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洛城蓮落-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臨走時他摘下左耳上的紫晶釘,吻了吻我涼薄的唇: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別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綠翹,對不起,我已經沒有時間等你了!

風淵,你怎么忍心丟下我。

終于泣不成聲。

第五十二章 互相折磨

雙膝抵著疼痛的胸口蜷縮在床角。

我緊緊攥著兩枚紫晶釘,生生要將它們嵌到我的掌心里去。尖銳的耳針刺破了手掌,漸漸流出血來。

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坐在那,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經忘了是什么時候開始就哭不出來了。一點一點努力地回憶昨天夜里發生的一切,生怕將它們都遺忘了。

恍惚中,房門開了,風淵走了進來,他的笑容如此模糊,為什么我看不清他的臉。

他在我身邊坐下,將我摟在懷里,輕輕地喚我:“翹兒!

“風淵,對不起,我不該在你的陽春面里放那么多辣椒,我不該讓你吃冰糖葫蘆!蔽疑斐龈觳脖е牟鳖i喃喃地懺悔道,“雖然我知道你從來不吃辣,不喜歡吃甜的,昨天還硬要讓你吃。你不要因為這樣生我的氣,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風淵的身體微微一僵,只是默默地抱著我不說話。

“風淵,我明天就讓裁縫給你做一件新袍子。我都想好了,拿回來后袖子那里要繡滿流云的!蔽易灶欁缘爻两谧约旱乃季w中,繼續說道,“啊,你最喜歡桃花了,那我就繡桃花好了。不過我的手藝很糟糕,你不要笑我!

“風淵,風淵。你為什么不說話?”

“風淵,你是不還在生我的氣?”

“風淵……”

“我沒有生氣!憋L淵的聲音忽然變了,變成了隱蓮的聲音,“翹兒,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我突然清晰過來,猛地推開了他。

隱蓮一臉黯然地凝視著我,輕輕嘆了口氣:“翹兒!

“是你逼走了風淵!”我指著他尖叫起來,“你一定是和他說了什么,他才會走的!為什么,為什么……他只有一年的時間了……為什么,你那么狠心……”說到最后,聲音都變得嘶啞,眼淚還是止不住地落下來。

“翹兒……”隱蓮試圖去握我的手,我卻像著了魔似的慌忙躲向床角,蜷縮在一起,我嘶啞著喉嚨說:“我求求你,滾!

隱蓮沒有動,他背對著我坐在床沿。

那個我曾經沖動得無數次想去擁住的背,如今微微前傾著,如此單薄,如此寂寞。

我忍住不去看他,緊緊閉上了眼。

整個房間是如此得安靜與冰涼,陽光淡淡地從窗戶中撒進來,卻帶不來一絲暖意。

兩個人,不能見面的時候,他們互相思念?墒且坏┠軌蛞娒,一旦再走在一起,他們又會互相折磨,互相傷害。

“尊主!臭鏡子不見了!”洮花大叫著推開門跑了進來,瞪大了眼看著我們兩人此時的神情,聲音突然低了下來,“她,她……”

“淺鏡怎么了?”隱蓮抬起頭來。

“她留了一張字條,說是,是……”洮花有些猶豫地看了我一眼,“追風公子去了……”

“知道了!彪[蓮漠然道,“你去準備一下,我們今日回闇神殿!

“那綠……”洮花頓了頓,忙應道,“是!彼鋈r小心地關上了門。

“我不會和你回去的!蔽依淅涞。

“翹兒!彪[蓮站了起來,沒有回頭,他輕聲道,“風淵的事,不管你如何看我,我都無所謂。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允許你再離開我。這一年,太長了……”

我咬著唇,不停地重復著同樣一句話:“我不會和你回去的。我要在這里等風淵,他會回來的,我要陪著他!

