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洛城蓮落-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好!钡任蚁氪蠛簟霸愀狻钡臅r候,我發現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地答應了。

風淵微微皺眉。

秦斐然便回首向老鴇道:“那勞煩您幫我和兩位公子安排一間廂房!

“不勞煩不勞煩!”老鴇笑開了花,忙不迭地大呼道,“快,快收拾一間雅閣!”

“媽媽。不如就讓三位公子去我那廂,清雅舒適,最適合閑談!卞\瑟捏著老鴇的手撒嬌道。

“甚好!秦公子不介意吧?”

“無妨,請錦瑟姑娘帶路!鼻仂橙宦砸粨]手。

錦瑟果然是匯賢雅敘最為厲害的角色,其他幾位美人皆敢怒不敢言,眼睜睜地看著我們四人上了樓。

在房門關上的一剎那,樓下傳來噼里啪啦的砸東西聲。

“作孽!”老鴇極度心疼地尖叫道,“絳唇紫潺碧仙浣霞如眉!每人扣月錢五十兩!”

第十二章 龍嘯遭竊

剛一落座,從遠處就傳來一聲不同尋常的爆竹聲響!

風淵躍到窗前,推開。

一枚金色的龍形煙火在城東方向騰空而起,向天咆哮,最后散成點點星狀。

那是玉龍山莊獨有的信號彈,龍嘯。

“主上有事找我!憋L淵手撐窗臺,一躍而出。

我忙追到窗邊,沖已在樓下的他大喊:“那我怎么辦?”

“你和秦公子先待在這,我馬上回來!憋L淵淺藍衣衫的一角迅速消失在黃昏中。

“風公子真是好身手!鼻仂橙挥迫坏啬闷鹁茐。

錦瑟忙捉住了那只如玉之手,順帶捏著酒壺柄,媚笑道:“讓奴家為公子斟酒!

我回轉身,冷眼看著秦斐然從錦瑟手中抽出手來,放在膝上。他略略側身,低聲道:“有勞錦瑟姑娘。在下想和陸公子單獨相談,不知可否……”

錦瑟自是聰明萬分,怎會聽不出秦斐然的話外之音。放下酒壺,粉臉白了一陣,忙又換上了一副通情達理的笑臉:“奴家這就出去,有什么請公子盡管吩咐!

這才戀戀不舍地退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房中香爐裊裊。紅羅紗帳。

本是唯美至極。

但此時卻只有我們兩人,四目相對,氣氛甚是詭異。

“陸公子,請坐!鼻仂橙宦砸惶。

我大大咧咧地坐下了,一抱拳:“其實我跟秦兄只是初次見面,并不熟稔!

“哦?那我怎么記得曾在何處見過陸公子?”秦斐然的嘴角斜斜勾起,那張本是斯文有禮,絕美無暇的臉上竟浮起了一絲邪氣。

難道,被發現了……

“陸某的長相比較大眾。哪能和秦公子比……”我訕笑著抓起包裹就想開溜。

卻被他一下按住了手。

蓮香更濃。

猛一抬頭,秦斐然的臉竟離我只一寸!定瓷一般細致白滑的肌膚,薄透得連細微的青藍色血管都似乎能看見……我真想伸出賊手去摸摸那張臉。

可那雙深邃的丹鳳眼卻將我陷了下去,那花瓣一般柔嫩的唇輕輕吐落了兩個字:“綠翹!

我整個人都僵住了。迷離間我將眼前的秦斐然與額上墨蓮印記,紫發垂地的那個人重合。

那一聲,那樣溫柔綿長,清揚流轉。

仿佛,讓人愿意在此刻訇然老去。

半晌,我才緩過神來,緋紅著臉怔怔道:“你,你怎么知道……”

“陸公子,何不再飲一杯!鼻仂橙煌蝗粩科鹆诵皻獾男θ,松開手,提起酒壺為我斟酒。

身后,風淵輕輕落下。

“義父找你有什么事么?”我顧作鎮定地拿起酒杯,可指尖卻仍微微發顫。

只見風淵看了一眼泰然自若的秦斐然,并不坐下:“那個不是主上發出的。似是有人盜了‘龍嘯’,施放后引我出去!

“什么?!”我差點把酒杯給砸在桌子上,“居然有人敢偷我們的東西?!”

