬不瞬地看著我,用那雙仍然明亮的雪瞳看著我。

那個安靜的、清傲的風淵,如今卻如飄零的桃花般憔悴。

從未有過的心疼。

那個桃花樹下的俊美少年,如今,卻纏綿病榻,瘦得不成人形。

“你,來了……”風淵深深地看著我,艱難地吐落著三個字。

“我……”

“你,你不要走,好不好?”突然被紫杉樹的清香圍繞。風淵像是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將我環進懷中。他瘦弱的身體微微地顫抖,喃喃地重復道,“不要走,好不好……”

他緊緊地抱住我,仿佛是要將我按入他孱弱的身軀里。

他的言語中是如此絕望的憂傷。

“少主,求你留下來吧!”小雪帶著哭腔跪倒在臺階上,“右使他……”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扳過風淵的肩膀,急道,“風淵,你究竟是得了什么?”

“我……”忽然覺得眼前人的力量在消失,風淵閉上眼,如一片枯葉,緩緩向地面飄落。后面有一雙素手忙接住了他,喂他吃下一顆丸藥。淺鏡的眼睛紅紅的,哽咽道,“綠姑娘,你知道么?風公子他,恐怕活不久了……”

“什么?!那他現在?”我一驚,失力般地跪在地上抱住風淵,大喊道,“御醫!御醫!”

那兩名御醫忙奔了出來,按上風淵的脈門:“幸無大礙,應是見到姑娘你,過于激動而引發的血氣不足,暫時昏厥……”

淺鏡的言語中有說不出的酸楚:“原來他那么想見你,卻一直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說……”

灼艷的桃花一片一片的落下來。

鋪滿了青石小徑。

悄然無聲。

第四十七章 顏瞳之癥

風淵在昏睡中一直緊緊地抓住我的右手。

我輕輕撫過他額前的長發,他的臉蒼白得如同一張薄紙。

淺鏡與我兩人坐在床沿,默默地注視著床上躺著的這個人,久久不曾開口。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濃濃的草藥味從窗外飄入。

兩名御醫替風淵診過脈,然而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只得開些補氣安神的藥,悉心熬煮。

“淺鏡……”我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他是什么時候變成這樣的?”

淺鏡抬起頭看著我,淚光閃爍,“恐怕是你那天離開祭天別院以后!

我突然憶起那日,風淵的身體不尋常的顫抖。他阻攔過我,想要讓我留下來,然而那時我的腦海中全是隱蓮的影子,一心想要對隱蓮解釋,全然沒有注意到風淵的病態。

“我,對不住他!蔽掖瓜骂^,幽幽道,“這些日子,多虧你照顧了……”

“是我甘愿的。我有過私心,知道他這樣想見你,卻還是沒告訴你……我真討厭這樣的自己!睖\鏡苦笑著為風淵掖了掖被角,“不過,今日他的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真心希望由你來照顧他……或許,他會好起來也說不定……”

我忙應道:“我當然會的!

“那我便放心了!睖\鏡慢慢地站了起來,目光還流連于風淵沉睡的臉龐上,“綠姑娘,我該回闇神殿了!

“替我和隱蓮說一聲,我可能……要過幾日再回去!

“我會的!皽\鏡的聲音有些發顫,她上前握住我的手,用倔強的眼神直視我,“綠姑娘,我知道你和風淵青梅竹馬,而且風淵喜歡你。如今他有病在身得你照顧,但我也希望你莫要負了尊主!

莫要負了尊主。

這個傻姑娘,一心還是為別人著想。

為了風淵的心愿,甚至拱手把這個自己心愛的人讓給我照顧。

“放心!蔽亦嵵氐匚站o了她的手,頷首道。

淺鏡離去的那抹明黃的背影有些落寞。

“少主……”小雪端著一碗湯藥走了進來,“藥煎好了!

“給我吧!蔽医舆^湯碗,“你讓兩位御醫先行回宮,一日奔波,也累了。順便讓他們和隱玉說一聲,風淵他……”

“風右使吩咐過,不準把他生病的事告訴別人!

