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叛逆靚妹-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見方可欣的步伐在第五個階梯前戛然而止,栗約農惴惴難安的心緒總算得以稍稍撫平!  
    “以為我會怕你?”方可欣軟噥的聲音變得剛硬!  
    “你不需要怕我,你只要記住在這世上,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膽敢違反他的禁制令,倘使你真要以身試法,就請你要有腦漿涂地的心理準備!薄  
    方可欣沖動的舉動霎時緩了下來。是的,她可以不買杜艼的帳,但不能不理會楚濂呀!   
    再也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他斯文儒雅的背后,潛藏著一顆多么狠戾鷙冷的心,他可以寬厚一如春風地恩澤所有周遭的人,但只要有人膽敢躲在暗處放冷箭,使詐搞鬼,就必然嘗到慘絕人環的回報!  
    她曾經目睹那種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慘狀,這次怎會如此大意?   
    要不是今晚在凱悅酒店的宴席上,楚濂當著眾人的面宣布他已有理想的對象,相信過不了多久就可以請大家喝喜酒,她也不至于妒火中燒,以致失去理智!  
    須知此言一出,她立刻成為在場佳賓注目和詢問的焦點,多事者甚至于舉杯向她祝賀,大伙談笑中,誰明白她的心里正淌著血?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芳心早已所屬,怎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而他更且無心!  
    宴會尚未結束,他就借故中途離席,連跟她打聲招呼都沒有,心里沒有她也就算了,連眼里也仿佛沒有她這個人的存在!  
    要不是她偷偷跟蹤杜艼來到這兒,也不會知曉楚濂竟然讓那鄉下來的小太妹住進這棟別墅!  
    呆杵在大廳角落,隔著一扇玻璃將屋外兩人對話悉數聽進耳里的栗約農,并不知道那女人就是金融界強人方偉濤的掌上明珠方可欣,也不知道方可欣和楚濂之間的愛恨情仇,她只是訝異于方可欣對她竟如此仇視,其實她們早在這之前已經見過面,但這女人今夜憤怒前來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一定不知道她是個家喻戶曉的小流氓,在鄉下只要一聽到她的名字,沒有人不皺眉頭的。楚濂要是娶了她,將會是楚陽機構最大的恥辱!”   
    “夠了!他要的女人,我們誰都無權置喙!倍牌J做了一個要她立即離去的手勢,希望她別強人所難!  
    “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楚陽機構敗在那不學無術的壞女孩手里?”   
    突然“咻!”的一聲,一顆石子正中方可掀的大腿!  
    “!”方可欣被這突如其來的劇痛,嚇得臉色發白,“是誰偷偷摸摸的躲在那里?”   
    “是我!崩跫s農一腿跨上窗臺,兩手叉在腰上,頗有彼得潘大戰虎克船長的架式!  
    “好大膽,你居然敢打我!狈娇尚肋B氣急敗壞時,說起話來都嗲聲嗲氣!  
    “如果你不把嘴巴放干凈點,我下一顆石子就要打掉你的舌頭!贝蛩闶裁?以她的火爆脾氣,沒將這貓女大卸八塊,就已經夠仁慈了!  
    “你這……”方可欣是個養尊處優慣了的千金大小姐,幾時受過這種粗野的對待,當場為之氣結!岸牌J,你看看她!薄  
    “她沒說錯啊,的確是你先招惹人家的嘛!倍牌J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我不會就此罷休的,你給我記住。還有你!”方可欣氣呼呼地走回她的座車,口里仍不住的碎碎念!  
    “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嗎?潑婦,如果你還想挽回他的心,就該學著把嘴巴閉起來。這件事除了楚家四個大老,誰都沒資格多做批評!薄  
    “楚家四老?”方可欣像受到鼓舞,竊自抿嘴一陣詭笑!  
    ※   
    小流氓?   
    栗約農坐在臺階上,仔細思考方可欣這句不怎么貼切的形容詞。所謂流氓者,必應伴隨著欺壓善良,收取保護費而來,這和她的混跡可是相去甚遠!  
    認真討論起來,她過往種種作為,充其量只能叫作自甘墮落,或自我毀滅,就輩份上而言,僅算是初級班,小卒仔而已!  