雖然我以前經常把‘龍嘯’偷出來當爆竹玩,但也只敢趁義父不在莊中的時候放。沒想到居然有賊人那么膽大。

“沒想到戒備森嚴的玉龍山莊,東西竟也會被竊!鼻仂橙簧駪B優雅地輕啜了一口青酒,淡然道。

“不過,我卻在追蹤那施放人的途中得知了一個消息!憋L淵面向我,眼神卻瞟向秦斐然,“隱蓮,到了洛城!

“隱蓮?!就是那個闇神殿的尊主?!”我一把扯過風淵的袖子,“你怎么知道的?”

“十六人雪鍛軟轎,八列紫衣墨蓮陣仗。剛從街心招搖而過!憋L淵繼續面無表情地看著秦斐然。

秦斐然仍自若地笑道:“我與隱尊主尚有一面之緣。不過他既為魔教教主,自是與我們正派勢不兩立!

“但不知道轎中是否隱蓮本人!

“那就要去問闇神殿的人了!

我越聽這兩人的話越是糊涂。隱隱約約覺得氣氛不妙。

索性一拍桌子:“咳!管他什么隱蓮墨蓮的。喝!”

胡亂抓起桌上的一杯酒就吞了下去。

酒一入喉,竟是火燒火燎地難受。仿佛整個胃部都要被這酒液灼穿成孔。

“咳咳!”喝得太急,竟又嗆住了喉。

真是禍不單行。

風淵忙輕拍我的背部,急道:“不會喝就不要逞強!

“沒,沒事!蔽覞q紅了臉,強笑著。誰知額上竟直冒冷汗,看人也有些重影。

恍惚間一把抓住了風淵的胳膊。

“陸公子他沒事吧?”

“秦公子,少……七傲他不勝酒力,那我就先送他回客棧休息。告辭!憋L淵不由分說,順勢將我扛到肩上。

“喂喂喂……我沒事……”我想捏拳頭錘他的脊背,居然有些使不上力。

難道這就是酒么?

酒入穿腸,人自醉。只是,才一杯。

“恕不遠送!鼻仂橙坏灰恍。

我最后迷迷瞪瞪地看了一眼秦斐然,白衣烏發,似仙。

他那花一般妍美的笑容自風淵轉身后,慢慢褪去。

眼底冰涼。

但,為什么一抹翠色在他腰間隱約?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已過春半,夜風和暖,催人入睡。

“少主!憋L淵扛著我走在青石街道上,突然放慢了腳步。

“恩?”我仍是迷迷糊糊。

他沉聲道:“你要小心秦斐然!

“為什么?”

“總之,我覺得他的背后大有文章!彼D了頓,聲線一涼,“而且,他對你另有企圖!

我想起剛才臉紅心跳的那一幕,忙尷尬地遮掩道:“江湖上不是都稱贊他仁義雙全么?再說了,我還不如他漂亮呢,企圖什么吶?啊,哈哈!

風淵默然不語。加快了腳步。

“你生氣了,吶?”

半晌,他才憋出倆字:“沒有!

明顯是生氣了。

雖然有些醉了,但本大爺的意識還是清醒的。

“好嘛好嘛,我聽你的話,好吧?”我討好般地笑嘻嘻道。

風淵沒有回答,但我能感到這家伙的腳步明顯輕快了許多。

“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么?”

“以后不準再叫我少主,要叫我綠翹!

半晌,風淵終于“羞答答”地開了口:“綠翹!

第十三章 稱霸天下

次日起身,已接近晌午,頭仍有些微微的疼。

昨日新買的那件淺綠長衫被穿著睡了一夜,已是皺巴巴的。梳洗了一番,換上了床頭疊得齊整的一套新的男式翠衫。

木桌上擺著一碗白粥和三樣小菜,用軟竹籮覆著;j下壓著一張桃花薄紙。

拿起一看,果真是風淵的頗有鋒筆的字跡:

綠翹,吾要事在身,逾晚當歸。早膳已備,用后再出。

風淵上

我笑著把紙放回桌上,就著小菜胡亂扒了幾口白粥,便提了劍,搖著紙扇興沖沖地出了客棧。

四月的洛城,壁月初晴,黛云遠淡,湖堤倦暖。

暖風拂面,桃花碎落,細柳輕搖。

我信步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翠衫輕揚,發絲輕展。自認將那一柄紙扇搖得是瀟灑風流。

果真,有不少嬌俏的女子用絲帕掩住櫻唇,于樹影下偷覷我。

沒想到我的男裝扮相竟如此成功,越發得意起來。

路過集寶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那管玉簫來。

本是想送給風淵的,卻落在武林大會的擂臺上;蛟S,集寶閣還有一管也說不定。忙驅步前往。

“老板,前幾日我買去的那管玉簫還有貨么?”