看來小雪并不知道隱玉就是玉疏的事。

“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

“那沒你的事了,先下去吧!蔽液鋈挥窒肫鹆耸裁,將湯碗放在一邊的小桌上,忙叫住她,“玉龍山莊怎么就剩下你們幾個人了?”

“自從少主走后,主上就一直很少回來,后來主上又把紅淚姐姐接走了。風右使和靳左使也跟著去了!毙⊙﹪@了口氣,“除了以前伺候少主的幾個丫鬟被主上要求留下來日日打掃少主住過的屋子,大部分人都被遣散了……”

“辛苦你們了!

“倒不辛苦。只是幾個月前,風右使突然回來,就一直住在少主的屋子里!毙⊙┑难劭粲旨t了,“少主,風右使到底得了什么?一日比一日消瘦,還不停得地咳嗽。奇*+*書^網夢里面還不停地喊著你的名字……聽得讓人心里發酸……”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蔽覈@了口氣,輕聲道。

我轉向昏睡著的風淵,只見他因痛苦而蹙起眉心,干澀的嘴唇抿得緊緊的。

風小淵,幾月未見,你怎么變成了這個模樣。

輕輕地推醒了他,柔聲道:“風淵,快起來喝藥了!

他長而密的睫毛動了動,張開有些迷離的雪瞳,定定地看著我:“你,你沒走?”

“你叫我不要走,我便不走了!蔽覐姄纹鹦δ,端起一邊的湯碗,勸道,“來,我喂你喝藥!

“我,我自己來……”風淵如紙般涼薄的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忙勉力支撐著坐了起來。然而卻連伸手的氣力都沒有,他試著去接碗,但幾次都沒有成功,還差點將藥給灑了。

“還是我來吧!蔽矣脺讓⑺帨珨嚨梦,舀起一勺輕輕吹了吹,送到他的嘴邊。

風淵的神情猶如一個開心卻不懂得如何表達的孩子,他的眼一眨不眨地看看著我,像是生怕我在他眨眼的時候消失不見。一口一口,把藥喝得干干凈凈。

“乖哈!蔽颐哪X袋,正準備起身去喚小雪收拾湯碗,被風淵按住了手。像是覺得這個動作有些越禮,他忙縮回了手。

風淵睜大了眼,一臉慌亂:“你要走了么?”

“不是,我叫小雪去弄點吃的給你!蔽覐陀肿,安慰道。

風淵松了口氣,一下子靠在軟墊上,嘴角浮起一絲苦笑:“是我太敏感了。你說過你不走的!

我笑道:“我不走!

過了半晌,他突然打破了沉默,抬眼道:“我們去江南好不好?江南的桃花應該開了?瓤取彼谋骋騽×业目人远似饋。

我忙輕拍他的背:“你病得那么重,怎么受得了車馬的顛簸?等你病好了,我們再去,好不好?”

“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等到那個時候……”風淵苦笑著搖搖頭,“我想在我還能看見的時候去江南看一次那里的桃花!

我心下一沉,莫不是風淵已經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能堅持多久了么?忙應道:“好,我把一切都收拾妥當,過幾天就陪你去江南!

“明天就走吧!憋L淵慢慢從軟墊上滑落,閉上了眼。

等我與小雪連夜打點好一切,一開門,已是第二日清晨。

浮香陣陣,綠影婆娑。

金色的晨光帶著令人絢目的瑰麗,讓人剎那間有些睜不開眼。

我漸漸適應了有陽光的環境,摸著眼下因熬夜生出的大黑眼袋,正打算去洗把臉,迎面就看見洛水帶著一列闇神殿的素衣侍女跨進庭院的拱門。

“云衢!”我驚喜。

“綠兒!”洛水淺笑著趕上前來。

我笑道:“你怎么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昨晚沒回闇神殿?”洛水指指那列侍女手中的物品,都是我常用的衣物飾品,他倒想得周到。

只聽洛水笑道:“淺鏡說你要在玉龍山莊住幾日,尊主怕玉龍山莊現在人手不夠,照顧不好你,就把她(它)們給送來了!