    而那個女人口口聲聲指責她是壞女孩,可她自己的心腸卻也不怎么樣,此等情節若發生在八點檔的肥皂劇里,她現在就該包袱款款,準備來個不告而別,至少也得找個地方藏起來,暫時不要被找到,以表示她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偉大情操;但,她什么都不想做!  
    捂心自問,她到底是因為舍不得楚濂呢?還是不忍離開這充滿她多年夢想的地方?   
    兩者都有吧,只是后者因素比較重一點!  
    在遇到楚濂之前,她委實沒想過,愛情這玩意居然像嗎啡一樣,教人一沾上就怎么也戒不掉!  
    遭人鄙視、羞辱的滋味實在不好受,那貓女今晚的一席話,倒是給了她醍醐灌頂的訓戒,再渾渾噩噩下去的確不是辦法!  
    她強自鎮定,壓下少有的炙痛感,一句一頓的告訴自己,她要出人頭地,要楚濂以她為榮!  
    背后傳來轉動門把的聲音,想是楚濂來了,只有他才會特意放低聲量,為了不打擾到她!  
    栗約農并沒有打開大廳的燈,從杜艼和方可欣走了以后,她就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坐在臨窗的臺階上,兀自思量往后的路該怎么走!  
    楚濂有相當靈敏的聽覺,一進門就發現枯坐角落的她!  
    “嗨!”他尚未開口,栗約農就先綻出笑臉,以掩飾受傷的心靈!  
    “她來過了?”楚濂走過去,攬她入懷!  
    “她是誰?”她想知道那貓女的身份,并非報復,雖然她向來崇尚有仇必報真君子,可這回她卻想用另一種方式回敬貓女的狗眼看人低!  
    “是我的特別助理,叫方可欣!碑敹牌J一察覺到方可欣跟著來到采風樓時,立刻電告他,他雖十萬火急趕來,但還是晚了一步,從栗約農勉強擠出的笑靨里,他明白傷害已經造成!  
    “她很美,而且很愛你!卑涯樧运蹚澙镅銎,凝望著他,栗約農有一會兒的沖動想獻上狂熱的吻,揮霍她青春方熾,澎湃如汪洋的情潮!  
    然而就在他移近臉龐時倏地止住,他不是她最想要的,功成名就才是她的第一志愿!  
    “你吃醋了?”他捏著她的鼻尖,盯著她的眼,注意她臉上表情的變化!  
    “憑什么?”栗約農的笑容中有濃濃的苦味,即使她自認佯裝得很好,仍逃不過他的一雙厲眼!拔疫B你的女朋友都談不上!薄  
    “我不要你當我的女朋友!彼麖奈餮b口袋里掏出一個黑絲絨盒子,里面放著一只純白金,內嵌4C晶鉆的戒指!皬囊婚_始我就鎖定你為楚家的長媳,所以麻煩多少為我吃點醋好嗎?讓我覺得你真的很在乎我!薄  
    栗約農噗哧一笑,看著他把戒指套上她的無名指,內心涌起短暫的波瀾!  
    “萬一我看上的不是你,而是你背后所擁有的龐大家產呢?”她若有所思地撫弄著戒指!  
    “真的嗎?”他竟不怒反笑,且笑得心花怒放,“若果真是那樣,我們現在就可以結婚。上來,坐在我懷里!薄  
    栗約農想也沒想就撩起裙子,沒形象地跨坐到他身上去。如果光靠這個舉動就可以把一個孩子塞到她肚子里,那將會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她會毫不遲疑的挺著大肚子到楚陽金融機構去警告方可欣,離楚濂遠一點!   
    “為什么,你不覺得我愛慕虛榮,壞得可以?”   
    “你是很壞,但我就是愛你的壞!卑阉У缴嘲l上平放,讓兩人的身子可以在柔軟的墊子上快意舒展,纏繞一起,并縱情擁吻!  
    她今晚的反應令他大感意外,這情竇初開的小女子,竟有一顆狂野的心!  
    “你在做戲?”這不是她的本性,她也許乖張率直,卻并不狂野放蕩,今晚如火的熱情想必是懷著某種目的而發的!  
