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洛城蓮落-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每晚都來。只是,你不知道罷了!彪[蓮抿嘴一笑。

“沒想到,隱大尊主竟是個偷窺狂!蔽疑斐鍪持冈谀樕陷p擦了幾下,吐了吐舌頭,“羞,羞!

隱蓮不置可否地搖搖頭,轉身走向案幾,提起筆來。我好奇地往前湊了湊,只見那宣紙上只有寥寥的幾筆勾勒,淡青色的線條顯露出一個懷了孕的女子的身影。

“別畫了,現在的我丑死了!”我急道,忙撐開五指蓋住了宣紙,“懷孕的女子免不了有些發胖和浮腫……畫上去都不好看了……”

“怎么會呢?”隱蓮放在畫筆,轉過身來扶住我的腰身,凝視著我道,“在我眼里,翹兒什么時候都是最漂亮的!彼┫律砦橇宋俏业拇,鳳眼變得彎彎,“快要做母親的翹兒,更漂亮!

我們隔著一個小小孩子的距離淺淺地長吻著。

肚子里的青菡像是知道什么似的,只是輕輕地撓了我一下,也不忍心像平日一般踢得厲害了。

青菡,青菡。娘很幸福,是不是?

接這樣平淡而幸福地過了半個月的光景。

我在鳳鳴小舍一直都睡得很安穩。人亦豐滿了不少。

每天清晨與隱蓮攜手,繞著清溪慢慢地走著。隱蓮總是很緊張,害怕我會跌交。甚至讓魅影們去把那條道上的碎石全部清除,鋪上平整的木塊。于是,總能看見一群面目模糊的黑影拿著鐵鍬或榔頭木塊,在地上敲敲打打,那場面十分怪異。

有時候我就坐在他的畫舍外的軟榻上,隔著滿目的花蔭曬曬太陽,聽聽鳥鳴。正在作畫的他偶而抬起頭來,拿一支孔雀翎伸出窗來撓撓我的脖子,癢得我直發笑。

一日黃昏,一只灰色的信鴿飛進了后院。

隱蓮輕松地捉住了它,將那鴿子腳上綁著的白緞扯下,展開看后,輕輕蹙起了眉。那白緞上似是沾染了殷殷的血跡。

“是泠月她們發來的消息?”我慢慢扶著軟榻站了起來。

“恩!彪[蓮將血跡斑斑的白緞握在手里,回到畫舍,在新的一張白緞上匆匆寫了幾個字,又綁回到鴿子身上,一直凝視著它飛上高空。

“倒底出什么事了?”我站在窗外,看著面無表情,仍抬頭望向天空的他。心下隱隱覺得是出了大事。

“泠月和淺鏡……被離媸識破并捉住了!彪[蓮緩緩地將目光收回,最終停留在我的面上,“翹兒,我恐怕得趕去藥王谷。離媸說若是我不去,就……”

“那你就去吧!蔽颐乜诘,“她們現在比我要緊!

隱蓮沉思了許久,終于開口道:“我明天一早出發。來回可能要一個月的光景。魅影就在附近,你若有事,就把這個拋于天空!彼麑⒁粋形似蓮花的爆竹放在我的手中,叮囑道,“只要將這‘蓮花莖’拔去,拋擲向上就能形成一個信號。魅影看到了,定會馬上前來救援!

“恩!蔽野研盘枏椃瓉砀踩サ爻蛄顺,奇道,“這倒類似于玉龍山莊的‘龍嘯’的設計!

“這個就是根據‘龍嘯’的原理做的!

“你怎么會拿到‘龍嘯’的?”玉龍山莊的信號彈一直都由級別最高的幾個所持有,幾乎不可能向外流傳。我突然醒悟過來,輕聲問道,“你在玉龍山莊安插了……奸細?”