原來竟是隱蓮……心下感動了一把。

“回去以后替我謝謝他!敝皇俏胰匀贿是忘不了他嘴邊那抹殘忍而欣喜的笑容,言語中有些生分。

“你怎么還那么見外?”洛水微微有些詫異地看著我,像是想起了什么,忙道,“尊主還說讓我來給風公子瞧瞧。淺鏡總跟我提起風公子,我倒還沒見過呢。風公子現在在哪?”

“我怎么忘了你是‘醫仙’?早該讓你來看看的!”我喜道,忙將洛水引向屋內。

我推開門,嚷嚷著:“風淵!你看誰來了?”

正在小雪的伺候下喝粥的風淵抬起了頭,露出那雙微微有些迷惘的雪瞳。

“雪瞳?”本是滿臉笑容的洛水瞇起了眼,紫瞳由淡轉濃,驚道:“你也是顏瞳族人?”

“顏瞳族?”風淵盯著洛水的紫瞳,本是平靜的眼波竟也起了一絲詫異,“你是……”

“綠兒,你出來一下!甭逅畵崃藫犷~頭,聲音略帶疲憊。

第四十八章 夢迤江南

在前往江南的顛簸的馬車里,我凝視著風淵熟睡的面龐,他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呼吸還算勻整。

略略放寬了心,腦海中不住回想起洛水在庭院中對我說的話,心中泛起一陣苦澀,幾欲落淚:

“綠兒,我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一好一壞。你,要聽哪個?”

“自然是好的那個!

“好消息就是風公子暫時不會死!

“暫時?”

“沒錯。壞消息就是他活不過二十歲!

“可他今年……他才十八歲,那么年輕……為什么只能再活兩年?”

“你聽過顏瞳族么?”

“沒有……”

顏瞳族,一個強大而神秘的部族。居住在王土所不能及的苦寒之地。其族人分別有金瞳、紫瞳和雪瞳三種顏色的瞳孔。

金瞳為顏瞳族的統治者所有,掌握著人所不知的秘術。而紫瞳天生擅醫術,雪瞳擅搏擊。

然而顏瞳族因其強大的天賦而壽命極其短暫,除了統治者,其余的族人只能活到二十歲的年紀。

“云衢,你也會在二十歲的時候離開我么?”聽到這里,我驚道。

“綠兒。這是我們顏瞳族的命!甭逅⑽㈩h首,淡淡地笑道,目光中甚是從容,“不過,我還能再陪你和尊主五年。我真慶幸,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和尊主!

我緊緊攥著他溫熱的手,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洛水,我多希望你和風淵都不要離開我。我多希望我能再早點認識你。這樣,你陪我的時間可以更長,更遠。

只是為什么,已經知道你們會離開我,我卻無能為力。

人定勝天。原來,是騙人的。

死亡會在我面前帶走你們,兩年后,五年后。

洛水說,綠兒,你不要哭。就算我離開的那天,也不要哭。我要你開開心心地送我走。這是我與你之間的約定。

洛水說,綠兒,這是我寫的藥方,你每天按這藥方配藥并給風公子服下。他若無大的情緒反復,身體會漸漸好轉,離開時也不會那么痛苦。

我說,云衢,我和風淵要去江南。我要在風淵剩下的時間里好好陪伴在他的身邊。

我說,云衢,幫我照顧好隱蓮。這兩年,算我欠他的。

洛水說,綠兒,莫要負了尊主。

“莫要負了尊主!蔽逸p輕咀嚼洛水那句與淺鏡一模一樣的話。攤開掌心,那朵血蓮的花瓣舒展,似是迎風搖動,一如真物。

我嘆了口氣。

兩年。隱蓮,等我兩年。

江南。

春過半晌。

小雨纖纖風細細。萬家楊柳青煙里。

更風流多處,千樹桃花,相映紅。

約略,顰輕笑淺。

彈指間一年過去了,每月也有隱蓮的信來。

整整十二封信,寫在淡紫色的薄箋上,字跡清冽細勁,美好得如同他的容顏。

最近的一封信很長很重,但是滿紙的字,卻都只是重復著兩字:

安好。

我可以甚至想象隱蓮俯身在桌案前,一豆清燈,一筆一劃寫下這兩個字無數遍的情景。他要我安好,他呢?是否也安好?