    “不,我只是處心積慮想抓住你!苯忾_胸前的拉練,牽著他的手包覆住自己軟嫩的酥胸,俯身把頭靠在他肩上,“我想好好的被愛,但我不要這種乞憐的感覺,你知道嗎?和你在一起我總不由自主的自慚形穢。幫助我出人頭地,讓我活得更有尊嚴!薄  
    “好,我幫你,但首先得看看你值不值得幫!彼麕退岩路,從沙發上抱起她,接著將一把鑰匙擲在茶幾上,不悅地問:“你給他一大筆錢是為了江湖道義,還是兒女私情?”   
    那是她交給小海的公寓鑰匙,沒想到連這個也瞞不了他,這道貌岸然,好像從來不知怎么使壞的大老板,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在監控她?栗約農心中凜然一突,不自然地咧嘴假笑!  
    “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币痪湓挍]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說明,“倘若你真的愛我,就該信任我!薄  
    楚濂凝目盯著她有十秒鐘之久,才木然地點頭,“不要辜負我的信任,否則后果將是你所無法預料的!薄  
    “這件事是你好幾天不來看我的原因,還是后果?”弄清楚他醋勁有多大,方便以后相處!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低頭含住她的朱唇,專注地吻進她的心坎,好長一段時間之后,才拉開些許距離,低語,“不要再和任何男人稱兄道弟,你和江海就到此為止,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是所有異性的絕緣體,誰敢接近你,誰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薄  
    男人的霸道都是與生俱來的,而他的獨占心理又比他人更上一層!  
    “我不能見色忘友,這是很不上道的行為!彼托『5慕磺槭巧A在江湖兒女之上,他們曾一起犯案,一起品嘗逃亡的滋味,還一起蹲過派出所的拘留室,這稱友誼可不是一般人都有的!  
    這番話已讓楚濂大大的不悅,可此時呼叫器卻選在這節骨眼上響個不停!  
    “對不起我……”栗約農的手堪堪碰到茶幾上的背包,他已迅雷不及掩耳地從中攔劫!  
    “這是誰?”54119?好怪的數字,不是電話號碼,應該是代表某種意義的密碼!  
    “不知道,八成是打錯了!彼钦娴母悴磺宄,小海打這個號碼,叫她怎么回Call給他呢?   
    “但愿是這樣!彼浅m樖值木桶押艚衅鳑]收,放入他的公事包里!皺M豎你也用不著,這東西就送給我侄女當玩具好了!薄  
    “不好吧,這樣我家人要是想找我就不方便了!彼幻媾统ゴ蚬,一面憂心揣想,小海這時候急于找她不知有什么事,他那人是標準的闖禍粗,十之八九沒好事!  
    “用手機如何?”他拿出一具極袖珍輕薄的新款手機,握在手里質感相當好!  
    該死!那呼叫器又響了。栗約農的心一下子飛上九重天!  
    楚濂拿出呼叫器,淡淡地瞄一眼上頭顯示的電話號碼,即將它關掉!  
    “呃,那上頭出現的電話是……”她若再不跟小海聯絡,待會讓他趕過來,可就麻煩了!  
    “不是你家的,大概又有人撥錯!背ッ髦钡孟駸徨伾系奈浵,卻故意裝作沒事人一樣!  
    “真的嗎?讓我瞧瞧!彼氖植派爝^去,立刻被他順勢重新拉進懷中!  
    “把腦中放空,不許想著任何人,特別是男人,這是命令!彼腿痪o摟住她,一手解開她胸衣!  
    “不要,我……還沒準備好!彼@慌地伸手抵著他的胸膛!  
    “這種事要我跟著感覺走,感覺對了,時時刻刻都可以激情!彼呎f邊往里面探去!  
    “等等……你說好要幫我的,怎么幫呢?”她急切地把距離再拉開一點,免得不小心天雷勾動地火,會一發不可收拾!  
    “容易,明天先跟我去香港一趟!背フ麄臉埋入她耳鬢的發絲中,大掌繼續游走在她豐盈的雙峰上!  
    “去香港做什么?”栗約農掙扎著想拉出他那不安份的手!  
    “參加一場拍賣會!彼廊怀两跓o邊的春色中!  