隱蓮什么都沒說,只是默默地走了出去,輕輕關上了房門。

我把頭埋進臂彎中,咬著唇哭得很小聲。

到后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為誰在哭。

隱蓮,為什么,偏偏是你。

終于,我有些踉蹌地走向屋中央的那張桌子,那匹藍錦與木偶,甚至還有小竹笛都在,惟獨少了那對泥娃娃中的我。風淵的那只泥娃娃孤零零地躺在那,笑得如此寂寞。我輕輕撫過那個泥娃娃的面容,拿起那支小竹笛。打開門,院子里的桃花不知道為何已一夜落盡了。

我站在敗落的桃花樹下,拿起那支小竹笛輕輕吹起,只有三個音,那曲《相見歡》吹得如此零落。

桃花淺深處,似勻深淺妝。春風助腸斷,吹落綠衣裳。

“緣起緣滅,緣濃緣淡,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我們能做到的,是在因緣際會的時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暫的時光!

風淵,我終于知道,你這首曲子的意思。我終于知道,你不會回來了。

甚好,曾相見歡。

我靜靜地坐在有些搖晃的船艙中,對面坐著正專心看著一卷書的隱蓮,他的手邊的矮幾上放著一大摞書卷。

“你餓么?”隱蓮仍看著書,看似隨口地問道。

我不答,垂下頭看著自己早已結痂的掌心。

“你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不要你管!蔽颐蛄嗣蚋蓾拇。

“嘩啦啦!”只聽得一大摞書落地的聲音。

隱蓮怒極的聲音傳來:“好!你贏了!”

他大步走到我面前,用手擰著我的下頜將我的臉抬起,我看到了一張扭曲了的絕美的臉,他吼道:“你說要和我回闇神殿,人在了,但心呢?把心留在哪里了?你就那么喜歡他?就為了他,你就要折磨自己!那我算什么?你難道從來就沒愛過我么?那你的誓言是假的么?你看看你掌中的血蓮,和你命運相系的男人是我!你知不知道,折磨你自己就是折磨我?!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時候!”

“我沒有……唔!”隱蓮的氣息猛地覆住了我,他粗暴地按住我的頭,將唇狠狠地貼到我的唇上,用舌強行撬開了我的嘴。

他就像變了個人,那樣強烈的占有欲與不安感。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無論我如何掙扎,都無法逃脫開他強有力的手臂。他一手按住我的背,緊緊地將我貼在他的身上,瘋狂地吻著我。

我承不住他的力量,頭重重地向后仰去。

空。腦子里一片空白。

奇怪的是,我的唇舌竟在不自覺地回應他,渴望他。

隱蓮放開了我,看著我早已氣喘不止、緋紅的臉,突地冷笑道:“剛才你的腦子里還有那個男人么?”他俯下身在我耳邊低聲笑道,“你剛才的表現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我的翹兒,這就是你忘不了那個男人的表現么?”

原來他是故意的!

我用手背狠狠一擦嘴唇,惱羞成怒地瞪著他。

隱蓮迎著我的目光,神情一緩,慢慢道:“如果你現在跪在我腳下求我的饒恕,我可以不去理會你和那個男人之間所有的事。就算你心里會有他也無所謂。我們可以……”

總覺得這話越聽越刺耳,仿佛是一種施舍。

什么叫“就算你心里會有他也無所謂”?他難道,就是這樣看我的么?我對風淵與我對他是不同的,他難道一點都不知道么?我只是……

想說出的口話因他那高高在上的神情而咽了回去,我倔強的脾氣跟著血沖上了腦門,斷然截口道:“滾!”

隱蓮冷了面容,聲線冰涼:“很好。你不要后悔!

第五十三章 不離之客

喜歡一個人,是不會有痛苦的。愛一個人,也許有綿長的痛苦,但他給我的快樂,也是世上最大的快樂。

只是,快樂像是只停留在過去,F在的他,給予我的是痛苦。

我們從水路改為陸路,繼續東行。

隱蓮硬是將我按坐在他的前面,共乘一馬。

他從身后環住我,拉住韁繩。兩個人緊緊貼在一起,彼此的心跳震耳欲聾。然而誰都不肯吐落一個字或一句話。唯聽見馬蹄踏花的聲響。

我與他之間連呼吸都清晰得如此驚心。

我知道,自己和他都在暗暗較勁,然而誰都不肯先認輸。

洛水在云水居對我說過:“你總是這樣不肯服輸。其實,偶爾示弱一些反而顯得更可愛!