那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笑道:“這位公子,玉簫倒是賣出過,不過好象不是您,而是一位姑娘買去的,您恐怕是記錯了吧?”

“哦,是嗎?”我暗自吐了吐舌頭,忙斂容道,“那還有貨么?”

“真不好意思,本閣的寶貝俱是僅有一件的。賣完就沒有啦。不如看看別的?”

“不必了,多謝……”我嘆了一口氣,走出了集寶閣。

風小淵吶風小淵,看來你和那玉簫還真沒緣分。

“不知陸兄尋的可是這管玉簫!鄙徬惆橹缁ㄒ话惴曳嫉脑捳Z近到身畔。

那管翠玉簫被五指白玉握著,遞到我的眼前。

“可不是!”我驚喜之余忙笑著收下,一抬頭,就迎上了那人溫潤如水的目光。

“秦公子?!”我握著玉簫驚道,“這簫是從何……”

“陸兄可忘了,那日在下也在擂臺之上!

“那,那多謝……”幾欲先走。

“既然有緣在此相遇,在下又為綠……陸兄尋得了玉簫,不知……”秦斐然目光甚是懇切,忽地低聲軟語道,“不知陸公子可否賞臉,與在下去茗香樓品一壺香茗!

雖然風淵告誡我要與秦斐然保持距離?墒侨思規臀覍せ亓擞窈,這個面子不能不賣吧?

其實說到底,還不是自己想去……一看那眼神就陷落了。

“那就勞煩秦公子領路!

“請!

“秦公子也在尋擘天令?!”我失手把白瓷盅里的茶汁給潑了出來。

秦斐然遞來一塊雪緞軟帕,淺笑道:“江湖中人無一不在尋它,只是各自的目的不同罷了!

我用那塊帕子抹去了濺在身上的茶漬,好奇地問道:“那秦公子是為何……”

“在你面前我就無需遮掩什么了!鼻仂橙坏哪樕显僖淮胃∑鹆诵皻舛孕诺男θ,“不過是,稱霸天下!

稱,霸,天,下。

那四個字在他說來竟是那樣自信滿滿,易如探囊。

的確,他有這樣的實力。正派人士推崇他猶如圣人,魔教中人又對他敬畏三分。

只是,這樣的他如此陌生。

那個額上墨蓮印記,紫發垂地的人,在我眼中生生與秦斐然分離開來。

在此刻我才慶幸,他不是“他”。

我不禁打了個寒戰。久久不語。

我以為眼前這人會有所不同,然而……

那他也應知道風淵也在尋擘天令。難道正如風淵所說,他想利用我?我默然。

一只微微寒涼的手按在我的手上。我一驚,正對著秦斐然詢問的目光,我忙縮回了手看向欄外,窘道:“落雨了!

都四月天了,還是如三月一般陰晴不定。

半個時辰前還碧色無云的天空,竟然轉為青色,淅淅瀝瀝下起了薄雨。

我們坐在茗香樓二樓有露臺的位置。

可以清楚地看見樓下的行人有的神色匆匆而過,有的奔入最近的屋檐下避雨,有準備的人倒不慌不忙地撐開了一柄青竹紙傘。

那人在撐開傘的瞬間,微微抬起了頭。

雪瞳藍衫。

風淵似乎也看到了我,視線轉向另一邊,眼神黯淡了下去。

那柄青竹紙傘在細雨中掩去了執傘人的表情,掩不住的落寞藍衫卻慢慢消失在下一個拐角。

煙雨絲絲弄輕柔,萬縷織成愁!     。ǎ趀i8。COm電子書。整*理*提*供)

“風淵!”我大叫著站了起來,全然不顧茶客們詫異的神色,抓起玉簫,沖秦斐然一抱拳:“秦公子,在下先告辭了!”便匆匆追了出去。

身后,是瓷盅重重合上的脆響。

我承認,我是個路癡。

就連玉龍山莊的地形,我也是摸爬滾打了五年后才漸漸熟悉。

偌大的一個洛城,曲折幽轉,我終于找不到回去的路。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由青轉濃。

細雨淅瀝,濕透了我的衣衫。

我緊緊捏著冰涼的玉簫,茫然不知所措地在每一條陌生的街道上奔走,雨水順著發絲蜿蜒而下。

又饑又累。我筋疲力盡地坐在一頂石橋下的河道旁,抬頭望天,雨絲兒透過細柳的枝椏滴落在我的臉上。

河對岸的行人越發稀少,薄霧迷蒙。

好傻,早知道應該看清楚客棧的名字再出門。起碼可以問到路;或者應該揣點銀子,也好去哪兒歇歇腳,F在呢?