會是誰?風淵?靳川?紅淚?總不可能是義父自己吧……

“任何事都是必要的。翹兒,有時候不要太過相信一些人!彪[蓮仍提起筆,然而手懸在半空,一直沒有落下。

隱蓮在我還在熟睡時便離開了。

我醒轉來,看著身邊淺淺的人型凹坑,上面有一根長長的暗紫色的斷發。我將那根頭發拈起來放在手心里,亦在自己的枕上找到一根烏色的長發,將兩根頭發緊緊地互相束縛。

“夫……綠姑娘,喝藥了!贝湮⒍酥鴾,款款地走了進來。

“辛苦你了!蔽覜_她一笑,接過碗來,喝了一口,突覺有異。本是有些甘辛的味道竟然帶著一點不易察覺的酸味。心下就覺不妙。正想將那個信號彈摸出來,就覺得頭有些發暈,手腳綿軟無力。只見翠微竟然面露猙獰,一下子點中了我的穴道。

“翠微……你……”我動彈不得地坐在那兒,手中的碗頹然落地,碎成千片。

翠微笑得詭異:“綠姑娘,莫怕。不過是我們閣主邀你去她那兒坐坐!

第六十八章 兩者皆拋

當我醒轉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雕刻精致的紅木椅上。剛想站起來,雙手一勒,原來手腕上縛上了幾股銀色詭異的繩索。自知是掙脫不去,索性冷靜下來。

眼前垂落無數淡粉色的輕紗,半掩去了我的視線。我環顧四周,似是處于一個陌生的大殿之中。暗香氤氳。

我冷笑一聲:“上官閣主。有膽子做綁架的事,難道就沒臉出來見我么?”

輕紗拂動,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纖細的身影,一聲輕笑隨之而來:“這哪能算綁架呢?我不過是‘請’隱夫人來我這暗香閣坐坐,咱們姐妹好好聊聊……”

“誰和你是姐妹!蔽业闪四侨擞耙谎郾闫策^頭去。

“那可說不準!鄙瞎賰A眉出現在我的面前,依然含笑,“隨說我比你長一兩歲,不過既然是你先和蓮有了夫妻之實,我倒可以勉為其難做個小的。那以后……不就成姐妹了?”

“蓮,絕不會……”

“話別說得太早了!鄙瞎賰A眉截了我的話頭,揚眉笑道,“別忘了,有你這個蓮的心肝寶貝在我的手里。蓮,不會不從的~”

“你!……”

“上官閣主,你果然是點中了我死穴!币宦晞尤说妮p語從門口淡淡地傳來。

我驚道:“蓮!”倏然被點了啞穴。

“你終于來了!鄙瞎賰A眉慢慢轉過身去。

隱蓮拂開了層層粉紗,露出一張淡定從容的面容。

他看了我一眼,停留在我被縛的手腕上,收回目光便直視著上官傾眉,悠悠道:“今天的事,上官閣主策劃了很久了吧?”

“的確很久。久到我都差點以為等不到實施那天了!

“從安排翠微幾年前入闇神殿再到伺候翹兒,從聆貝果到翹兒整晚做噩夢,然后再搬離闇神殿上鳳鳴山,正好碰上泠月和淺鏡被離媸捉住,我不得不離開……”隱蓮一字一字說得清楚,“上官閣主,你的確等得很辛苦!

隱蓮掃了上官傾眉一眼:“只是我不明白,聆貝果確是用于安胎,為什么會致人噩夢?”

上官傾眉將我的手掌攤開,露出掌心的那顆紅點,道:“我在她身上下的可不僅僅是解魂針。稍稍在針上下了點藥,這藥與聆貝果相沖,極容易讓人做噩夢!

她頓了頓,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我索性再把一個秘密告訴你吧,泠月和淺鏡被捉,也是我告訴離媸的……離媸那丑婆娘不僅能得到兩個美人的血,我還送了她十名童子呢……”

我著實吃了一驚,沒想到上官傾眉這如花似玉的美人面皮下,竟是一副蛇蝎心腸!

淺鏡和泠月……莫不是已遭了毒手?!

一想到她們的喉嚨被割開,涌出汩汩鮮血,我就忍不住渾身顫抖。

一只手撫上了我的肚子。涼得似冰。

我拼命想往后躲,可是毫無辦法,只得滿含怒意地瞪著上官傾眉。

“蓮。你們的孩子已經五個多月了吧?”上官傾眉蹲下身來將頭靠在我的肚子上,笑意不明,“喲,活蹦亂跳的呢,還踢了一下!

“你到底想怎么樣!彪[蓮的指節握得發白,可面上仍是鎮定如常。

上官傾眉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繼續嘆道:“孩子,我真希望你是我和蓮的啊……”她抬起頭來看著我,含笑的目光中透著徹骨的寒意,“可惜,不是呢……”

我心下一凜。她想做什么?!

