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叛逆靚妹-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四海之內皆兄弟,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何樂而不為!敝苈撇凰佬,亦步亦趨地跟上來!  
    “我們是走在兩條平行路上,永遠不會有交集的異鄉人,就算做不成朋友,也結不成敵人,安啦!彼X得她實在有夠煩,真想一掌巴打過去,看她會不會清醒一點!  
    “說穿了,你就是不屑交我這個朋友嘍?”她有些氣餒,說話的口氣也浮躁起來!  
    “后知后覺的女人!边@么笨也敢出來混?   
    “好吧,你去給警察捉好了!崩鬯廊,她不跑了。周曼菲偏著頭,她這會兒是真的想看好戲!  
    小海聞言,止住腳步,“媽的,你的意思是……”   
    “叫我周曼菲就可以,不用叫到‘媽’!彼靡獾負P起秀眉,恥笑他!扒懊鏌艋疠x煌的地方,至少聚集二十幾名警察,他們正準備逮捕一名搶劫犯!薄  
    他一聽,心口立即涼了半截,二話不說立刻往回走!  
    “那邊也一樣,往九龍車站只有一條路,很不幸早就被警方封鎖!彼τ靡,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小海重新轉過身子,氣呼呼的瞅著她,“所以你大老遠跑來,是為了當我的人質?”   
    “我和你非親非故,有什么理由幫你?”她嘴角泛起戲謔,淺咬著涂上艷紅蔻丹的指甲,不著痕跡地解開領口的三個盤扣!  
    “你這臭娘們,每句話都聽得老子我一肚子大便,我就是要抓你當人質,看你能奈我何!闭f著果然粗手粗腳的欲沖過去!  
    “立正,站好!蔽6蜿P頭,她不疾不徐地伸手入胸罩內,拔出一把白朗寧的銀色手槍,懶懶地指著小海!暗退椎慕!薄  
    “有備而來,很好!边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把槍藏在那里,這女人有意思,“我是很低俗,狗屁書沒讀幾年,那又怎樣?”   
    “跟我道歉,并且客客氣氣喊我一聲大姐!彼菒劾聿焕,她愈是雄心萬丈的要馴服他!  
    “憑什么?”區區一把槍就想逼他尊嚴掃地,哼!他可是硬漢一條,頭可斷、血可流,軟骨間的事他可不干,大不了來個玉石俱焚?峥岬負]動他手中的槍枝,赫然驚覺彈匣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被拔除,一定是那該下十八層地獄的楚濂!老天保佑,這臭婆娘千萬別看出來!  
    “憑我將是你今晚救苦救難的大菩薩!彼G的眼尾別具深意地往海上一瞄!  
    嗄?是一艘快艇!   
    呃……古圣先賢有言,好漢不吃眼前虧,留著青山在,不怕將來滅不掉她這股囂張的氣焰!  
    小海清清喉嚨,很酷的喊了一聲,“大姐!薄  
    ※   
    雨停了,陣陣卷至腳邊的波浪,有著夏日才能撫觸的溫柔,空寂的四野杳無一人,荒蕪得恍如置身遠古的白圣紀!  
    楚濂沉重的步履在沙灘上留下無數蜿蜒的腳印,浪一打上來,又將之沖刷得無影無蹤!  
    過了子夜了吧,沒想到大雨后的天空是這般碧幽潔凈,仿佛水洗過的絲綢,令人緊窒的胸臆頓時舒暢神怡。如果約農也在這兒多好,他們可以以天地為幕,以海水沙灘為褥,在這兒靜守浮云看日出!  
    “楚濂!”菅芒堆里傳出輕柔的呼喚!  
    楚濂一怔,以為是疲累之后的幻覺!  
    “你沒事吧?”栗約農輕恍地從巖石上跳下來,欣慰地奔過去緊擁住他!疤彀!你讓我擔心死了!”   
    “你……”他盯著她的水頰,瞟向她頸部以下幾乎完全透明,曲線畢露的身子骨,精神不自覺地一震,眼睛跟著露出賊賊的眼光!  