整個人因為寒冷而蜷縮起來。我抱著自己的腳,把頭深深地埋了進去。從未有過的孤獨,慌張。

雨似乎停了。紫衫木的清香。

我紅了眼眶,猛然抱住了正俯下身的那個人的脖頸,喃喃道:“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

“我怎么會丟下你!憋L淵疼惜地撫摩著我濕漉漉的頭發,聲線異常溫柔,“乖,我們回去罷!

我狠狠地點點頭。

在被風淵扶起的剎那,我似乎看見一抹雪色的身影閃進了深巷中。

擦去了眼中讓人迷離的雨水,除了風淵,什么人都沒有。

第十四章 白蓮簪發

風淵是個通情達理的好孩子。

我趁他幫我細心擦頭發的時候,把玉簫交給他,還羅羅嗦嗦地向他解釋了一大堆和秦斐然喝茶的原因。

他只是簡單地說了聲:“哦!鳖欁魃畛恋乜聪虼巴,但是仍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

“什么事那么開心?”

“沒有啊,只是在想某人像只落水的小貓一樣蹲在樹下……”

“你這家伙!”我把他的腦袋硬轉過來,使勁眨巴眨巴眼睛,閃死他!

眼前落下了大片陰影。

風淵的眼神忽然變得迷離而溫柔,拿白巾的手滑上了我的肩,柔軟的唇幾乎要向我覆下。

他,他是要吻我?!

我的腦袋“轟”地清醒,猛地推開他,一爪子拍了過去:“大膽!”

風淵捂著發紅的右臉頰,目光黯了下來,沉聲道;“對不起,是我不好!

只見他一言不發地收拾好所有的東西走出了我的房間,輕輕關上了門。

我呆呆地坐在床沿,看著自己的手,狠狠地掐了下去。

之后的一個多月,風淵仍是早出晚歸。我們之間的相處只剩下一起吃晚飯的時間。

我和他似乎都在回避那一晚發生的事。我想,風淵應該是一時燒壞了腦子。便仍和他開些玩笑。

我一人在街上游蕩的時候,再也沒有遇見秦斐然。

洛城那么大。遇見才是難事吧?我訕笑。

只是,他的帕子還揣在我的衣袖里。

轉眼已是六月初。

羌管弄晴,蓮歌泛夜,畫舫停橈,橫橋喧囂。

洛城最為繁美的盛大畫卷在所有人的面前徐徐鋪開。

白蓮清嫵,紅蓮妖嬈。

紅白蓮花交錯在每一條可以見到的水道中,凝碧的蓮葉擠擠挨挨,仿佛是要開盡到天際。

洛城因為蓮花的盛開變得如此熱鬧非凡。人們摩肩接踵,擁擠不堪。

不知為何,我開始懷念女妝。

于是找出了件淡綠長衫,細細地梳洗了一番?粗R中熟悉而陌生的自己。抿嘴一笑。

到底是女子。

但是人多口雜,說不定還會碰上一群所謂斬殺妖女的正派人士。賞蓮斷不可在城內。

于是,我出了東門。來到濯錦江畔。

此情此景。

鳳棲梧。銀質面具。玄色衣衫。

我始終記得,日近黃昏,那個男子走來說了一句話。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一日,那個聲音,曾震動了我的天地。

我慢慢地走過八年前曾坐過的那個地方。

恍然間,似乎還能看見一個著玄衫的男子,頎長的身軀在一個女娃眼前落下了一片陰影:“你,叫什么名字?”

義父說過:“人,不能往后看。留在過去的人永遠無法得到解脫!

但事實上留在過去的人卻是他自己。他一直在選擇自欺欺人。

“我開始向前看了,那義父呢?”我對著那個幻影輕聲問道。

沒有誰知道濯錦江的美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2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