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叛逆靚妹-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他是個成名的畫家,想當然耳住的地方也充滿藝術家的氣息,在這樓中樓的住宅中,全部以歐洲哥德式的歲月作為裝潢的主架構,連里頭用的沙發、餐桌、書架……無一不是洋溢著西方文明的色彩!  
    愛德華給她一間可以俯瞰香港美麗夜景的房間,讓她得以在不受任何打擾下,安心養病!  
    他還透過自己廣大的人脈關系,將她留在香港,不用簽證的期限一到,就必須回臺灣!  
    而每日三餐,若是有空,他就親自為她煲湯,烤意大利面,太忙的話,就叫幫傭打理,可說是體貼倍至?伤齾s整日愁眉深鎖,感覺像在數日之間從少不更事的少女,蛻變成為一名歷經滄桑的老女人!  
    多么落魄的小太妹!   
    栗約農看著前方鏡中清楚照映出她會在輪椅上頹廢、沮喪、可憐兮兮的尊容!  
    有太妹這項“前科”已經讓她快成為眾人眼中的黑五類,現在兩條腿又不良于行,想嫁進楚家幾乎是不可能,假使兩年的復健不能使她完全恢復原樣,那么她和楚濂之間的戀情就真的要劃上休止符!  
    憶起兩個多月前,興匆匆的只身北上,希望能到臺北闖出一番局面,而今竟淪落到香港這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心中實是五味雜陳,有說不出的苦澀!  
    “醒來很久了?”愛德華手中捧著盛滿豐美食物的托盤,嘴邊漾著迷人的笑靨,自房門口走進來!  
    這些日子,要不是承蒙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栗約農真不知道自己會落魄成什么樣子!  
    “剛醒!币豢吹剿,她心中愧疚感便油然而生!拔椰F在已經好多了,以后不必把早點送進來,太麻煩了!薄  
    “一點也不麻煩。我喜歡享受這種全心全意疼愛一個人的感覺!痹诩业氯A這位藝術家眼中,任何美好的事物都值得他愛,包括人。剛開始栗約農頗不習慣他赤裸裸的情感表達方式,但現在已漸漸的接受,那只是他有別于常人的一種慣用語!  
    “我沒資格接受你這種禮遇,我……”   
    “又來了!彼淹斜P擱在一張復古歐風的小型書桌上,走至她身畔,彎著身,迎著她的臉道:“我們不是說好了,暫時做兩年的異姓兄妹,這當中或以后感情得到升華,則再考慮是否把楚濂踢到一邊涼快去,以便共效于飛,做一對快樂的神仙眷屬!薄  
    他擠眉弄眼的把她逗得忍不住苦笑!拔覔哪銜緹o歸!彼男睦锍顺,不可能再容下任何人。原來愛的感覺必須在這樣痛苦無奈的情況下才特別容易明白!  
    “那也無所謂,屆時我會找楚濂把你這兩年吃的、用的、穿的,全部連本帶利要回來!彼雇酚^,無論什么情況都有一套美好的解讀方式!  
    “假使他兩年后已經結婚生子,把我忘得一干二凈了呢?”人財兩失,看他還樂不樂觀得起來。栗約農瞅著他,發現他笑得益發得意!  
    “我巴不得有那么一天,將你完完全全據為己有!彼劾锷l出一抹幽詭的邪意,令她倏然顫栗!  
    “你——”栗約農呼吸一窒!  
    他忽地傾向前,在她光滑額心吻了一下!  
    “這也是……兄妹之情?”   
    “當然,你也可以有不同的體認!睈鄣氯A會笑的嘴角永遠繚繞著春風!皝戆,把早餐吃了,我們九點得趕到醫院做復健!薄  
    栗約農一聽到復健兩字就煩死了!敖裉炜刹豢梢孕菹⒁惶,我想留在家里好好欣賞你的畫作,住進來好多天,一直都沒機會!薄  
    “你喜歡畫?”他吃驚的表情,似乎在說你也懂畫?”   
    她晶瞳一亮,“成為畫家是我這一生永遠不放棄的目標!薄  
    “此話當真?”   
