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叛逆靚妹-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他們被邀請坐到前面中央的位置。拍賣會正式開始了,首先被拿出來亮相的是一只乾隆年間的青瓷花雕大花瓶,底價一百萬港幣!  
    楚濂回眸問她,“喜歡嗎?”   
    栗約農傻乎乎地睇向他,心想,喜歡呀,那又怎樣?   
    她出生于中產階級家庭,在民風淳樸的鄉下度過十七個年頭,從沒見過比黃金更貴重的東西,怎能想象把一個值臺幣三、四百萬的花瓶擺在家里,會是一件多么賞心悅目,卻擔心吊膽的事!  
    她愣愣地搖搖頭,再回神時,接連兩個朱銘的太極已先后被標走!  
    “接下來這件作品,相信在場諸位一定非常有興趣!敝鞒秩苏埶闹痔弦环嬜,上頭慎重地先用絲絨布巾遮住,預防有絲毫損傷!  
    “雷諾瓦1891年的作品《水浴之女》,是日本川村美術紀念館所提供!薄  
    當主持人將絲絨布拉下來時,栗約農瞪大雙瞳,兩手捂住嘴巴,約有數秒鐘完全停止呼吸,整顆心險險要跳出來!  
    不過當臺上道出所拍賣的價格時,她高亢的心緒也直接冷卻成冰!  
    究竟是多少錢她已記不清楚,因為接下來的發展更為震撼,楚濂買下了它,他用她根本無從想象的價碼買下她此生最為向往的畫作!  
    他瘋了!   
    這是她唯一能想得出來的詞句!  
    其后的拍賣會是怎么結束的,栗約農一點印象也沒有,她只依稀知道,自己挽著楚濂的手,呆愣地接受眾人的道賀,然后在大伙艷羨的目光護送下,驅車離開會場,到達一座臨海的酒店,名曰半島!  
 第六章   
    半島酒店位于維多利亞港邊。他們坐在垂著絲絨窗簾的咖啡廳里聆聽小提琴演奏,一面欣賞夕陽余暉!  
    楚濂是個浪漫的戀人,他細心營造著好萊塢唯美電影中亦難得一見的絕美氛圍,讓栗約農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榮寵和疼溺!  
    喝完咖啡,他們乘著游艇出海,在離島吃完海鮮后,沐浴著璀璨的星光回到尖沙咀,住進一棟與淡水采風樓的華美有過之無不及的別墅!  
    對楚濂所擁有的一切,皆令栗約農張口結舌,然盡管羨慕,卻沒有貪圖據為己有的念頭,她的心思仍停留在單純的希冀里,成為一名享譽國際,或至少全國知名的畫家,就是她全部的野心!  
    “這房子也是你的?”她打量這間三層的樓宇,覺得挺有趣,和她鄉下的老家一樣,大廳也鋪著方型紅磚,雖然質地高級很多,花色倒很雷同;樓房后小小的百來坪的花園周圍遍植山茶、桂花、杷子、杜鵑等四時花卉,白色木架上則爬滿紫藤,依墻而建的一座小亭前,還種一株芭藥和玉蘭!  
    “是的,這是我曾祖父留給我祖母,她交給我負責維護的老家。喜歡嗎?”楚濂脫下領帶和西裝外套,隨手披掛在餐桌的椅背上,從柜子里取出一瓶軒尼士,和兩只精致的水晶杯!  
    “我不知道你祖母原來是香港人!崩跫s農順手接過他遞來的酒,淺嘗一口,馬上被它的芳香濃醇所震懾住!  
    “是英國華僑,十七歲的時候她就到倫敦留學,直到二十七歲才回國!彼局碱^,看她豪飲著頂級的XO竟面不改色,而且還愈喝愈順口!  
    “難怪,你弟弟妹妹也一并被送往英國,原來有這個淵源!彼龘崦砼源蛟炀毜淖咸礄还,不知是因為無限贊嘆還是怎么著,竟一口干掉楚濂剛幫她添了四分滿的酒!澳懿荒茉俳o我一點?”   
    “不行,你還未滿十八歲!彼堑唤o她,甚且還將她的酒杯也一并沒收!  
    “才兩杯算什么?我升國二那年就有半打啤酒的酒量。何況,過幾天我就滿十八歲了!蓖怂翘贸錾淼膯?在酒意微醺的推波助瀾下,她居然頗以當年的頹廢為榮!  