我攤開掌心,那朵血蓮妖嬈輕舞。

此時隱蓮在做什么?也像我一樣坐在亭子中的軟墊上,與四使一起賞花吧?闇神殿的桃花也應該開了滿吧?

我苦笑著搖搖頭,原來我忘了,闇神殿沒有桃花。

“綠翹!币簧硭{色長衫的少年立于一株開得極盛的桃花樹下,輕輕喚我。

花瓣因那一聲而輕疏地'落下,紛繁得如同一場花雨。

我挽了挽因湎于思緒而無心打理的長發,站起身來,回首一笑:“你遲到了吶!

風淵淺淺地抿嘴一笑,快步上前:“你久等了吧?”

彼時的風淵,與我印象中的并無二致。

因到了江南,汲取了這水鄉的天地靈氣,再加上按時服用洛水所開的藥。一年來他的身體竟也逐漸好轉,雙頰開始漸漸飽滿,神情已與從前無異。只是那薄透得似能看見青藍色血管的臉還是異乎常人的蒼白。

我在漫天花雨中心疼地看著眼前雪瞳微醺的清瘦少年。

時光,為什么不能為這樣一個如桃花般美麗的人而停駐,卻要他如桃花般一點一點地在我面前凋謝。

要小雪拈著一枝香甜的梔子花,從風淵背后蹦出來,嚷嚷道:“少主,風右使說帶我們去泛舟游湖,好不好?”

我看了眼一臉無辜的風淵,指著她笑道:“定是你這個小丫頭想出來的點子,何必要扯上風淵?”

“少主~~”小雪撅嘴道。

“去啦去啦~”我收拾起心情,高高興興地一手挽過風淵的胳膊,一手挽過小雪,“我們這就去找個船娘,泛舟一日,可好?”

“太好了!”小雪把一個包裹從肩上卸下,炫耀似地說道,“你看,我把少主和風右使的愛吃的點心都帶上了!”

“鬼丫頭!”我笑嘻嘻地一點小雪的額頭。

平岸小橋千嶂抱。柔藍一水縈花草。

蓼嶼荻花洲,掩映竹籬茅舍。

我趴在舷窗邊,靜靜地聽著風淵站在船頭吹奏出的悠遠而深長的簫聲。

在這樣青濃的細雨天里,嗚咽的簫聲更添惆悵。

船娘慢慢地搖槳,小舟晃晃悠悠地過了一座橋洞,一片新碧的荷葉闖入了我的眼簾。

還記得有一年的夏天,我和風淵就在這一片青荷中,為了一個未熟的蓮蓬笑鬧著等待溫錦梓的船。那個熱心卻又好色的少年。

然后呢,我就被那個少年困在畫舫里,再后來又被一個容貌絕美的男子救了出來,一同坐上了他的黑馬。

至今,我的耳畔似乎還能聽到在江南小鎮的石板道上清脆作響的得得馬蹄聲。似乎還能嗅到夜風揚起后那一地花屑的清香。

嘴角忍不住向上勾了勾。

“少主,少主!”在船頭撐傘聽簫的小雪突然跑進了船艙,喜不自禁地喊道,“有,有艘大船!”

“大船有什么稀罕的?”那聲大喊攪亂了思緒,我有些埋怨道。懶懶地將手指伸向水面,蕩出陣陣漣漪。

“有,有一個公子!”小雪按了按起伏不停的胸口,雙頰飛紅地說道,“哦!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了!少主!你快去看看!”小雪不由分說地將我扯起來,拉到船頭。

風淵不知什么時候放下了唇邊的玉簫,靜靜地看著遠處。

我順著他的目光往那邊看去,只見一艘綴滿紫紋雪錦的大船正緩緩向我們這邊駛來。船上立了一道雪色的身影。

縱使相隔那么遙遠,我仍能感覺到他身上清冽的氣息。

那氣息仍像是他在我的身畔,摟著我入睡時那么清晰。

那是我一年一月一日,甚至每一個時辰都在思念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