    “我有什么理由需要騙你?”八成是她的長相出問題,一個小太妹當然不會給人具正面意義的聯想!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嬌嬌女,像方可欣那類目空一切的富家千金!薄  
    “你認得她?”她的心情從谷底繼續向幽冥地府逼近!  
    “誰不認得她?楚濂身旁最矯情造作,卻是最張牙舞爪的部屬!睈鄣氯A跟她有仇似的,說得咬牙切齒!芭,我懂了,你篤定是吃了她的排頭,才會氣得在大街上橫沖直撞,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薄  
    “也不全然是!比思业恫虐纬鲆话,她就急著應聲倒地,一切只能怪她太沒用,怨不得方可欣!  
    “有一半是就該把她打入十八層地獄!睈鄣氯A叉了一塊培根送入她口中,接著把溫熱的鮮奶遞給她,才又道:“讓我想個法子,替你出出怨氣!薄  
    “不用了,我只希望——”   
    “希望成為畫家?”他很快地接口,“沒問題,名師必出高徒!薄  
    “你愿意教我?”她不知道有多久沒笑得這么開心!  
    她嫣然無瑕的笑顏望進愛德華眼底,不覺心中一蕩!  
    “若不嫌棄,我義不容辭!薄  
    “呵,謝謝你,真的非常非常謝謝你!彼榈乇ё∷,渾然沒注意到他驀然欣喜的面孔潛藏著柔情!  
 第九章   
    臺北的十月天,已經有濃濃的秋意。早晨的溫度仍底,不多披一件薄外套就容易噴嚏連連!  
    楚雄剛一向天猶蒙蒙亮就起床到陽明山上練拳,楚夫人則是個夜貓子,非到日上三竿才醒來。夫妻倆由于作息習慣不同,早些年就分床睡,這一、兩年更是連房間都分開來!  
    昨晚臨睡前,接到一通來自?桐的電話,令他一整夜都無法入眠。楚濂把栗母的女兒搞丟,現在人家找上門來要人,看似平常不過的事,對他而言卻有深重的意義!  
    多少年了?要不是為了約農,她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主動和他聯絡!  
    楚雄剛拉開床頭的柜子,從最下層取出一只朱漆斑駁的木盒,里頭收藏數十張他年少時和栗母的合影!  
    站在他身旁,狀似小鳥依人的女孩,臉上染上淡淡的霞暉,長及腰際的長發,望上去簡直美艷不可方物。那年她才幾歲……   
    這時有人來敲他的房門,他沒察覺,再敲了兩聲后,來人輕輕轉動門把,一束光亮趁勢潛進房中!  
    他猛然回眸,只見白秀俐站在門口,眼光瞟向他攤在桌上的照片,然后一言不發,轉身甩上大門!  
    不像從前那樣驚惶失措,他這回沒追出去,只呆愣愣的坐在原來的位子上,望著照片中的人兒出神!  
    須臾,又有人進來,這回是他的女兒楚若!  
    “奶奶要你下樓去,有話找你談!背羰浅胰齻孩子中,唯一知道她父母和栗母過去那一段往事的人!斑@些照片我先幫你收著,免得——”她才伸出手,即被楚雄剛一把拂開!  
    “不要碰我的東西,誰都不許碰這些照片!”他反應過度地把相片全數掃進抽屜里,重重的推上門!  
    ※   
    大廳上,白秀俐和甫回臺灣的楚奶奶嚴肅地等著楚雄剛。他走過去,眼光定定望著妻子的臉,那張精心化過妝的臉像一張精雕細琢的面具,好看得不像真正的血肉之軀!  
    兩人間飄出一股寒意,眼光像吐舌信般互相攻擊,他仿佛可以預見白秀俐將當著兒女的面,吐出一連串不堪入耳的話來丑化他,甚至不惜借母親之力來要脅他,只因為他仍念念不忘初戀的情人!  
    “我今天就趕到香港,幫楚濂把栗家的女兒找回來!彼M可能以平靜的口氣說著!  
    “哼,明明是那小太妹勾引我們楚濂后,又不知跑到哪里鬼混,她居然還有臉找上門來!卑仔憷炎煲黄、眉頭一皺,傲然調整眼光,瞟向大廳的另一邊!  