    “意即,再過幾天我就可以肆無忌憚,對你為所欲為?”他噙著壞壞的笑,一步步逼近她的身軀!  
    栗約農若有警覺的仰視著他,幽暗燈光上兩翦秋瞳盈盈閃動,驚懼中有醉人的迷離!  
    楚濂心湖一蕩,粗暴地抓起她的手肘,把她整個人兜進懷里,激昂的低吮,并慌亂地剝去她身上的衣物!  
    “你累了,早點休息吧!彼谎蹓ι蠎覓斓睦蠣旂,已是十點多!  
    “好,你陪我!彼h過她的腰,灼熱的唇瓣仍盤據在她光滑的香肩上,流連不去!  
    “別這樣,我不習慣!彼哪X子是怎么了,腳底也跟著虛?以前她從沒醉過,今天竟然被這三小杯洋酒打?   
    “你說過希望被好好的疼愛,我只是如卿所愿!彼蔷撇蛔砣巳俗宰!  
    “不,我的意思是……”栗約農慌亂地拂開他如章魚的手,他則索性長驅直入,搗向她迷你禮服的裙擺下!  
    “是這樣嗎?和我合而為一,從此比翼雙飛?”狂浪地攫獲她高聳的乳峰,喘息濃重得每呼出一口氣都飽含危險的訊息!  
    “這件事過兩天再來討論如何?”現在她只巴望逃進房里,將大門深鎖,平安度過今晚!  
    女人真的好奇怪,意亂情迷之際,可以饑饞若渴地盡情擁吻,一到緊要關頭,又要命的恐慌,生怕一旦陷入就再難尋回,非得抵死相抗不可!  
    “口非心是,太過違反自己的心意是不健康的!彪[去一開始的強奪豪取,轉而綢繆輕憐,仿佛傾注千古醇酒,企圖一舉攻下她的心魂!  
    栗約農但覺渾身燥熱,血液在血管內倉皇逃竄,一下奔自腦門,害她痛苦得激狂!  
    迷蒙中,意識到小禮服被褪至腳邊,胸罩松垮地懸在肩上,他的兩手正如入無人之地,游走在她每一處敏感的部位!  
    “你……你是個……衣……冠……禽獸!薄  
    “禽獸?沒錯,每個男人體內基本上都潛在著獸性,但它需要適當的觸媒才會爆發,例如心儀的女人!彼褙堃粯铀艡C而發的模樣最令人心神俱亂!  
    栗約農從十二萬分無措中,努力地把自己抽出他的勢力范圍,無助地望著他!  
    “你失態了,這不是真正的你,為什么要借酒裝瘋呢?”艱難地咽下一口唾沫,她續道:“你有過許多次機會可以強占我,但你并沒有那么做,為何今天會克制不住,是情境?酒意?還是特別的原因?”   
    從他混亂的眼神中,她窺見一抹有別于以往沉著冷郁的星芒,那不是純粹的欲火,而是摻有復雜心思的愁緒!  
    “與其把你拱手讓給那個鼠輩,不如今夜就要了你,永絕后患!彼麖娪驳难哉勚,有著嗆人的妒火!  
    栗約農被他的話弄糊涂,明亮的雙眸凈是眨著不解的問號!  
    “再裝就不像了。以為我會查不到那個密碼是誰打來的?江海這該死的家伙,遲早會害你身陷囹圄!背兜羲砩献詈笠黄诟,打橫將她抱往二樓的臥房。行為之粗野,像亟欲把滿腔滿腹的怒火發泄在揮臂的力道上!  
    沒有自己預期的抵死掙扎,她的思緒陷在楚濂蠻橫的索求和所謂的“囹圄”上。小海他怎么了?   
    “!”身子被以四十五度拋物線的方向擲進一張大床上,驚魂未定的她,已遭他擠壓在魁偉的男體下,兩具胴體猛烈撞擊出一簇簇耀眼的火花!  
    “這不是我要的初夜!彼龑⑺巫咴谧约盒「沟氖殖榛,出奇冷靜地說!  
    楚濂微怔,需索的舉動和緩下來!  
    “今夜的你并不愛我,你只是在蹂躪我的身軀,作為泄憤的工具!彼跗鹚∶乐须y掩狂狷的臉,盯著他鷹隼犀利的眼,“倘使你執意誤會下去,我們倆這段情最終的結果將是勞燕紛飛!薄  
    他凝睇著她,與她四目交織。不知過了多久,歉然明白寫在他的臉上,令他痛苦得無以復加!  