突然,我的小腹一陣痛楚,錐心裂肺。我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一個音來,不停地喘息,豆大的汗珠從額間滑落。

“你要什么,我都答應你!彪[蓮的面色開始有些發白,“你放了翹兒和孩子!

上官傾眉將一枚銀針插在我的手腕上,頓覺痛楚稍稍緩了緩。只見她輕輕盈盈地站了起來,看著他,聲線全是冰涼:“跪下!”

我咬著唇盯著隱蓮,使勁搖頭。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跪!

可他卻避開了我的目光,緊握雙拳。

許久,身形一顫,單膝著地,最終雙膝及地。

雪衫的長擺委墜于光滑入玉的地面,長長得向四周蔓延開去,猶如一朵墮入塵埃的白蓮,綻得如此無奈與落寞。

隱蓮跪在上官傾眉的面前。

驕傲,尊嚴。

驕傲如隱蓮,尊嚴如隱蓮。

那一刻全都拋下了。

為了我和孩子,全都拋下了。

然而,我卻發不出聲來,淚水從眼角不斷地涌出,從面頰滑進脖子,直至濕透了內衫。

蓮,對不起。

如果,我可以保護我自己……

“你……”上官傾眉不可置信地看著跪在她面前的隱蓮,雙唇顫抖著,一時間也失去了鎮定,急急地上前一步,“你,你竟然為了她,居然向我下跪?!”

“我說過,只要你肯放了翹兒。你要什么,我都答應你!彪[蓮的話語中不帶一絲情緒。

上官傾眉愣了半晌,突然大笑起來:“很好,很好!是不是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

“是!

“把衣服脫了!鄙瞎賰A眉亦冷了面容。

隱蓮沒有猶豫,將手伸向衣領,外衫滑落到腰際,露出雪色的褻服。

“繼續!

他優美的肩線完全展露,雪緞一般的肌膚散出迷人的光澤。左肩上有一排細小的牙印。像是完美中的一點瑕疵與殘缺,那是我曾經咬下的痕跡。

隱蓮卻引以為傲。

如今我的左肩上亦有一個,是隱蓮硬要“報復”回來的杰作。

隱蓮半裸著上身,如一尊世間最完美的玉塑。

雪衫流淌了一地。

他看著地面,一直靜靜地,靜靜地做著上官傾眉所要求的一切,沒有一絲表情。

我的左肩像是被重重地砍了一刀,血流如注,痛得幾乎失去了心跳。

“你背上怎么會有那么長的疤?!”上官傾眉扶著隱蓮的肩膀走到他的身后,瞪大了眼睛失聲喊了出來。

隱蓮怔了怔,沒有回答。

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沐浴,奪了軟錦準備給他擦背,發現了一條疤。那條疤似是經過治療,已經很淡了。但很長,從背中央一直延伸到尾椎。

傷他的人下手一定很狠,那傷口很深很深,幾乎一刀就要了他的命。

問他,他只是笑笑,同樣沒有告訴我原因。

我知道,這世上若還有能夠傷他的人,那定是乾朝。

“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你放了翹兒!

“游戲還沒結束呢……”上官傾眉亦跪了下來,從后面摟住隱蓮,眼波蕩漾,如媚如妖,“蓮,現在你是我的了……”

第六十九章 忘憂之劫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上官傾眉如癡如醉地緊貼在隱蓮身上,她的手慢慢滑下了他的小腹……

“翹兒……”隱蓮平靜地看著地面,他的聲音很低很低,輕柔得不象話,“把眼睛……閉起來……”

我咬著唇,使勁搖頭。

咸澀的淚水滑進嘴里,只能一點一點咽下去。燙得好似灼燒了喉嚨。

上官傾眉慢慢解開了隱蓮的腰帶。急促的喘息聲。

“乖,把眼睛,閉上……你什么都不要聽見,不要看見……”隱蓮跪在地上,一動不動地任由她的擺布,卻反過來不停地輕聲勸我。

把眼睛,閉起來。

心仿佛都碎成千片,一點都拾不起了。

“蓮,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你和我那么近的距離……你是我的……”上官傾眉將他扳過來面對著自己,吻上了他的脖頸,雙眼迷離地淺笑著,“十年……你知道么,我愛了你十年……從你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我便……”

“我愛的,是翹兒!币琅f是那么決絕。

上官傾眉的笑容在嘴角凝結,動作一滯:“我知道……我都知道……那天你帶著她來,我便知道了……”她擁住隱蓮,神色凄婉地哀求道,“但是,也請你回頭看看我,就一眼,好不好?……”

在愛情面前,誰不曾卑微地乞求過一點施舍?