    “事情沒弄清楚以前,不要亂猜測!彼娖拮拥穆暳坑鷣碛,他感到極度不耐煩!  
    “我說錯了嗎?有其母必有其女,當初要不是她那不要臉的媽媽,我——”話一出口白秀俐就后悔了,因為她還要這個婚姻,扯出舊帳根本于是無補,還很可能惹惱楚雄剛!  
    “三十年前的事,還提它做什么?”坐在一旁沉默良久的楚奶奶不高興地出言制止,“我們現在談的是楚濂和約農的婚事!薄  
    “我不贊成!卑仔憷䲠嗳环磳!  
    “反對得這么快,也就是沒把我的意見放在眼里嘍?”楚奶奶說起話來不疾不徐,卻充滿難以言喻的威嚴!  
    “不是的,媽,你明知道那姓栗的是個壞女孩,沒進我們楚家之前就已經把楚濂弄成這個樣子,一旦讓她成了楚家的媳婦,豈不是要天天雞飛狗跳?”   
    “我倒愿意相信楚濂的選擇,這孩子從來不叫我操心,他會神魂顛倒成這樣,必定是約農那女孩有值得他愛戀的理由!闭f著,她呵呵地笑起來!  
    “媽,你怎么還笑得出來?剛剛你不是答應要幫我主持公道嗎?”早知道她這么“老番顛”,就不把她搬出來坐鎮!  
    “我是要幫你,但沒說要置我未來的孫媳婦于不顧啊!背憬闾ь^盯著楚雄剛,道:“把那些照片燒了吧,這就是人生,有些事不管你縱有一百二十個不愿,也永難回頭,我們所能做的除了接受就是遺忘!薄  
    “是的,媽!蹦赣H的暗示他全然明白,只是心里多少仍有丁點不舍!  
    “不止那件事,媽,”白秀俐刻意壓抑的聲量,一下子又高亢起來,“楚濂的婚事我們得從長計議!薄  
    “他已經三十歲了,三十年來你看他交過任何女朋友嗎?我這把歲數,能抱曾孫子的機會不多,難不成你想讓楚家絕后?”楚奶奶被她煩得不得不撂下重話!  
    “當然不是,還有楚墨呀,雖然楚墨很……呃……”吊兒郎當,頹廢放蕩,而且……算了,當她沒提!  
    “不是最好。楚濂的婚事就交給他自己去決定,我們只能從旁協助,千萬不要干預,我要你們透過各種關系,幫忙把栗家丫頭給找回來!薄  
    “我們也要幫忙找人?”白秀俐眼珠子瞠得比銅鈴還大!拔揖筒欢尚滥呛⒆佑惺裁床缓?論家世、學歷、長相、人品,哪樣不是上上之選?”   
    “可欣當然很好,但結婚和上市場買菜可大不相同,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懂得兩情相悅比任何外在條件都要來得重要!背棠陶Z重心長的看她一眼,緩緩嘆一口氣道:“以前我也曾經因一時糊涂,做了令人終生遺憾的事,這一次,我絕不讓舊事重演!薄  
    她所指的白秀俐當然明白,她和楚雄剛錯誤的婚姻,就是老天爺給她最大的懲罰呀,她怎么還能夠讓她的兒子重蹈她的覆轍?   
    但,要她接受情敵的女兒當自己的媳婦,叫她怎么受得了?更糟糕的是,據說栗約農和她媽媽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既然你們這么堅持,我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不過,一旦栗約農嫁進梨園,我就搬出去!毖鄄灰姙閮,這是她讓步的最底線!  
    “你打算住到哪里去?”楚雄剛關切地問。多年夫妻下來,縱使沒有愛戀,但仍有情義!  
    “總能找到地方住吧!边B媽都陣前倒戈,她知道吵吵鬧鬧也地事無補,還不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省得到最后什么都改變不了,徒然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  
    “不如陪我去環球旅行,你不是一直想到世界各地走走?”這招調虎離山是為了確保萬一,白秀俐火爆的個性他最了解,現在說好了,難保臨時又改變主意,大鬧一場。將她帶走,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以后再回來,才不會又造成另一個遺憾!  
    “你要帶我去旅行?”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嗎?她以不置信的眼光睨向楚雄剛!  