    “可是我后天就要考試了!毕愀垭m然不遠,但來回總得耗去不少時間!  
    “有差別嗎?”他微揚的嘴角可惡地呈現出一抹嘲弄!  
    “你又要笑我不是讀書的料?”她的笑容逸去,臉色微變地推開他!  
    “我是不相信這世上會有不勞而獲的便宜事!背ピ缑橐娝龜R在桌上,只翻了五頁的參考書!  
    “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師不守信用,學生當然也就跟著頹廢!薄  
    “原諒我,這陣子公司實在太忙,我又不放心把你交給別人!彼妇蔚胤鲋男惆l!  
    “借口。但我無所謂,大不了明年再來,反正我有的是時間!彼畲蟮碾[憂是一碰到教科書,她就猛打瞌睡,即便勉強擠上高職,大約也脫離不了被留級,或慘遭開除的惡運!  
    “但我已經等不及了!薄  
    她迷惑地抬頭,“我不明白!薄  
    “我們結婚吧,結婚以后,你想念書就念書,想念多久就念多久!彼媛段⑿,捧著她的臉頰給她溫柔的建議!  
    “不要!彼龜嗳挥枰跃芙^!  
    “為什么?”他失望的神情清楚地寫在臉上!  
    “因為太快了,快得讓我措手不及,我甚至還不確定我到底……”愛不愛你?最后一句話她沒說出口!  
    ※   
    香港   
    中國大陸經濟開放以后,促進此地金融業、酒店,和旅游業的蓬勃發展!  
    聽說尖沙咀的土地每尺都是以令人咋舌的高價成交,許多富豪家中浴室的水龍頭、抽水馬桶都是用純金砌成的,大大小小的餐廳座無虛席,食客總是食不厭,有錢人家宴客更是講究排場,鮑魚時興最昂貴的“二頭鮑”,魚翅要一條條像牙箋一樣的“金山勾翅”,燕窩如果不是名貴的血燕,就上不了臺面!  
    香港人在吃盡穿絕以后,也開始醒悟到長久被視為“文化沙漠”終是一種恥辱,于是成立了許多民資或半官方的藝術中心!  
    楚濂今天帶栗約農前來的拍賣會場,就是由名流巨賈捐助的藝廊,他們定期和國際知名的蘇富比拍賣公司合作,拍賣一些古董、字畫,只有為數很少的上流社會份子才能獲邀參加,一般百姓連會場都不被允許進入!  
    此時在會入口一個顯眼的位置上,佇立著一名年約三十歲左右,濃妝艷抹,穿著一套暗紫色連身洋裝的女子,一見到他們兩人走進會場,立刻以熱情如火的擁抱和楚濂打招呼!  
    “哈,瞧瞧是誰來了!”   
    “周經理,這是我的未婚妻栗約農!薄  
    栗約農在他的堅持下,硬是被逼地穿上一襲明亮迷你小禮服,在輕點絳唇的襯托下,益發顯得青春洋溢,美艷照人,尤其是迷你裙下那雙倏長、勻稱的腿,直可媲美妮可姬曼!  
    周曼菲的臉上有近三分鐘的錯愕,接著才以長串夸張的職業笑聲掩去自己的失態!  
    栗約農的視線被一名從內室走出來的男子給吸引住,經楚濂介紹后,她才知道原來他是鼎鼎有名的畫家!  
    “敝姓卓,你可以叫我Edward——愛德華!彼穆曇艉苡写判,長相不似道地的東方人!  
    栗約農注意到他綁了一個馬尾,右耳上穿有兩個耳洞,上邊戴一個包住軟骨的銀環,下邊則是垂懸的十字架。五官很突出,眉毛濃得幾乎是一般人的兩倍,雙眼皮的折痕很深,還有一張帶笑的嘴巴。整體來說,這人長得很帥!  
    在自己男友面前,這樣分心地去審視別的男人,似乎不太恰當,特別是當你的他已經是眾人注目的焦點時。栗約農自責一聲,忙將目光調開,但余光卻仍瞥見那人仍在注視著她!  
    他們被邀請坐到前面中央的位置。拍賣會正式開始了,首先被拿出來亮相的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