隱蓮還是搖搖頭:“不可能!

愛著一個人,最絕望的莫過于,你近在他身旁,卻知道自己永遠都無法擁有此人。

許久的沉默。

暗香閣的大殿,地上鋪著凄冷的白磚,很涼很涼。

像是涼透了人的心。

“若是她知道了真相,你覺得她還會繼續愛你,留在你的身邊么?!”上官傾眉猛地將他推倒在地,跌跌撞撞地站起身來,指著他怒不可遏,“我告訴你,我的解魂針快侵入她的腦髓,解了當年我種下的‘忘憂劫’了!等她想起六歲前的事,我看你還留不留得住她!”

“我和翹兒的事,不用你操心!彪[蓮躺在地上,暗紫色的長發如水一般四散開來,眼底滿是濃得化不開的憂傷,“她若是想起了一切,要離開……我也只能放手……”

我不會離開你……

蓮,即使我想起了一切,我還是會繼續留在你的身邊……

“為什么你從小到大就對她一個人好?為什么別人在你眼里就連一粒塵都算不上?為什么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卻連正眼都不瞧我一眼……為什么……為什么!”上官傾眉發瘋了似地撕扯著掛滿大殿的輕紗。那紗漫天飛散,薄得如霧,叫人對一切都看不真切。

她最終失力了般地跌坐在一旁。

“因為有個人,先住在這里了!彪[蓮抬起手,指了指心口的位置,目光溫柔地投在我的身上,“于是,別的人,再也進不去了……”

我知道,是我住在那里了。

那一剎那的目光相接,所感受到的深情和寵愛,再沒有哪一刻會讓人感到如此刻骨銘心。

其實永遠一點也不遠,它其實很近很近,就在眼前。

這一刻,我看到的便是永恒。

上官傾眉有些失魂落魄地慢慢站了起來,面上帶著絕望的神情:“我再最后問你一句,若是你先遇上的是我,住在你心里的會不會……就是我……”

隱蓮輕輕嘆了一息。

“很好。我知道了!鄙瞎賰A眉面朝著我,凝視著我手腕上的銀針,嘴角莫名地上揚,聲線慢慢轉涼,“隱蓮,我并不是沒給過你機會!

隱蓮的神色一凜,忙扶著半褪的衣衫站了起來擋在我前面:“你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反正……一切都來不及了……”上官傾眉瞇起眼,目光陰冷,“從小到大,我得不到的東西,我便會毀了它!我恨自己狠不下心來殺了你,但我也不會讓你們……!”

一枚玄龍刺從上官傾眉的后背貫穿!

那龍形的刺尖在她的胸口綻開了一朵血花,不停地在鵝黃色的衣衫上蔓延開來……

上官傾眉瞪大了眼,伸出雙手胡亂地憑空一抓,抓住了幾條粉色的輕紗。輕紗碎裂,垂落下來,一層一層,將她重重掩埋。

浮起陣陣滿是血腥味的暗香。

透過零落的輕紗,可以隱約看到一條熟悉的人影走入。

殿外,銀甲閃爍。

“你保護不了綠翹,讓她身陷險境。你沒有資格再照顧她!彪[玉犀利的目光掃向隱蓮,冷聲道,“我要帶走她!

“你知不知道,你殺了上官傾眉,便是毀了翹兒!”隱蓮失卻了素日的冷靜,沖著隱玉怒吼道,“她在翹兒身上下了藥!”

一陣陣隱隱的絞痛從小腹中傳來,忽緩忽驟。越來越劇烈,越來越讓人難以忍受。豆大的汗珠從額間不斷地落下,我咬不住顫抖的唇,弓下身來想要捂住自己的肚子,但是雙手被縛,卻又無可奈何。

我不斷地想要掙脫,掙脫,手腕上都勒出條條血印來,可那繩子卻越動越緊……

腦中有一種強烈的信念告訴自己:要護住青菡,護住我和蓮的孩子!

身下一熱,只見殷紅的血從那不斷涌出,仿佛青?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