    “看你平常的表現有多差,”楚奶奶是諳世情的人,兒子才開口,她馬上就明白他用心良苦!跋氆I個殷勤,人家都要懷疑你動機不單純!薄  
    “媽,我不是這個意思!彼敲髅饔悬S鼠狼給雞拜年的不良企圖呀!  
    “別說了,一切都過去了,我們上樓去準備吧!背蹌傠y得表現出含情的神色。他不想多作解釋,講得愈多就愈心虛!  
    “好,好吧!卑仔憷钠鈦淼每烊サ靡部。她這一生最大期望就是獲得楚雄剛的愛,有時甚至只是一個柔和的眼神,都足以讓她開心個半天!  
    結婚這么多年了,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向她示好,即使真有什么她也寧可佯裝糊涂!  
    ※   
    兩年后香港   
    在愛德華的畫室里,栗約農正全神貫注地專心作畫。一年半前,當她頭一次把自己涂鴉的作品呈給愛德華時,他眼中乍驚乍喜,隨著狂呼她為百年難得一見的曠世奇才,之后,他幾乎毫不藏私地把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而栗約農的表現也讓他極為欣慰,那一幅幅更上一層樓的畫作,證明他的確深具慧眼!  
    半年前,她已經完成最后一個階段的復健,兩腿出乎醫護人員意料之外地復原良好,連跑步都不成問題!  
    這一切都是愛德華的功勞。栗約農心里充盈著滿滿的感激之意,只是嘴上不好意思說!  
    “照你這個功力,再過半年就可以開個人畫展!睈鄣氯A拎著她最愛吃的鴨舌頭,悄悄從背后探出頭來!  
    “信寄出去了?”   
    栗約農一問,他喜孜孜的臉立刻拉得比馬還長,“你太偏心了,想來想去還是只有楚濂那無情無義的家伙!彼颜喩囝^一古腦倒進盤子里,抓起其中一個便泄恨似的大口咀嚼!  
    “他不是那種人,他一定是剛好沒收到信!崩跫s農艱難地咽口唾沫,別過臉掩飾眼中急速彌漫的水霧!  
    “兩百八十封,他一封也沒收到?中彩券的機率說不定都沒這么低!庇舶岩粔K嫩肉送進她嘴里,制止她再一相情愿,害單相思!疤煅暮翁師o芳草,張大眼睛,癡情郎就坐在你對面!薄  
    “你這人真是的!崩跫s農睞了他一眼,食不知味地跟著一起啃鴨舌頭!澳阆,會不會有人從中作便,把我寄給他的信偷偷藏起來?”   
    兩年來,她沒心情作畫時就寫信,前前后后寫了兩百多封,希望能告訴楚濂她的近況,然,每封信都像石沉大海!  
    她也曾試著打電話給他,但他總是不在,向他的秘書打聽又打聽不出什么。艱難地熬過七百多個日子,在醫生宣布她已復原時,卻唯有愛德華可以和她分享辛苦得來的喜悅!  
    楚濂啊楚濂,你到底在哪里?   
    “誰會那么做呢?”愛德華對楚濂的信任度已經大打折扣!靶欧馍嫌譀]寫明栗約農三個字,而且發信地址還是填寫我這兒,除非有人生就一對能透視的雙眼,否則這個假設不能成立!薄  
    也就是說,那個從中作便的人即楚濂自己,是他不想見她,是他故意在這兩年對她不聞不問?   
    這是栗約農最害怕面對的“真相”,誠然落花仍有意,流水已無情,她還要不要堅持下去呢?   
    “不談這些掃興的話題,我剛剛跟你提的事情,覺得如何?”   
    “什么事?”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開畫展的事呀!睈鄣氯A跟她一樣是標準的畫癡,一提到畫眼睛就不自覺的發射熾人的光芒!拔液桶愫酪患耶嬂壤习搴苁,就說是我跟你一起舉辦聯展,他包準沒有第二句話!薄  
    “那怎么可以?你是成名且知名的畫家,我只是初出茅廬的小卒仔,跟你一起展出,怕會砸了你的招牌!彼呀泴λ龎蚝昧,要再利用人家替她打知名度,委實過意不去!  
    “不許妄自菲薄。香港畫評家,絕大部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