    “原諒我,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以至失去理智!薄  
    “我了解,不怪你,真的!睋嶂E然青白的面頰,栗約農實在不知怎么說出她內心的感動!  
    一直以為她今生不可能遇上愛她、憐她、惜她的男人,沒想到如此排山倒海的深情,竟是來自一名眾所矚目,在商場上出類拔萃的卓越分子。受寵若驚猶不足以道出她心中的震撼!  
    這男人呵!若要生生世世與他長伴左右,上輩子得燒多少香,敲穿幾個木魚才夠?   
    “我們結婚吧,明天就到法院公證!背盟沒像“麻雀變鳳凰”里面那個女主角那么沉淪以前,趕快抓緊心愛的男人,拴住他才是當務之急。她滿腦子都是天真的想法!  
    “你真的不回去考試?”楚濂喜形于色地握住她戴著環戒的手,親了又親!  
    “明知結果如何,回去也是浪費時間而已。不過,你放心,明年我會扛著楚太太的身份,去當個超齡高中生!薄  
    “我相信,而且你會是最美麗的高中生!背デ椴蛔越赜衷谒龣汛缴陷p啄一下,在她耳畔低語,“我會給你一個最美、最難忘懷的初夜。今晚不算!比缓笃鹕碜呦蛟∈!  
    栗約農瞅著他線條粗獷挺拔的背肌,霎時激起無限遐想與期待!  
    ※   
    楚濂此次到香港并不單純是為了買畫,他還約幾位渣打銀行和匯豐銀行的買辦商談兩份合作的契約,因此第二天早上,他交代栗約農晚上回來接她一起到上環參加一個慈善募款酒會后就離開!  
    在床上賴到九點多,肚子餓得咕嚕叫,栗約農才懶懶地趿著拖鞋,到樓下廚房找東西吃!  
    打開冰箱,天!里頭滿滿的食物,不知道是誰在什么時候偷偷送來的,她記得昨晚進來時,里面只冰了半打的Corona和一瓶香檳!  
    吃什么好呢?這里面的食物藏量足夠供給三個大漢連吃一個禮拜。從里頭取出一只雞蛋、一片火腿加牛角面包,和一大杯鮮奶,在弄好早餐后,準備舒舒服服的享受,門鈴卻突地大響!  
    不是楚濂,他有這兒的鑰匙,直接進來就好了,這位不速之客,會不會來者不善?例如方可欣,她找到這里來專程和自己吵架嗎?   
    栗約農趑趄了一下,即因受不了對方急驚瘋似的按鈴方式,快速打開大門——   
    “嗨!”站在門外的竟是昨日在拍賣會場,和楚濂親切攀談,讓人感覺熱情如火的女郎周曼菲!拔乙詾槟氵在睡覺,所以多按幾下門鈴,沒吵到你吧?”她笑得很親切,說沒幾句話,已經挽著栗約農的手,大大方方的走進屋子!  
    “你來晚了,他已經出門去了!崩跫s農心想,周曼菲和她素無淵源,不可能是來找她的吧!  
    “他?你是指楚濂?”周曼菲銀鈴般的笑聲逸出口,“我不找他,找你!薄  
    栗約農像小呆瓜一樣,傻傻的看著她抽出一根長煙,很江湖味地含在嘴邊,手中的打火機“啪!”地點燃,正是她青澀歲月時,最羨慕的一幅景象!  
    當她很帥氣地吐出兩個煙圈之后,才轉頭問:“離晚上的酒會還有大半天,想上哪兒去溜溜?”   
    “是他要你來陪我的?”栗約農半信半疑地盯著她,心想這位大姐姐的“混齡”,篤定比她還源遠流長!  
    “也可以這么說,不過他要我來的時間是下午五點三十分!彼阕闾嵩绨藗多鐘頭!  
    “那么你這么早來的用意是……”她發現這噴火女郎,正一臉饞相地在瞄她的早餐!  
    “刺探敵情嘍!”周曼菲一屁股坐在餐桌上,伸手往盤中拿了一塊火腿塞往嘴巴,“你曉得嗎?當你伴著楚濂一同出現時,現場至少有十分之九的女性想把你生吞活剝,再丟到海里喂鯊魚!薄  
    太夸張了,栗約農認為這句話的可信度只有五成!  