    “看什么?”她并不知道白色的衣服遇水之后,會有如此驚艷的效果!叭思业拇_是非常擔心呀!薄  
    “擔心我,還是擔心他?”他剛剛打翻的醋壇子還在發酵中,但話才出口,他就知道失言,忙不迭地跟她道歉,“請原諒我的量窄好妒,我真的好怕他會惡性大發,做出使我悔恨終生的舉動!薄  
    “我明白,謝謝你,謝謝你代我盡一個朋友該有的赤膽忠誠!崩跫s農用溫暖的胸脯熨貼他飽受風雨摧殘的身心,希望能讓他了解,她這次是百分之百真心誠意!  
    原本已夠撩人的胴體,這會更讓楚濂快把持不住,沖動得渴望能“狼吞虎咽”,以慰多日來的克制之苦!  
    “你都看到了?”憑她三天兩頭蹺課、翻墻的本領,追到這里自然不是難事!  
    “唔!彼嘈Φ狞c點頭,“趕到的時候恰好見到你慷慨解囊!薄  
    “我的小約農成長不少,連講話都變得有學問多了!眱删湓捑蛽诫s一句成語,真不是蓋的。楚濂開心地抬起她的下巴,讓她仰著臉,讓他一次親個夠!  
    “已經很晚了,我們全身都濕淋淋的,這兒海風又大,容易著涼,我們快回去吧!薄  
    “不,這兒很好!彼駛貪婪的孩子,耍賴地緊倚著她,將頭枕在她肩上假寐!澳愕膽驯П热魏蜗瘔艚z床都溫暖,今晚我就這樣和你相依相偎,哪兒也不去!薄  
    “可是……你……好重!北灰粋比自己足足高出許多的男人霸道地占據上半身,害她整個人彎成一個半圓弧形!  
    栗約農無計可施地朝四下左右張望,喜見一旁有一堆別人野營時留下來的柴火!  
    “要在這里耗到天亮沒問題,但必須起個火堆,先把你的衣服烘干!焙谜f歹說,才說服他坐在沒被海浪潑濕,四周又有長及胸口的菅芒圍住的大石上,接著她發揮童子軍的高超起火技能,總算在四十五分鐘后,勉強生起一簇小火!  
    “楚濂,把身子移過來一點溫暖些!边,怎么沒動靜?“楚濂?睡著了?”這人居然坐著也能睡,她算是服了他!  
    這樣濕著身體睡覺怎么成呢?栗約農瞧瞧左右無人,大批的警力都集中在另一頭,這草堆里又頗穩密,干脆幫忙把他的襯衫脫下來烤干!  
    待她一低頭,才猛然如夢初醒,啊,這是……什么禮服嘛,簡直跟沒穿一樣,羞死人了!   
    不行,他的襯衫待會兒再烤,先處理這件恐怖至極的白絲禮服才是當務之急!  
    “楚濂,楚濂!”她呼喚。見他睡得很沉,一時半刻大概不會醒過來!  
    這副狼狽相,要是被旁人發現說不定會上社會版的頭條新聞,千萬不可丟臉丟到香港為。栗約農咬咬牙,提著一顆忐忑的心,快速將身上的連身裙脫下來,拿到火舌上!  
    “秀色可餐!背サ穆曇粼谶@節骨眼,猶似來自幽冥府邸,嚇得她花容失色,差點尖叫,慌亂中趕緊環胸遮住身上重要部位!  
    “你……不是已經睡了嗎?”那火堆這時候竟突然燒起熊熊火焰,將一公尺見方照亮得恍如白晝!  
    糟糕,這樣的大火,會不會反而引來警方或其他閑雜人等的注意?   
    “缺少美人相伴,如何入眠呢?”銀亮火紅的舌信,掩映著她美麗的五官,在逐漸增溫的體熱催迫下,原先蒼白的臉,浮上兩片紅云,令楚濂本已浮躁的情緒,益發心猿意馬!  
    “等我把衣服烤干了,回去我再……陪你!薄  
    “太久了,柳下惠都沒那么好的定力!彼谒孜溆辛Φ睦断,倒入他懷中,楚濂啃噬著她的耳朵,低語一些焉不詳的調情笑話!  
    “你這人,沒想到……”她被逗得笑開懷,和他雙雙跌向一旁的沙灘,他趁勢壓下來,手指不老實地攀向她的乳峰!  
    “不要,萬一有人經過就糟了,我怕!背思た裰,她更是憂心忡忡,飽受驚嚇之苦!  