問題是,脾氣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的。

由于隱蓮不曾開口,所有跟在后頭的侍女都只得靜默無聲。一時間氣氛冷到極點。

洮花抱著小白坐在馬背上,撅著小嘴不解地看著我們倆。不停地發出哀嘆聲。

“哎~~~~~~~~~~~~~~~~~~~~”洮花大大地伸了個懶腰,我數著呢,這是他第一百三十八聲嘆息。

終于熬到了闇神殿。

隱蓮首先下馬,先是往前走了幾步,又折返回來向我隨便地一伸手——意思是可以勞他大駕扶我下來。

我挑著眉冷哼了一聲,自己翻身下馬。

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手頓了一下,略略尷尬地收了回去。

隱蓮皺著眉,自顧自往闇神殿里走去。

“我說,你們唱得是哪出?”洮花就算天生聰明,也不過是個十歲的孩子,“我這一路上可真沒看明白!

“他做了什么他自己最清楚!蔽依湫σ宦,也跟了上去。

“難道是和風淵那男人有關么?哎,其實是這樣……”

我走得很急,絲毫沒注意到洮花后面說了些什么。

遙遙地就看見闇神殿的主殿前站了兩個人。

我揉了揉眼,一黃一藍兩個女人。怎么,淺鏡回來了么?

正思忖著,只見其中一個鵝黃色的纖細身影如大鳥一般扎進了隱蓮的懷中,清脆嬌嗲之聲來:“蓮,人家等得你好辛苦哦~~~~~~~~”

這個聲音……這個顏色的衣服……我總覺得在哪里見過……

不知道為何,我的拳頭握得死緊死緊,還特想朝天吼一聲:媽的,這女人是誰?!

轉念一想,不行,我和隱蓮還在冷戰。

靜觀其變。

我把雙手反剪在背后,使勁絞使勁絞。面上卻要裝得若無其事。

隱蓮似乎想轉過頭來,但是最終還是沒有。

只聽他輕笑著,聲線“異常溫柔”:“傾眉,你還沒回去么?”

那女子像是受寵若驚地抬起頭來,露出一張白皙動人的臉來,喜道:“我當然不回去了。我一直在等你嘛~~!”

我想我知道她是誰了。

武林大會上的那個什么排舞的暗香閣主——上官傾眉。

原來淺鏡那日尷尬的表情正是因為這家伙在我離開的一年中找了別的女人!我覺得自己的頭頂正汩汩冒著綠煙。

“尊主,上官姑娘一直執意不肯離去!便鲈伦呱锨皝砬溉坏,“屬下知罪!

“何罪之有。甚好!彪[蓮連口吻都變了樣,“傾眉,若是喜歡,你就在這里再多住幾日吧!

“真的嗎?”上官傾眉拉著隱蓮的衣袖撒嬌道,“她不會再趕我走了吧?”她恃寵而驕,變臉似地冷眼一指身邊的泠月。

“不會!

“那等會能和我一起吃晚飯么?”

“可以!

他們好象已經忽視了我的存在。

我咬著唇,把臉轉向別處。

“她是誰?”上官傾眉挑著眉,又一指我。

“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彪[蓮淡淡地回道。

我的心猛地一抽。無關緊要的人?

“哦~~~~”那女人發出“若有所思”的語氣,讓我說不出地生厭。

“我們走吧,我一路來很累了!

“好~都聽你的!蹦前l嗲的聲音讓我的雞皮疙瘩全體掉落。

那兩個人“如膠似漆”地傍在一塊,越走越遠,漸漸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我想起在船艙中,隱蓮冷了面容,聲線冰涼:“很好。你不要后悔!

隱蓮,你是在懲罰我么?不過,也犯不著找這種矯揉造作的女人吧?

隱約記得有誰說過,她不過是個仗著幾分姿色,愛慕虛榮的女人。

我暗暗憤然著。

“綠姑娘!便鲈螺p聲道。

“恩?”我回過神來。

“路途勞累,請隨我去寢殿歇息吧!

“好……”我蔫蔫地回道,邊走邊突然抬起頭,“上官傾眉為什么會在闇神殿?”

“擘天令!