    “那另外的那一個呢?”   
    “那一個上廁所去了!闭Z畢她自己先忍俊不住大笑,一陣前仆后仰結束,她忽爾擺出未有的嚴肅表情,瞪著栗約農,從頭到腳一寸一寸做縝密的測度評分!  
    良久,她臉上出現大惑不解的愕然。這女孩的美該屬于哪一類呢?   
    論美艷,她實在構不上,尤其欠缺風情,姿色又顯生嫩,嫵媚?唉,連造作都不會,哪會有媚勁。那么她又是憑哪一點讓楚濂為之傾心狂戀,不惜一擲數億元?   
    長久的商場歷練,讓她很快就找到答案!  
    迷離時稚氣未脫的靈秀,有時呆滯,有時又慧黠得仿佛可以一眼洞穿人心;未經人工雕琢的純然天成之美,令她的一顰一笑都充滿春天的氣息。她不得不說服自己,栗約農的魅力肯定是來自她那滿不在乎,毫不修飾的野性和質樸!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她問話完全不拐彎抹角,單刀直入,而且一問就問到她的要害!  
    “學生兼太妹!崩跫s農心想假使周曼菲是故意找碴,就算她不說,人家遲早還是會查出來,不如滿足周曼菲的好奇心,或許可以少點這方面的窺探和敵意!  
    怎料,周曼菲聞言,竟張著銅鈴大眼,猛抓住她的手,那種抓法是兩個手肘扭在一起,手掌交握,頗似武俠片里英雄惜英雄的畫面!  
    “坦誠、率真,你真是稀人類,我喜歡你。交個朋友如何?”   
    “跟我做朋友很丟臉的,我家世差,學歷低——”想起方可欣那番話,她就忍不住要調侃自己一番!  
    “行了,行了,誰理那些勞什子?劉德華家世好嗎?梅艷芳學歷高嗎?如果你真有心當楚家的媳婦,第一守則即是要改掉這種妄自菲薄的壞毛病!敝苈茻煱a極大,講不到幾句話,已經抽掉六根煙!  
    后來和她更熟以后,栗約農才知道這位大姐大原來芳齡只有二十二,是香港中文大學某教授的私生女,中學畢業以后,就到意大利學歌舞劇,曾經演過十幾出叫好又叫座的舞臺劇,后來因為情感風波才放棄大好前途,回香港到藝術中心隨便找個工作,混口飯吃!  
    栗約農不知道的是,周曼菲從小學起就不學無術,專干不法勾當,最后實在沒學?梢宰x,她父親只好將她送往國外,眼不見為凈!  
    栗約農和她相談甚投契,雖然隱隱的仍能感覺到,她偶爾依然會露出情敵的眼光,不太友善的審視自己,不過大抵上,都還能維持一定的風度!  
    這大概就是現代人的行事風格吧,事歸事,人歸人,不會牽絲攀藤,胡亂夾雜,降低自己的格調!  
    “你愛他嗎?”臨近晚宴時間,栗約農預備到樓上換上那一百零一件小禮服時,周曼菲突地又拋來一句直剖肝肺的話!  
    栗約農有短暫的遲疑,每當午夜夢回時,她也問過自己,愛或不愛?   
    “我沒有清楚的答案,但我肯定這輩子是跟定他了!薄  
    “盲目!敝苈普f話從來不加修飾,“在走入結婚禮堂之前,你最好先弄清楚這一點,否則將來紅杏出墻是必然的結果!薄  
    “怎見得一定是我先變心?”以楚濂顯赫的財勢和本領,他不是應該更有條件出軌?   
    “因為他是世紀末最后一個純情男。我認識他好多年,見過無數名媛淑女主動投懷送抱,卻仍慘遭他拒于千里之外。他會選上你,必定有極特殊原因,他愛你必然極深!闭Z畢,周曼菲陡地黯然神傷,卷翹如扇的睫毛底下聚著兩泓水霧!  
    “你也愛他?”這句話根本是多余的,但栗約農還是忍不住要問!  
    “正確的說法,應該叫暗戀!敝苈茷⒚撘恍,揚揚手臂,“明知不可為千萬別勉強嘗試,我們這兒有句話,強摘的果子不甜。我寧愿當他的知交好友,也不愿在廝殺爭奪中,搞得遍體鱗傷。朋友可?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福彩3d走势图2012