    “不怕,一切有我!彼谋窍貪,充滿迷情的魅惑,食指沉著她尖俏的鼻梁,順著人中撫弄著艷潤的唇,來到火光下清晰可見的鎖骨,繼續往下游移!拔业冗@一天已經等好久,請原諒我實在痛苦得再也熬不下任何一秒鐘!薄  
    栗約農漲紅臉,這時候的心情類似電視上那句廣告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我不介意把一個女人最珍貴的清白獻給你,但,請不要在這種荒郊野地,我怕!薄  
    楚濂攢緊濃眉,理智和情感正激烈交戰!  
    “好,我們回去!薄  
    ※   
    栗約農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到這部車子的,和楚濂陷入熱戀之后,他處處表現出高人一等的智慧和才能,有時候甚至神奇得像童話故事里的神仙,可以點石成金,將她這個灰姑娘變成讓王子驚為天人的漂亮公主!  
    就像今夜,他神乎其技的把她從海邊“弄”進這部豪華房車里,就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  
    駛出荒野沙地,再到霓虹不停閃爍的市區,在進入海底隧道前,她看到甫自云層中露臉的皎白明月,和疏落的星辰,一一被楚濂以超高快速的車技拋諸腦后!  
    他打開車內的音響,流泄車內的音樂是張宇的“月亮惹的禍”,他的車速和播放的音樂一樣,強烈且節奏快,一點也沒有慢下來的意思,他反而催緊油門,還一路鳴按喇叭,超越一部又一部車,讓人有種可怕的錯覺,好像車子就要離地飛起來!  
    “別開這么快,會被開罰單的!彼恢裁磿r候已抬手抓著頭頂上方握把,預防一個不慎被他給拋出車外!  
    “沒辦法,我歸心似箭!背匍_車也就算了,他竟然騰出一只手,超過旁邊的排檔器,握住她的柔荑,摩挲著自己有點粗糙的臉龐!皭勰、愛你、愛你、愛你……”   
    “你如果真愛我,就把車速放慢,讓我可以多活幾年!痹谶@樣下去,她敢肯定就算不心臟病發也極可能會腦溢血!  
    “要是真的害怕,就坐到我身上來!薄  
    “才不……!”剛超越前面的賓士車,赫然驚見一部大型貨車驀地迎面而來,眼看就要撞上他們,還好他技術熟練,一個漂亮的轉彎閃過去!  
    “帥!”駭然驚心中,傳來他嘹亮的笑聲挾著風勢攢進她的耳朵!  
    栗約農暗暗發誓,如果今天福大命大得以逃過一劫,以后打死她,她也不要再坐他開的車!  
    ※   
    腳踏“實地”以后,她終于體會到活著是多么快樂的一件事!  
    沒等楚濂把車子停妥,她已經迫不及待地跳出車外,快速奔向屋子,然只踩到兩個石階,她就突地止住腳步!  
    她記得臨出門前,曾和周曼菲仔細把每一盞燈都關上,為何這時候會燈火通明?   
    “會是誰呢?”隨后走到她身邊的楚濂也感到納悶,“咱們走后門!薄  
    別墅的后方入口是一個落地窗,栗約農原以為他要從那兒進去,沒想到他竟脫下皮鞋躍上一旁的大樹!  
    “你來不來?”   
    干么不來?爬樹她最會了。但前腳才搭上樹干,她就不得不打退堂鼓,因為她的裙擺實在太窄,勉強爬上去恐有弄破之慮,她已經很狼狽不堪,總不好再自毀形象吧!  
    “我到別的地方找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入口!薄  
    “不必了,等我上去以后,我下來幫你把落地窗打開!庇袥]有入口,他會不知道嗎?   
    “那好,我就到那邊等你!逼鋵嵈丝痰乃,心里頭真是七上八下,能夠順利進入這棟別墅的人,想必不是楚家的祖奶奶,就是楚家的親族之類,讓他們見到她這副尊容,豈不是還沒進門就被打入冷宮?   
    這房子本身不大,但四周的腹地相當廣袤,她不安地胡轉亂轉,來到一間小矮房,試探性的伸手轉動一下門把,竟然沒鎖!  
    栗約農打開房中的小燈一看,才知原來是堆置雜物的地方,里頭還有數套干凈的傭人服!  
    好極了,她趕忙取下一套換上,這時隔音不佳的墻板突然傳來一陣咳嗽聲!  