“難道她就是那個天下最美的人?”我啞然失笑,無論紅淚還是淺鏡,都比她美上幾分吧?更何況還有那個從未露面的美人——藥王的小女兒,離兮。

“不。天下最美的人的確不是上官姑娘!便鲈戮従彽,“是暗香閣的前閣主,蓮姬!

“蓮姬?”我好象從未聽過這個人的名字。

“十幾年前的人物,不過這個人或許洛水會比我更清楚些!便鲈略谖业膶嫷钋皝胁,“我就送到這兒了,翠微就在屋子里,她還是負責照顧綠姑娘的!

“有勞!

我趴在翠微為我準備好熱水的大浴池子里,一個人占據了小小的一角,在裊裊的水汽中撫平雜亂的情緒。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壓得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風淵為什么會離開?

那天隱蓮到底對他說了些什么?

上官傾眉和隱蓮是什么關系?

蓮姬又是誰?

腦子一團亂。

因為水溫過高,加上近日來和隱蓮斗氣吃得很少,竟漸漸覺得身體疲軟。

我無力地不斷向下滑去,水一點一點沒過了頭頂……

第五十四章 一夜春夢

昏昏沉沉中,我做了一個夢。好似回到了一年前隱蓮的寢殿中。

我仿佛不是一個實體,漂浮在半空,清楚地看見自己的腦袋抵在隱蓮的胸口,整個身子微微蜷縮起來,在他的懷抱中安然沉睡。

只見隱蓮撫摩著我的臉龐,聲線溫柔輕軟:

“翹兒,你現在也只有睡著的時候才能安靜地躺在我的懷里了,對不對?”

“翹兒,我從來都不畏懼一切。但現在卻有些怕,怕得到你。因為,我怕失去你!

“翹兒,如果我不愛你,我就不會思念你,我就不會妒忌風淵與你在一起,我也不會失去自信和耐性,我更不會痛苦。如果我不夠愛你,我就能再等一年。起碼那時你會開開心心的回到我的身邊,腦子里不會再有別的男人?墒,我辦不到……一年對于我來說,實在太長了……如果我不愛你,那該多好……”

“翹兒……翹兒……”

我突然很想伸出手去抱抱他,那是我渴望了一年的擁抱。

我對自己說,這是在夢里,我可以這么做。

于是,我試探著伸出手,喃喃道:“隱蓮……”

雙手被捉住按在頭頂,隱蓮熟悉的清蓮氣息撲面而來,覆滿了我的周身。

他一點一點深深淺淺地吻著我。

從眉心,到眼角,到鼻尖,到下頜。那樣溫柔與繾綣的吻。

他邊吻邊發出幾個模糊不清的聲音:“翹兒……翹……”忘情般地在我的耳垂邊輕輕一咬。

“噌”地血液沖上了頭頂。耳朵一向是我的敏感死穴。

我猛地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不是夢!雪帳白褥,真的是他的寢殿!

隱蓮的褻服半褪,正覆在我的身上向我的耳后吻去!

我頭昏腦熱地正想一掌推過去,卻發覺自己的雙手真的被按在頭頂,動彈不得!眼見著隱蓮光滑迷人的肩膀裸露在我的嘴下,我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了下去!

“啊——!”隱蓮吃痛,忙捂著肩膀翻過身。

我趁機滾下床,裹著白色的被單向殿外沖去!

“你給我站!”隱蓮在身后吼道。

那一聲吼得我差點沒站住,竟一下子絆到被單跌坐在地上。

“你就這么對待你的救命恩人?”隱蓮捂著肩膀走到我的面前,抬起我的臉。左手的指縫間能清晰地看到一排細小的牙印。

“什么,什么救命恩人?”我努力撇過腦袋,不去看他裸露光潔的肌膚,那里絢目得一塌糊涂。

“你洗澡的時候昏倒在浴池里了。要不是我……”隱蓮意味深長地掃了我一眼。

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地用雙手捂住胸部,臉漲得通紅:“你,你都看到了?!”

隱蓮沒有回答,只是笑意不明地看著我。

我的臉刷地從紅變白。該死的,肯定全被看光光了!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好給他狠狠地一擊。眼骨碌轉了轉,突然沖他一笑:“放心,本大爺不會要你負責的!

這回輪到隱蓮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