    栗約農大吃一驚,趕快附耳傾聽——   
    “我看他們今晚是不會回來,我們先各自回房休息吧!笔莻上了年紀的老者的聲音!  
    “奶奶,您先去睡,我還不累,我想再等一會兒!薄  
    這嗓音她認得,是……方可欣!栗約農瞪大眼!  
    “不用那么操心,楚濂不會有事的,警方不是說沒找到任何傷者?他一向是讓我最放心的,我相信他會平安回來!薄  
    她們怎么也知道今晚酒店里被搶劫的事?栗約農不由得心中一突,她原本就很擔心,這會簡直手腳發顫!  
    “我當然也相信他,可是有那個姓栗的太妹跟著他,情形就很難預料!狈娇尚老裾莆战^對充分的證據,又道:“奶奶,您不曉得,她和那個搶劫犯江海根本是同伙的,搞不好今天晚上的酒會就是她透露給他知道,否則哪有那么巧的事?”   
    “誰允許你在這兒含血噴人?”楚濂忽然從二樓走下來,著實嚇了方可欣和楚奶奶一大跳!  
    他本想先去接栗約農進屋,但打開落地窗卻不見她的人影,只得又踅回來,不巧聽見方可欣正在信口雌黃,就沖動的走出來!  
    “你回來了?”方可欣喜出望外地跑過去拉著他的手,“你都不知道,我和奶奶擔心得要命,就差沒到中環求神問卜!薄  
    “放開手!”楚濂的面孔冷郁得幾乎可以結冰!澳氵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是誰允許你到這里興風作浪、挑撥離間?”   
    “我……”方可欣被他一陣盤詰,問得啞口無言!澳棠,您看他,人家大老遠的趕來,他不感激就算了,還怪人家!薄  
    “我說楚濂!”楚奶奶長年旅居國外,叫人習慣連名帶姓,對自己的孫兒也不例外!澳棠淘谶@兒等了你快一整夜,怎么回來連叫我一聲也沒有,就大發雷霆?”   
    “奶奶!背プ钔春薹娇尚烂看味加盟棠虂硪{他。以前念及她只是一片癡心,忍忍也就算了,今天關系到約農的名譽,他不會再客氣!澳銈兊竭@里來,究竟是想干什么?”   
    “想孫子不行嗎?”楚奶奶往他背后掃視一眼,見沒有人跟下來,不自覺得有些困惑!斑^來,讓奶奶抱抱!薄  
    “不會是這么單純吧?”他牽著楚奶奶的手,在她手背上用力親吻一下,雖綻開笑靨,但陰郁的神情依舊,銳利的余光則掃向方可欣!  
    “聽說你交了一個女朋友?”   
    楚奶奶的這句話,莫名的引起墻外栗約農的一陣駭異!  
    “是的!彼緛砭蜎]打算隱瞞,特別是他的家人,只是尚且找不到時間公布!八欣跫s農,是一個很美、很聰慧的女孩!薄  
    “你決定要娶她?”   
 第八章   
    栗約農瑟縮在漆黑的斗室中,耳里不斷傳來楚濂聲量愈來愈高揚的辯解聲,她的心情則逐漸滑落谷底!  
    方可欣連楚奶奶都請來香港,這么處心積慮,這么無所不用其極?一個老奶奶就已經夠難應付,若再加上老爺爺、及楚濂父母,她就算不被流放邊疆,大概也免不了慘遭打入冷宮的命運!  
    烏鴉怎可能變鳳凰?她應該要有自知之明,像楚濂他們這樣的人家,原就不是她能奢望高攀的,不是嗎?   
    房外的聲響忽地雜沓起來,想必是楚濂出來找她。栗約農霍地從彎腰趴伏的姿勢立起,慎重的告訴自己,必須停止做白日夢,妄想借旁人之力,助她平步青云。她厭煩自憐自艾的愚蠢行為,怕人家瞧不起,就去闖一番大事業呀!   
    “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幫你?”   
    方可欣來到門邊?讓她見到自己穿得這副德行還得了?可以預見她臉上的笑容會是多么輕蔑和不屑!  
    栗約農情急地把心打橫,想也沒想就打開后邊的窗戶跳出去!  
    她兩腳才著地,就被眼前那張笑得過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